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神體帝尊
神體帝尊 連載中

神體帝尊

來源:google 作者: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江道然 蘇輕竹

囚禁籠中三年,百般凌辱,親情散,婚約毀,餘子秋生不如死一朝脫困,鑄煉神體,失去了一切,他都將親手拿回來這萬古世間,他是最強的帝尊展開

《神體帝尊》章節試讀:

第3章 步步緊逼蘇家老宅的大廳里,江道然愜意的坐在沙發上,目光有些新奇的看着房間中的陳設。
他已經幾千年沒享受過生活了,對外界的時代變遷雖然有所了解,但畢竟沒親眼見過,就像他坐着的沙發,在這幾千年中,這還是他第一次坐在這麼舒服的地方,以往在破敗的宗門裡,他的座位就只有自己編的草蒲團。
在江道然的對面,或站或坐的數十位蘇家人,以蘇定方為首,這些人都臉色陰沉的看着江道然這邊的人。
從人數對比來看,江道然這邊人數很少,除了他自己,就只有蘇輕竹坐在他身旁,還有永嘉律所的兩位律師。
但蘇定方等人並沒有立刻開始發難,因為他們也察覺到,江道然的來歷有點不對頭。
老爺子雖然病重,但他神志清醒,不會把蘇家偌大的家業,還有他一向寵愛的孫女蘇輕竹交託給一個普普通通的年輕人。
如此想來,江道然的身份應該不簡單。
蘇定方眼神里滿是試探的打量着江道然,可看了半天也沒看出江道然到底哪裡特殊。
那一身普通的白袍,款式土氣,現在這年代哪有人會穿這麼一身?
那股氣質雖然出塵,但明顯沒有大家族子弟的那種貴氣。
這小子,到底哪冒出來的?
蘇定方皺眉思索的時候,卻有一個人忍不住了。
宋炳承看着蘇家眾人居然沒一個開口的,滿臉不悅的說道都啞巴了?
這事到底怎麼說?
蘇定方,你得給我個說法吧?」
宋炳承看着蘇家眾人的眼神也略有不善,當然,他的敵意主要還是集中在對面的江道然身上。
蘇定方有點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腦子裡念頭電轉。
片刻後,蘇定方冷然一笑,突然看向對面的兩位律師,沉聲道二位,我現在質疑老爺子留下的遺囑的有效性,可以吧?
我們蘇家所有人都可以作證,蘇家沒人認識這個江道然,我們有理由懷疑老爺子是在神志不清,甚至是可能是受到威脅的情況下留下的遺囑!
這樣的遺囑,是沒有作用的,對嗎?」
兩個律師對視一眼,其中一人臉色平靜的說道蘇先生,我們理解你的心情,但老爺子留下遺囑的時候,我們已經確認過,並沒有你說的那種……」蘇定方擺手打斷了他的話。
永嘉律所已經是全國聞名的大律所,而蘇家還只是永嘉市的家族,沒必要為了這件事得罪永嘉律所,所以蘇定方不會用蘇家的權勢壓迫律所的人,正常交涉就行。
兩位律師,你們設身處地的想一下,如果是你們受到脅迫,會對律師說實話嗎?
誰知道這個江道然用了什麼手段,讓老爺子不得不隱瞞真相,含恨簽下了這份遺囑?
在事情沒有調查出結果之前,我建議暫時不要實施對遺囑的執行,等到事情水落石出後,如果遺囑沒有問題,我保證,把蘇家的產業完整的交到江道然的手裡,你們看怎麼樣?」
蘇定方笑眯眯的說出這些話,聽起來有理有據,但蘇家的眾人卻都眼睛一亮,沒人提出質疑!
那兩個律師也為難起來。
其實只要有點心眼,就能聽出蘇定方打着什麼主意。
無非就是拖延時間而已。
遺囑沒有執行之前,這些蘇家人才是蘇家產業的主人,一直拖下去,那江道然就一直沒辦法拿到蘇家的產業,而且就算拖不下去了,蘇定方等人也可以轉移資產,只要有時間就行。
