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雙寶聯萌:爹地,媽咪又掉馬甲啦
雙寶聯萌:爹地,媽咪又掉馬甲啦 連載中

雙寶聯萌:爹地,媽咪又掉馬甲啦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胤川 姜黎 現代言情

男主是墨宸熠女主是譚之諾的小說《雙寶聯萌:爹地,媽咪又掉馬甲啦》又名《天降總裁是爹地》譚之諾18歲生日時,被姐姐和男朋友設計,失身於陌生人四年後,她攜萌寶歸來不曾想,萌寶一出手就給她招惹了個魔頭回來墨魔頭:「領證,結婚,我們」譚之諾:......聽說,墨魔頭生性兇殘,脾氣暴戾,殺伐果絕,這樣的男人,豈能嫁?為保小命,遠離魔頭!「譚之諾,我們來日方長」......【雙寶聯萌+絕爽虐渣+多多馬甲+超級大佬=爽爽爽!甜甜甜!寵寵寵!】展開

《雙寶聯萌:爹地,媽咪又掉馬甲啦》章節試讀:

第3章身攜紫氣的命定之人明明只從小養在道觀,姜黎渾身上下卻沒有一絲市井氣,舉手投足之間更浸染着超脫的優雅。
難道說,這便是基因嗎?
姜家的女兒,即是在外養了十八年,也帶着天生的貴氣。
感受着一家人膠着在自己身上的眼神,姜黎放下筷子,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沒料想她只是正常吃個飯,就能讓娘家人想這麼多。
意識到該正式打個招呼,姜黎平靜地開口道,我叫姜黎,若想起名算命,測算姻緣的,可以找我。
十元一卦,謝絕還價。」
姜白秦曼姜晚……」還是秦曼開口打破了尷尬,黎黎,以後阿姨帶你參加宴會,盡量不要說這些神神叨叨的話。」
姜黎拒絕了聆聽神的聲音並將之傳達出去,是我莫大的榮幸。」
那些騙人的東西有啥好的?」
秦曼頗為不解。
姜黎淡然道至少能讓我活下來。」
話音落下,其餘三種皆變了臉色。
姜晚咬了咬唇道姐姐這樣說,是在責怪爸爸媽媽嘛?」
姜黎挑眉想得太多,容易招來禍患。」
咳……黎黎喜歡算命就讓她算,晚晚,不許跟你姐姐這樣說話。」
姜白正色道。
姜家確實虧欠黎黎很多,就算黎黎責怪了,他們也沒臉說什麼話出來。
聽到一向寵愛自己的爸爸這樣同她說話,姜晚的眼神委屈又陰狠。
她眼眶微紅,好似受了極大的侮辱。
她吸了吸鼻子姐姐你不喜歡我,我知道,可是你為什麼……要這麼說我?」
姜黎冷然話已至此,信不信是你的事。」
想到姜晚與她有一些血緣關係,便再次確認了一下她的面向,你額頭略窄,下頜細尖,若不正心,富貴必止於年少而禍患橫生。」
姜晚沒聽懂這一大串玄學的說法,但是她聽懂了姜黎說她富貴止於年少而禍患橫生」。
當即便撲簌簌地掉起淚珠子來,姐姐,你可以不喜歡我,卻不能詛咒我,詛咒姜家……爸爸媽媽,晚晚委屈……晚晚從小到大的花用都是家裡給的。
要是真像姐姐說的那樣,富貴止於年少,豈不是在詛咒我們姜家破產嘛!」
聽姜晚這樣一說,姜白和秦曼便有些不高興起來,黎黎,晚晚是你的妹妹,別用你這些鬼神之說嚇唬她。」
什麼富貴止於年少而禍患橫生,哪有那麼邪乎?
姜家好端端的杵在這兒,晚晚哪兒能有什麼禍患?
見他們不信,姜黎搖了搖頭,非也,她命格薄弱,影響不了姜家的風水。」
