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絕色總裁的神級護衛
絕色總裁的神級護衛 連載中

絕色總裁的神級護衛

來源:google 作者: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柳平 秋清雅

他從被稱為人類禁地的極南地下萬米處走出,他的存在,令暗黑世界顫怵,他的名號,被奉為禁忌為國為家,甘願屈尊,成為世俗總裁身邊一個不起眼的跟班,只為守護心愛女子無恙誰敢威脅?誰死!展開

《絕色總裁的神級護衛》章節試讀:

第4章劉家老宅與秋家老宅差不多,劉家保安認出秋清雅,雖然劉家與秋家勢同水火,但秋清雅是韓玉龍看中的女人,保安也不敢怠慢,恭敬地走到秋清雅身邊。
秋清雅面色平靜地表達誠意,保安大哥,請通報劉家家主,秋清雅來訪!」
保安猶豫片刻,提醒秋清雅,秋小姐,劉家人怨氣很大,您真的要拜訪家主?」
秋清雅點點頭,催促保安,去通報吧,告訴劉家主,我是帶着誠意來的。」
保安快步向院內走去,向家主劉偉城彙報。
被秋健文打殘的劉偉城是劉潤博的侄子,雖然劉潤博很想報復秋家,但劉家也僅是中小家族,礙於韓家的勢力,只能按下復仇的想法。
劉潤博知道秋清雅登門無非是想把秋健文弄出來,心中冷笑,看不起劉家嗎?
那就較量一番。
劉潤博掃了一眼秋清雅和柳平,看到柳平雖然目光明亮,但穿着普通,暗暗長出一口氣,目光落在秋清雅的臉上,語氣不冷不熱,秋小姐親自登門,有何指教?」
柳平得知劉偉城小腿粉碎性骨折,徹底失去知覺,只能坐輪椅出行。
提醒秋清雅,劉家怨氣很重,絕不會輕易妥協,一定以誠待人。
秋清雅臉色平靜,目光真誠,劉家主,清雅此次前來拜訪,是想看看劉偉城的傷情,如果可能,秋家會盡全力尋找醫生!」
滾!
不要臉的女人,你現在還不是韓玉龍的女人,竟敢來劉家示威。」
隨着話音一名五十多歲的中年女人走進客廳。
柳平看到女人面目猙獰,目露凶光,猜到是劉偉城的母親曲婉婷,一個小肚雞腸睚眥必報的女人。
秋清雅火沖腦門,剛想出言反擊,感覺一隻手掌落在肩膀,扭頭看到柳平安慰的眼神,心裏一暖,深吸了一口氣......柳平看着劉潤博,語氣不急不緩,劉家的待客之道與眾不同啊。」
劉潤博看到柳平僅是拍了秋清雅一下,秋清雅的怒火就平息了,大吃一驚,不由得重新審視柳平,語氣仍然不冷不熱,小夥子,你不知道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嗎?」
柳平還沒來得及說話,三名中年人和四個年輕人走進客廳。
為首的中年人是劉偉城的父親劉潤新,指着秋清雅的手指微微抖動,眼裡噴出怒火,瞪着眼睛盯着秋清雅,秋清雅,你以為靠上韓家,就可以為所欲為嗎?
此仇必報。」
曲婉婷像找到靠山一樣,舉起右手,語氣凝重,我曲婉婷再次發誓,如果我兒子劉偉城此生殘廢,我與秋家不死不休。」
劉潤博並沒有阻止,想看看秋清雅的真實目的。
秋清雅平靜的看着曲婉婷,語氣真誠,曲阿姨,如果我找人治好了劉偉城呢?」
別叫我阿姨,我擔不起。」
曲婉婷當即怒吼。
不僅劉潤新愣住了,劉潤博也大吃一驚,難道韓家還認識絕世名醫?
曲婉婷已經反應過來,吃驚地盯着秋清雅,你什麼意思?」
一名年輕人臉上露出不屑,鄙視地看着秋清雅,嘲諷的語氣令人生厭,秋清雅,別假裝好心了。
國內國外的名醫都沒有辦法,就憑你?」
不知為何,秋清雅看到柳平面色平靜,心神也逐漸安定下來,平靜地看着劉潤新,劉潤新,你是劉偉城的父親,我想知道你的想法。」
