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毒醫狂妃傾天下
毒醫狂妃傾天下 連載中

毒醫狂妃傾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妖風作亂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劉媽 奇幻玄幻 老宗主風傲天

她是東月國出了名的廢物三小姐,沒有靈力無法修鍊,被人欺負也不敢反抗她是二十一世紀的鬼醫天才,穿越到廢物身上,卻發現這個身體,居然是可以吸納萬物靈力的混元之體!降服靈獸簡直是手到擒來,煉毒煉藥更是輕而易舉!她這一生冷血無情,殺伐果斷只是萬萬沒想到,卻惹上了比她還要冷酷的男人!兩人強強聯手,這一世,且看她如何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巔峰!展開

《毒醫狂妃傾天下》章節試讀:

風傾雪仍舊把玩着手裡的銀針,連頭都沒有抬一下。
「呵……足夠冷靜。」
戴着銀制面具的夜離淵,說話間已經出現在風傾雪的面前。
面具下的薄唇,扯出了冷厲的笑容「你難道就不怕,本王再喝你的血嗎?」
風傾雪終於抬起頭,看向夜離淵,「怕,有用嗎?
我怕就能阻止你不喝我的血嗎?」
風傾雪自知這種事躲也躲不掉,索性還不如直接面對。
夜離淵靜靜地看着風傾雪,眸光中泛起了異樣的光芒。
風傾雪被夜離淵看的有些不自在起來,但她還是強作鎮定,手中的銀針在夜離淵的眼前晃了晃,「你這麼看着我,是想嘗嘗銀針的毒性嗎?」
夜離淵被風傾雪的話逗樂了,涼薄的唇微微揚起了好看的弧度。
「真沒想到,你居然還會煉藥,不過你這樣煉藥實在太過麻煩,不如本王幫你可好?」
夜離淵心情突然大好,他很想逗弄一下面前的少女。
風傾雪嗤了一聲,「你不喝我的血,我都感到萬分慶幸了,你還能有這麼好心來幫我?」
她沒好氣地看了眼夜離淵,繼續說道「說吧,你來這裡到底想要什麼,恐怕你幫我也是有條件的吧?」
夜離淵深邃的目光中,又多了一絲異樣的神彩,看來面前的少女,比他想像中要更加聰明。
「本王可以為你提供煉藥爐,而條件就是,你需要提供新鮮血液,來給本王服用!」
夜離淵開出了他的條件後,目不轉睛地盯着風傾雪的表情。
風傾雪淡漠的將手中的銀針收了起來,她並沒有因為對方開出的條件,而感到震驚。
夜離淵說出的條件,完全在風傾雪的意料之中。
「成交!」
風傾雪現在迫切需要一個煉藥爐,至於新鮮血液,以她這個鬼醫天才,完全可以煉製出,讓自己提升新鮮血液的丹藥來。
見風傾雪這麼爽快的答應下來,夜離淵也沒有多言,手中如同變戲法般,突然多出一個煉藥爐來。
風傾雪一眼便認出,這是個上品煉藥爐。
在這片大陸上,煉藥爐也分為上品、中品和下品。
而這個上品煉藥爐,可以煉製出高級丹藥,是所有煉藥師們,都夢寐以求的好東西。
風傾雪的眼前一亮,嘴角已經揚起了好看的弧度。
有了這個上品煉藥爐,她就可以為自己煉製出提升靈力的丹藥,加上這具身體又是個混元之體,將來修鍊戰氣,就完全是件輕而易舉的事了。
風傾雪終於笑了,她笑起來是如此的絕美,一雙清亮的眼眸,如同繁星般璀璨,精巧的鼻子下,嬌嫩的雙唇上揚着,那溫柔中又帶着恬淡的神情,完全不似平時那般冷漠。
夜離淵的視線,竟有些移不開了。
風傾雪沒有注意到夜離淵的靠近,她完全被面前的煉藥爐吸引了注意力。
當風傾雪終於回過神時,她的身子已經貼在了一道冰冷的肉牆上。
風傾雪嚇了一跳,本能的就要掙扎,卻被一隻大手緊緊地按住。
「別動。」
夜離淵的聲音,仍舊是那樣的陰冷,就跟他的人一樣。
風傾雪可不是那麼聽話的人,她抽出沾着毒液的銀針,朝着夜離淵扎去。
眼看着銀針就要扎到夜離淵的脖子上時,風傾雪只覺手臂一疼,緊接着她便不能動了。
夜離淵鬆開鉗制着風傾雪的手,並在她的鼻尖上颳了一下,「小東西,你若殺了本王,你會倒大霉的。
所以本王勸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為好。」
風傾雪仍舊保持着手持銀針,想要刺殺離夜淵的舉動。
可她的身體一動也不能動,抓着銀針的手臂,此時酸痛無比。
「你究竟對我做了什麼?」
風傾雪心中暗驚,這個男人出手的動作實在太快了。
當時風傾雪的出手很快,如果換作別人,對方還沒有察覺的時候,脖子就已經被扎穿了。
可是讓風傾雪沒想到的是,這個男人的動作,居然比她還快!
對方全程都是嘴角掛着邪氣的微笑,完全沒有將她手中沾有劇毒的銀針,當成一種致命武器。
夜離淵早就猜到風傾雪會對他出手,在風傾雪手中的銀針,即將扎在他的脖子上時,他的手中便凝結出白色戰氣,在風傾雪手臂上輕輕一點,她便再也無法動彈了。
見面前的男人笑得如此邪惡,風傾雪有些怒了,「快給我解了穴道,否則你想要的新鮮血液,就只能換成毒液了。」
風傾雪說的倒也不假,身為前世的鬼醫天才,想要毒死她的人很多,於是早在那些人動手前,她便給自己的血液里注射過毒液,讓自己變成了百毒不侵的人。
可是穿越到這個世界中,風傾雪還沒有來得及為自己注射過毒液。
如果這裡也有想毒害她的人,她不在乎讓這具身體,也變成百毒不侵的身體。
夜離淵看的出來,風傾雪是個說到做到的人,為了能喝到她體內的新鮮血液,他決定先放過這個小東西。
夜離淵的手指一彈,一道白色戰氣便朝着風傾雪飛去,很快解了她的穴道。
風傾雪終於可以動了,她活動了一下酸痛的手臂,將銀針收了起來。
眼前的男人很不好對付,她還是從長計議為好。
本着好漢不吃眼前虧的想法,風傾雪沒有再對夜離淵出手。
夜離淵卻開口了,「三日後我會再來找你,到時候你要為我提供充足的血液。」
「知道了,知道了。」
風傾雪沒好氣的說著,收起上品煉藥爐後,打着哈欠朝着屋子方向走去。
夜離淵嘴角扯着輕鬆的笑,消失在了夜色中。

《毒醫狂妃傾天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