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丹心赤子
丹心赤子 連載中

丹心赤子

來源:google 作者:三眼神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三眼神童 奇幻玄幻 林凡

普通少年林凡意外獲得七竅玲瓏心,同時也挑起了賞善罰惡,拯救蒼生的重擔……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這便是林凡的使命!林凡將要踏上的將會是一條充滿艱難險阻卻又不得不走的路……丹心赤子,懲惡揚善,重還濁世一片清明!展開

《丹心赤子》章節試讀:

寂靜的夜空下,累了一天的人們都已經進入了夢鄉,只有夜空中的星星在一閃一閃,永不疲倦。

魚塘鎮林家村最南邊的村外小樹林。自從五年前這裡發生一起野熊傷人的事情後,住在這裡的人都是村裡的獵人,他們搬到這裡住也是村裡人的委託,每年都有一筆可觀的收入,他們是作為村子的最後一道防線存在的。

啊!

吼!

一道少年的慘叫,一聲獸吼劃破了夜空,幾戶人家的燈瞬間亮起。野熊又來了,這是所有人的反應,很快幾戶人家都有人衝出院子,手裡拿着弓箭,準備應對馬上到來的危險。好在警示鈴鐺沒有響起,可是那少年的慘叫卻是實實在在,不過卻沒有人敢深入查探,但願那少年吉人天相吧。

而在樹林之中的一塊石頭上,一名少年正在呼呼大睡。令村外獵戶都如驚弓之鳥的獸吼聲也並沒有驚醒這位少年,看來他是太累了。

這少年正是林凡,因為服用脫胎換骨丹透支了體力而昏死過去,不過從七竅玲瓏心裏迸發出的精純能量正在快速的滋養着他的身體,完成最後的蛻變。

砰!

咔嚓!

一道重重的拍打聲響起,好像是一頭野熊在拍打大樹一樣,而那咔嚓聲則像極了大樹被野熊拍倒而樹榦斷裂的聲音。

在距離少年睡覺的石頭約摸百米處,可以看見一道柵欄,柵欄是由一根根海碗口一般粗的樹榦組成的,可以短時間承受大型猛獸的攻擊,如果有人處在柵欄內,聽見有野獸在攻擊柵欄,那麼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抓緊時間逃命。

此時的柵欄正在遭受建好以來的最猛烈攻擊,五年多了,偶爾會有野狼或者野豬之類的野獸為了覓食撞過這個柵欄,但都是無功而返。

可這一次不一樣,有兩個龐然大物正在不斷的撞擊着柵欄,有可能是餓了,也有可能是有什麼美味在前面等着它們。如果有獵戶在此,就算是打獵多年的老獵手也會嚇得屁滾尿流,因為會發現,有兩隻高大的野熊,而且每一隻都比五年前的那一隻巨大。

這兩隻野熊的媽媽其實就是五年前那隻被眾多獵戶圍攻,最後拍死了兩個獵戶,咬死了一個,其他的都受了重傷,最後逃進山林內的野熊,最後那隻大野熊也因為身上多處箭傷,傷口感染太厲害,沒有幾個月就死掉了,留下了兩個幼崽。

而現在正在奮力拍打的兩隻野熊就是當年的幼崽,他們現在回來就是來尋仇的,可惡的人類無緣無故就殺了它們的母親。當年,還沒有那個粗大的木柵欄,熊媽媽帶着兩隻幼崽出來覓食,他們也知道人類手裡有弓箭,一般不會輕易去襲擊人類。

可是那天晚上,山林下的小樹林里,有兩個人類在行苟且之事。事畢,正好撞見了偷偷溜開,離開母親的兩隻小熊幼崽,女的看着喜歡,便央求男人抓過來,以後可以做個熊皮圍巾之類的,而男人剛完事,正是「色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正好向自己的女人展示男人本色,於是從腰間摸了一把短刀,直奔小熊而去。小熊發覺不妙,拔腿就跑,男人在後邊緊追不捨,很快便遭遇了正在尋找孩子的母熊,於是便有了五年前的事情發生。

所以說,有的人有時候不如畜生。

林凡還沒有睡醒,而他身上似乎正在散發著什麼味道一樣,龐柵欄外的野熊格外瘋狂。野熊有靈,本來是想去尋找村裡的獵戶去報殺母之仇,如今路過這裡,卻發現了一個讓它們為之發狂的事情,一個人類渾身散發著令它們沉醉的味道。

很快,柵欄被推倒,碗口粗的樹榦也被折斷七八根,足夠它們通過了。

兩頭野熊很快出現在林凡的身前,一頭是棕色,另外一頭是金黃色。

林凡依舊在沉睡,脫胎換骨已經進行到了最後階段,精純的藥力被林凡的身體吸收的七七八八,還剩餘最後的一部分已經讓林凡的身體達到了煅體二重的巔峰。

野熊這種生物喜歡吃活物,它們喜歡那種獵物掙扎的感覺,可是看見林凡在呼呼大睡,兩頭熊都傻了眼,於是它們朝林凡吼去,想要讓林凡醒過來。

吼!