但這兩個律師也沒辦法,因為蘇定方提出的質疑合情合理,在調查清楚之前,的確不能直接執行遺囑,何況永嘉律所其實也不想跟蘇家人撕破臉,律所只是第三方,沒有必要牽涉太深,看着江道然和蘇家斗就可以了,誰能贏,律所就支持誰。
兩個律師眼神交流中,確認了對方都是這麼想的,當即點了點頭。
可以,但調查時間不能太久,如果超過時限,我們會強制執行遺囑!」
蘇定方臉上綻放笑容,起身和兩個律師握了握手,態度一下子變得熱情了許多。
那就多謝二位了,等我們調查出結果後會聯繫永嘉律所的!」
兩個律師也點頭答應,隨即退後了一步,態度已經轉變成看戲的樣子。
蘇定方也不在意他們倆,轉過臉來,便是表情一變,陰沉的看向蘇輕竹!
此時的蘇輕竹,臉色還有些蒼白,依舊沒有從幾個小時前,老爺子去世的打擊中徹底恢復過來。
而且她也看明白了眼下的情況。
在蘇輕竹眼中,自己已經鬥不過蘇定方了,蘇家的產業,終究還是要落在這幫人的手裡。
感受到蘇定方那冰冷的目光,蘇輕竹死死地咬着嘴唇,抬起頭來,倔強的迎上了蘇定方的眼睛。
蘇定方冷笑一聲,目光中閃過一抹厭惡。
眼前的這個侄女,從小就受到老爺子的偏愛,一直以來,蘇定方都能感覺到,老爺子要把蘇家產業交給她,所以從很多年前開始,蘇定方就很厭惡蘇輕竹!
此時此刻,老爺子已經不在,蘇定方的厭惡也不再掩飾!
蘇輕竹,我再問你一遍,你嫁不嫁給宋少?」
蘇定方的語氣里,充滿了威脅。
蘇輕竹慘笑一聲,卻沒有退讓分毫。
寧死,不嫁!」
蘇定方當即冷笑蘇輕竹,我是不是給你臉了?
以前有老爺子袒護你,我懶得理你,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蘇家養育了你這麼多年,老爺子在世的時候對你那麼偏愛,老爺子一走,你就把這些全都忘了?
我告訴你,沒門!
你在蘇家享受了這麼多年,也該付出回報了,今天你不答應,也得答應!」
蘇輕竹緩緩站起身,看着眼前這些蘇家人,目光中流露出深深地失望。
爺爺對我的情深恩重,我蘇輕竹這輩子都不會忘!
爺爺留下的家業,若有需要,我竭盡全力也會保全!
但這不代表,我要把我自己當成籌碼,去換取你們想要的東西!
我想,如果爺爺在世的話,也不會樂意看到這一幕!
你們也都是蘇家人,難道忘記了爺爺這麼多年對你們的教導嗎?」
蘇輕竹苦口婆心的勸說著,她知道自己勸不了蘇定方,但她也想讓其他的蘇家人回想起爺爺在世時的諄諄教誨,這樣她的壓力也能小一些。
但蘇輕竹沒有想到,她的這番話,竟然連半點效果都沒有!
眼前足足數十名族人,竟然沒有一人的臉色有半點變化!
無論是慚愧,思索,贊同,全都沒有!
所有人的臉上,都只是帶着冷笑看着她,那眼神中的意圖顯而易見。
支撐着蘇輕竹站起身的那最後一絲力氣被徹底抽空,目光中透出絕望,身子一晃,向後跌倒過去。
但就在此時,一股力量抵住了她的後背,讓她沒有跌坐在沙發上,而是倚靠在一個溫暖而堅實的懷抱中。
蘇輕竹愣了一下,抬眼看去,原來是一直坐在那裡默不作聲的江道然!
此時的江道然臉上,洋溢着燦爛的笑容,略微低頭看着她,聲音柔和中帶着幾分戲謔。
跟人講道理能講得通,但跟畜生講道理,你不覺得有點傻嗎?」
說到此處,江道然戲謔一笑,緩緩扭頭看向了蘇定方等人。
既然他們想玩,那我就陪他們玩玩,老婆你看好,對待畜生,要用鞭子!」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神體帝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