姜黎感到啼笑皆非,她慵懶地倚在靠墊上,想當初她在道觀,一卦千金難求,現在上趕着給姜晚算命,人家卻不領情。
臭老頭當年說,天下民愚而自利,故逆耳忠言不順行,姜黎現在卻理解了。
她當時並未放在心上,世人敬鬼神而遠之,我既達天聽,世人豈有不聽之理。」
臭老頭那時笑了笑,並未多言。
現在想來,師父的話的確有些道理。
姜黎長嘆一口氣,淡淡地同姜家人道,先生,太太,我吃好了,原諒我身體疲憊,要早些回房歇息。」
既然人家不願意相信,她也懶得多費口舌。
秦曼臉上有些不好看,黎黎累了就早些休息吧。
雖說晚晚和你不是一個媽,卻也是你的親妹妹。
這回就算了,以後可不能這樣。」
知道了。」
姜黎隨意應了聲,跟着管家去了自己的卧室。
姜家的別墅有五層高,怕姜黎剛下山不習慣,便給她安排了最高層的卧室。
你可以走了。」
管家恭敬道,大小姐,要是有什麼住不慣的地,請您隨時吩咐。」
頂樓離天空最近,我很滿意。」
聽了姜黎的話,管家鬆了口氣,沒想到大小姐還挺隨和的,見沒什麼別的吩咐,管家便離開了。
姜黎淡漠地看着門被關上,打開窗戶讓月色透進來,隨意在地上盤腿而坐。
身姿仿若孤竹,明月高懸且皎潔,襯得姜黎飄然不群。
薄薄的雲遮住月光的一剎那,姜黎猛地出手掐訣,嘴裏喃喃的念着晦澀的文字。
隨着她清冽的聲音落下,五枚古錢從姜黎隨身攜帶的布包里浮起,整齊地排布在上空,其中一枚閃爍着奇異的光澤。
姜黎動作飛快,迅速捏過來看。
要是懂命理學的人見了,便會驚嘆於姜黎道行的高深。
三秒後,姜黎無聲地嘆了口氣。
自打臭老頭駕鶴,她每日子時都會測算一番,卻只能得到相同的結果……到底天意難違,唯有身攜紫氣之人才能補足她的命格。
她日日測算,只能算出一個大概位置,姜家以東的,傅家。
翌日。
日月交替之際,躺在床上的姜黎猛然睜開雙目,翻身盤腿坐起,雙手纖細白皙,隨着口中奇異的吟唱上下翻飛。
姜黎動作老練,眸子里的波光幽深而詭譎。
最後一個吐納落下,平靜的小臉上終於露出一些喜意。
神說,命定之人今日將現。
……呀,黎黎,怎麼醒這麼早?」
秦曼見姜黎下樓,有些吃驚。
姜家人在工作日有固定的起床時間,怕姜黎坐車累壞了,再加上到了一個新環境難免不太適應,姜白特意交代了管家不去叫她。
現在是早上七點鐘,姜白手上拿了一份報紙,眉眼間有些凝重。
姜先生,秦阿姨,你們早。
神說,日月交替時,天地靈氣最盛,是修道之人做早課的最佳時機。」
聽姜黎神神叨叨,秦曼臉色有些遲疑。
黎黎,你從小被抱到山上養大,可能不知道你的媽媽給你訂了一門娃娃親……」姜黎面無表情地點點頭,這件事,神早已告知我了。
與我訂娃娃親的男人,便是京城傅家孫輩九少爺,傅胤川,沒錯吧?」
你怎麼知道?」
秦曼有些驚訝地問了一聲。
姜白也有些錯愕地抬頭。
黎黎與傅胤川訂娃娃親這件事,除了兩家的長輩外,京城裡幾乎沒人知道。
這樣隱秘的事情,黎黎應該第一次聽說。
按理說,任何姑娘家聽到自己被訂了娃娃親,也不能露出這樣平靜的表情來吧?
而且,傅胤川的名字,她竟然也能準確無誤地說出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雙寶聯萌:爹地,媽咪又掉馬甲啦》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