吼!

吼!

咆哮一聲接着一聲,林凡卻雷打不動,翻了一個身繼續睡覺。

樹林外面,劍拔弩張的人們聽到警示鈴鐺也叮叮噹噹的響起後,便在準備好弓箭之後又開始準備火把,巨弩,他們都不想成為野熊的口中餐。

可是過了一會,卻不見野熊的身影,只聽見一聲接着一聲的咆哮。

「怎麼回事?難不成野熊大半夜的在唱歌?」

「或者野熊吃了一個少年之後就飽了?」

眾人也不敢睡覺,只能嚴陣以待,誰也不知道下一刻野熊會不會直接衝出來,只能等到天亮之後,再進去看看情況了。

樹林裏面兩頭熊依舊在你一聲我一聲的吼叫着,仔細一聽竟還有些節奏感存在。

「唔……」林凡伸了一個懶腰,睜開朦朧的雙眼,忽然看見一個巨大的黑影朝自己扇過來,本能反應之下,林凡直接打了一個滾,躲開了。

回過頭看去,自己躺着的那塊石頭已經掉了一塊。

林凡驚出一身冷汗,瞬間清醒了,仔細看去,又是一身冷汗,自己的面前竟然是兩頭身高一丈多的野熊,正張着血盆大口,朝自己再一次沖了過來。

林凡哪裡敢停留,拔腿就往樹林外面跑,兩頭野熊就在後面追。

「劍爺爺,小天,救命啊!」靈識界內,林凡大喊道。

「就這個下等生靈,也配我出手?小子,自己解決它,正好是個機會!」劍靈懶洋洋的說道。

「什麼,我自己解決,你沒有搞錯吧,我是個人,我才十六歲,我怎麼解決?」林凡一邊跑,一邊和劍靈在靈識界內交流。

「你是十六歲不假,但是你也已經進入了煅體二重的巔峰,又吃了脫胎換骨丹這樣的神葯,你別忘了,你現在一拳也是能夠打出兩百斤的力道。」劍靈說道,「你如果把這兩頭畜生引到外面就不好控制了,它們有可能會傷人,到時候這些因果只能你來承受。」

林凡聽見這句話,立馬停下腳步,躲在了一棵大樹後面。

他倒不在乎什麼因果報應,可是如果他把這兩頭野熊引到樹林外面,造成死傷,這是他不願意看到的。五年前的事情他也聽說過,一頭野熊當時就造成了三死幾傷的局面,如果這兩頭闖出去,只會傷害更大。

林凡深吸一口氣,穩定心神,既然躲不了,那就勇敢面對吧!

林凡靠在樹榦上,看着嗅來嗅去的兩頭野熊,棕色的體型相對高大一些,金黃色的偏矮小,野熊一般都單獨活動,既然同時出動,那麼這兩頭熊的關係要麼是配偶要麼就是兄弟。

林凡大腦極速運轉,野熊是野獸,既然是野獸就沒有什麼思考能力,只會憑感覺行動。然後,林凡輕輕的撿起了一根樹枝,用力朝另外一個方向扔去,金黃色的野熊直接朝樹枝飛去的方向狂奔而去。

同時,林凡握緊雙拳,趁着金黃色野熊去追樹枝,林凡繞到了棕色野熊的背後,一拳轟出!

嗷!

林凡此時是煅體二重,藉著脫胎換骨丹的神效,此時的他已經無限接近煅體三重,一拳之力已經在三百斤左右,打在野熊厚厚的皮肉上,就算是皮糙肉厚的野熊也是感到疼痛。

林凡用盡全身力氣,拳頭像雨點一般的砸在野熊身體上,對於野熊而言就像一根根鐵棍砸在身上一樣。林凡此時已經脫胎換骨,骨骼在神葯的滋養下已經變的近乎於鋼鐵般堅硬,自然是會讓野熊吃痛。

不過,林凡現在雖然力量達到了煅體二重巔峰的境界,但是卻沒有任何招式可言。也幸虧對上的是一頭畜生,如果對面是同樣的煅體二重的修鍊者,估計會被吊打,別人只要稍微躲避然後選擇適當的時機再進行攻擊就會很容易打敗林凡。