劉偉城是劉家年輕一代最出色的人物,一旦成長起來必然接掌家主之位,這並不是劉潤博希望看到的,劉潤博希望兒子劉偉鋒未來接掌家主之位,但又不能公開拒絕秋清雅的建議,扭頭看了一眼劉偉鋒。
劉偉鋒立即領會了劉潤博的意思,瞪着眼睛怒吼,秋清雅,你給我滾出去,劉家不需要你的好心。」
秋清雅剛想解釋,再次被柳平阻止了。
雖然不知道柳平的葫蘆里賣的什麼葯,還是平靜地看着劉潤新。
柳平低頭喝了一口茶,自言自語,大家族的內部競爭激烈啊!」
雖然柳平的聲音不大,但每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劉潤博嚇了一跳,柳平的話殺傷力太大了,急忙給劉偉峰使眼色。
劉偉峰慌忙解釋,二叔,二嬸,我不是那個意思。」
曲婉婷目光陰冷地盯着劉偉峰,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心裏想什麼嗎?
偉誠殘廢,你才是最大的受益者。」
劉潤博沒想到會出現這種局面,必須阻止局面繼續惡化,看着秋清雅,秋小姐,劉家同意你的建議,你有什麼要求?」
秋清雅看了一眼面色平靜的柳平,無論柳平能否治好劉偉城,事情到了這個地步,絕不能退縮。
秋清雅深吸了一口氣,真誠地看着劉潤博,如果劉偉城痊癒,我希望劉家與秋家化干戈為玉帛,撤銷控訴。
如果失敗了,我願意付出代價,任由劉家報復。」
劉偉峰撇着嘴嘲諷秋清雅,付出代價?
秋家資金鏈都斷了,你拿什麼付出代價?」
秋清雅看着劉潤新,一字一句地說道雖然秋氏集團目前困難,但還是能拿出一兩千萬的。」
最焦急的曲婉婷一把抓住劉潤新的胳膊,老公,我要兒子站起來。」
劉潤新沒想到秋清雅態度如此堅決,心中升起一絲希望,看着劉偉博,大哥,你的意見呢?」
劉偉博雖然極不願意看到劉偉城站起來,但此時也不能阻止,點頭同意。
劉潤新看着秋清雅,認真承諾,如果我兒子站起來了,秋健文的事情包在我身上,他一定會毫髮無損地回到秋家。」
依然已經協議,柳平起身看着曲婉婷,帶我們過去。」
曲婉婷疑惑地看着柳平,你是醫生。」
中醫!」
柳平平靜地回應。
聽到中醫兩個字,劉潤博和劉偉峰都暗出了一口長氣。
江城的有名的中醫都已經給劉偉城判了死刑,一個年輕人還能耍出花樣?
劉潤新和曲婉婷雖然也很失望,但話已經說出,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領着秋柳二人走進劉偉城的房間。
劉偉城看到秋清雅,雙眼通紅,大聲怒罵,你給我滾。」
秋清雅還沒有來得及反應,柳平已經走到床邊,手指在劉偉城的身上點了幾下,劉偉城頓時啞口無言,眼裡露出恐懼的神色。
曲婉婷嚇呆了,驚慌失措跑到床邊,瞪着眼睛盯着柳平,你,你對偉城做了什麼?」
別緊張,去只是封住了他的穴位,我要檢查他的傷情。」
柳平邊說便坐在床邊,手指放在劉偉城的左手脈門上。
幾分鐘後,柳平的眉頭皺了起來,檢查過右手的脈象後,柳平看着曲婉婷,我開一副藥方,你親自去買葯。
順便買一個熬藥的砂鍋。」
曲婉婷眼裡露出驚喜,身體微微抖動,你是說我兒子能站起來?」
最好不要告訴別人。」
柳平面無表情地提醒一句。
劉偉新彷彿理解了柳平的話外音,附在曲婉婷耳邊叮囑了幾句,後者點頭離開。
一個小時後,曲婉婷拎着十幾個藥包和砂鍋回到房間。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絕色總裁的神級護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