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離凰
離凰 連載中

離凰

來源:google 作者:阿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寧安 現代言情 陸藏鋒

天才少女月寧安,縱橫商界,斂財無數,從無敗績,唯獨在陸藏鋒身上栽了大跟頭她嫁給陸藏鋒三年,獨守空閨三年,好不容易守得陸大將軍凱旋歸來,沒能夫榮妻貴,卻被甩了一紙休書賠了財、失了心的月寧安,拿着休書及時止損,瀟洒離去,卻被人攔了路......什麼?你是奉旨休妻,休書跟你沒有關係?展開

《離凰》章節試讀:

005暗皇,從不會後悔

被人請上樓,月寧安一點也不意外。

陸藏鋒威名赫赫,舉國上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可她月寧安在汴京,也不是無名之輩。

今日,陸大將軍得勝歸朝便休妻,關注此事、關注她的人不知凡幾。

她的合作夥伴、她的敵人、她的競爭對手,此刻都在盯着她,都想知道沒了陸家庇護的她,下一步會怎麼走。

只是,月寧安想到了所有可能,唯獨沒有想到,想見她的人竟然是……

「是你。」看着面前戴着銀質面具,遮擋了容貌,卻遮不住一身貴氣的男人,月寧安心中莫名的一跳。

今日是她與這個男人的第二次會面,但這個男人卻讓她印象深刻。

他們第一次見面是在三年前,三年前,這個男人拿着暗皇的令牌找到她,命令她不許嫁給陸藏鋒。

她拒絕了。

她告訴這個男人,她已脫離了青州月氏,她不必延續月家的命運,她的命運不受暗皇控制。

當時,這個男人並沒有勉強她,只留下一句話「月寧安,你會後悔的。」

「我不會!我月寧安,從不會後悔自己的選擇。」她當時,自信而堅定。

「看樣子,你沒有忘記本座。」男人輕輕一笑,朝月寧安舉了舉手中的杯子,「上次見面不甚愉快,連名字也來不及交換。今天,我們重新認識一下。月寧安,本座趙啟安!」

「樞密院副使趙啟安!」月寧安心中雖有猜測,但當男人說出這個名字,她仍舊驚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全身繃緊,進入戰鬥狀態。

月寧安很清楚,這是一個危險的男人,一個很危險的男人!

不敗戰神陸藏鋒,武林至尊水橫天,樞密院首趙啟安。

這三個男人,被世人稱為站在大宋頂端的男人,其權勢地位能與皇帝比肩,就是皇帝見到他們,也要禮遇三分。

而這三人中,又以樞密院副使趙啟安最為神秘,世人只知其名,而不見其人。

趙啟安雖為樞密副使,可皇上一直沒有任命樞密使。是以,趙啟安就是樞密院的老大,暗中人稱樞密院首。

月寧安怎麼也沒有想到,面前這個男人居然是樞密院副使趙啟安。

要知道,這個男人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稱號——暗夜帝皇。

三年前,這個男人拿着暗皇的令牌找到她,而能持有那塊令牌的人只有暗皇。

月家的主子!

「看樣子,你知道本座是誰了。」趙啟安眼眸微挑,即使隔着面具,也端的是風流肆意。

他略略頷首,示意月寧安坐下,「今天,這裡沒有第二個人打擾,我們可以慢慢談。」

「我不認為,我跟趙大人有什麼可談的。」月寧安話雖如此說,可還是在趙啟安對面坐了下來。

別以為她不知道,屋外全是高手,沒有這個男人的同意,她根本走不了。

趙啟安笑了一下,「月寧安,你不必如此緊張,本座不是陸藏鋒,不會吃了你。」

「你想要什麼?」月寧安端坐在趙啟安對面,全身繃緊。

此刻的她,早已沒有閑心去想,被陸藏鋒拋棄的痛苦。

面對趙啟安,她必須打起十二分精神,不然……

她會被趙啟安,吞的連骨頭都不剩。

「本座要什麼,你很清楚。」趙啟安嘴角帶笑,一舉一動都透着慵懶的氣息,好似閑談風月一般。

他拎起水壺,為月寧安倒了一杯水,修長的手指端着茶杯,輕輕移到月寧安面前,「嘗嘗,你最喜歡的六安瓜片。」

月寧安垂眸,看了一眼面前碧綠青亮的茶湯,說道「趙大人,我已經脫離了青州月氏,你想要的……我做不到!」

「做不到?」趙啟安輕笑,「這世間還有你月寧安做不到的事?哦……本座忘了,你剛剛被陸藏鋒給休了,拿下陸藏鋒,就是你月寧安做不到的事。」

趙啟安明知月寧安在乎什麼,偏偏挑她的傷心事說,可謂是字字如刀,刀刀見血。如若換成別的女人,此時怕是早已潰不成軍,精神失常,可是……

月寧安她不是一般的女人,她是一個商人。

商人,在生意桌上,必須時刻保持理智,不受情緒左右。只有這樣,才不會做虧本的買賣。

月寧安看着趙啟安,沒有說話,被淚水洗滌過的眸子清明透亮,她就這麼定定地看着趙啟安,眼中只有清明,沒有傷痛。

然而,她垂在一側的手,卻悄悄地握緊,指尖嵌入手心的肉里,直掐得手心一片濕漉也不曾鬆手……

月安安不說話,趙啟安也不生氣。他看着月寧安明艷絕色的容顏,看着她身上價值不菲的紅色錦裙,又一次笑了,「月寧安,陸藏鋒知道你愛喝什麼?愛吃什麼?喜愛什麼顏色嗎?穿着你最喜愛的裙子去見陸藏鋒,卻被陸藏鋒當眾羞辱,是什麼滋味?」

「還不錯!趙大人,你說完了嗎?」月寧安語露不耐,下額微抬,神情驕傲,眼中似嘲還諷。

她的一舉一動,無不告訴趙啟安,言語攻擊對她無效,她月寧安不可能會上當,別白費功夫。只是垂在一側的手悄悄張開,手心一片血紅。

她悄悄地將手中的血,抹在明艷的紅裙上,又無事人一般握緊。

她月寧安,不會在對手面前落淚。

她月寧安,不會流沒有價值與回報的淚。

絕不會!

「本座說完了。」趙啟安突然坐正,唇邊的笑一收,嚴肅而認真的問道「那麼……現在,月寧安,你後悔了嗎?」

為了一個不愛你的男人,蹉跎三年。

為了一個不愛你的男人,丟棄傲骨。

為了一個不愛你的男人,捨去尊嚴。

為了一個不愛你的男人,你拒絕我。

月寧安,你後悔了嗎?

「我!月寧安!」月寧安紅唇輕啟,嘴角含笑,一字一字說得極輕,「從不為自己的選擇後悔。三年前如是,三年後的今天,也如是。」

「不後悔?不後悔就好!」趙啟安眼中的慵懶瞬間消失,他看着月寧安,雙眸通紅,似要吃人一般。

不後悔!

便是陸藏鋒毫不在意她,當眾棄她於不顧也不後悔。

月寧安,你很好!

你成功的,激怒了本座!

突然!

趙啟安如同獵豹捕令,猛地躍起,雙手撐着桌沿,身子前傾,往前一撲,冰冷的面具抵在月寧安的臉上,厲聲問道「現在,本座再次問你,你要不要為本座所用,你是不是也要拒絕本座?」

月寧安最好別給他,毀了她的機會……

《離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