樹林外面,本來那些獵戶聽着野熊的吼叫聲音越來越近,都緊張的不得了,後來又聽見了野熊的慘叫聲,臉上的神色那叫一個精彩。

「野熊互毆了吧?」一個獵戶猜疑道,他們都是山林穿梭的老手,聽到這樣的聲音,一定是野熊受到了傷害。可如果讓他們知道是一個十六歲的少年把一隻一丈多高的野熊打的嗷嗷叫,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也許吧,聽這個聲音有點像……或者還有別的比野熊更厲害的野獸?」另外一個獵戶說道。

「那如果這樣的話,我們還是再堅持一會吧,我們是村子最後的防線了。」一個年長的獵戶說道。他是五年前阻擊野熊的獵戶之一,說話還是有些份量的。

樹林之中,野熊往前跑去,躲開了林凡的拳頭,回過頭看向林凡,齜牙咧嘴。然後張開血盆大口朝林凡撲去,之前林凡在呼呼大睡時,野熊沒有直接去攻擊就是想等林凡醒過來玩弄一番然後吃掉,可沒想到醒過來的獵物竟然這麼厲害。

一番擊打下來,林凡也是氣喘吁吁,可是那野熊也只是感到疼痛並沒有受到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吼!

又是一聲吼叫聲傳來,被林凡引走的金黃色野熊也回來了。兩隻熊合併一處朝林凡襲來。

林凡一退再退,操起地上的石頭用力甩出去,不過野熊皮糙肉厚,也只是讓野熊放慢了速度而已。

林凡腦中極速思索,為今之計只有利用體內殘餘的藥力,強行去突破煅體三重,那樣自己的力量將會達到四百斤的力道,應該可以震懾住野熊。然後,林凡一邊用石頭擊打野熊,一邊開始進入靈識界用意念調動體內殘餘的藥力快速吸收化為己用。

精純的藥力還有不少,足夠林凡衝擊煅體第三重,只不過是時間早晚問題。

林凡一邊閃躲一邊快速吸收藥力,這種方法是最有效的突破方法,被林凡歪打正着的用上了。這樣可以達到人體的極限,所謂絕處逢生就是這個道理,在被兩頭野熊又追了半個時辰後,林凡暗喝一聲,骨骼噼啪作響,呼出一口濁氣,感覺渾身都舒服極了。

林凡瞬間停下身形,看向兩頭野熊。

兩頭野熊也愣住了,怎麼不跑了?難不成跑累了,直接等着被吃掉?它們大吼一聲沖了過來,從最開始的時候,它們被林凡的叫聲和身上的味道吸引,衝破柵欄,就是為了林凡身上的奇妙味道,這種味道其實是林凡服用脫胎換骨丹之後一些藥力隨着汗水揮發出來的葯香味。這種味道林凡察覺不到,可是野熊本身嗅覺敏銳,如今更有如此致命的葯香引誘,不怪野熊不發狂。

可現在林凡停下了,玩味的看着野熊,道「哎呀,終於該我了!」

兩隻野熊好像感覺到了不安,就要抬腿跑路,忽然一隻重重的拳頭打在了金黃色野熊的熊腦袋上。

「嗷……」

這一次是更為凄慘的叫聲,因為確實是太疼了,畢竟四百斤的力道再加上林凡現在堅硬如鐵的骨頭,就算是野熊皮糙肉厚,也是感覺到了極大的痛楚。

刺啦!

「嗯哼!」

砰!

林凡的鐵拳打在金黃色野熊頭上的同時,一隻利爪也抓破了林凡的拳頭。是那頭棕色的野熊,它看見金黃色野熊受傷,便大叫起來,揮舞着利爪,就用它鋒利的爪子抓破了林凡的拳頭,而同時,林凡也抬起腳一下就踢在了棕色野熊的眼睛上,棕色野熊也快速後退,和疼的抱着腦袋的金黃色野熊站在一起,一時之間沒有在發動攻擊。

棕色野熊把自己爪子上的血液很快舔了個乾淨,那是林凡的血,帶着一股濃郁的葯香的血。

林凡痛的吸了一口涼氣,這是他第一次受這麼重的傷,還是被野獸襲擊,好在骨頭沒事,皮肉卻是已經模糊了。

林凡的手受傷,兩隻熊也受了不輕的傷。

這時,只見棕色的熊朝着金黃色熊走去,在它身旁叫了幾聲,金黃色的野熊似乎是明白了什麼,站起來跟在棕色野熊後面,慢慢的往回走了,竟然不再攻擊林凡。

林凡非常納悶,不是說野獸見到血會更加瘋狂嗎?怎麼就這麼走了?

難道是自己的血有問題?

《丹心赤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