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小冤種饒我一命
小冤種饒我一命 連載中

小冤種饒我一命

來源:google 作者:奇樂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丁一樹 唐優美 現代言情

近來,唐優美越來越覺得,這個丁一樹就是自己人生的bug,可看似bug,實際上他的展開

《小冤種饒我一命》章節試讀:

唐優美踩着高跟鞋,戴着新款墨鏡直面午後大太陽,旁邊的手下敗將們用垂頭喪氣來躲避陽光。
「哎,今天又是我贏了,丁律師,下次接委託先調查一下,要是對方律師是我,適當地躲避一下吧?」
唐優美在心裏快速盤點,她已經在法庭上贏了丁一樹幾十次。
丁一樹不畏刺眼的陽光,追上唐優美的腳步「唐律師,我的當事人很可憐,他被工廠無故辭退後一直找不到新的工作,孩子生病了等着救命錢,他租不起地方,不得已才在路邊擺攤,那天差點被抓住了,他怕東西都給沒收,才沒注意到車輛。」
丁一樹的當事人,是一名推着鐵皮車在路邊賣番薯芋頭的中年男子,他推着車四處擺攤,他違法擺攤被追趕的時候,沒有注意到迎面而來的汽車。
唐優美跟丁一樹認識了多少年,贏了他多少次,就聽他說這些富有同情心的話聽了多少回。
她摘下墨鏡,嘆口氣,目光卻堅定「丁律師,法律是公正,你的當事人佔用公共場所擺攤,還推着鐵皮車橫衝馬路,導致我的當事人的寶馬車刮花了,這是事實。
所以,我遵循法律法規,依法提出要求賠償,公平公正啊。」
丁一樹無法反駁,法律當然是如此,不然剛剛在庭上也不會宣判唐優美的當事人獲得勝訴。
背着大包,手裡捧着一大堆資料的唐優秀聽不下去了「姐,你那叫敲詐勒索,那不叫合理賠償。
什麼狗屁的精神損失費?
說實話,但凡有點同情心的,也不至於非要讓我們當事人賠償修車費用,但是,我肯定是服從判決結果,該賠就賠,精神損失費根本扯淡!」
「呵,好呀,你不開口說話,我都忘了我親弟弟也在這,在這裡使勁胳膊往外拐呢。
我每個月都給爸媽交不少生活費,想必那當中也有被你吃喝的,給你交學費的,把你養的能說會道來咬我?」
跟弟弟吵架可是唐優美的強項,從小到大,她一次也沒讓步,死磕到底也要跟弟弟打個平手。
唐優秀還是大學法律系學生,因為十分崇拜丁一樹,自願無償到丁一樹那個窮得叮噹響的律師所打雜跑腿。
唐優美從來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
為有錢人辯護,而不是去幫那位貧窮可憐的違法者,錯了嗎?
就要受到道德譴責嗎?
丁一樹怕公事影響了唐家姐弟情誼,擋在兩人中間,這邊勸一句那邊勸一句,最終還是回歸正題,滿眼真摯望着唐優美。
「唐律師,我的當事人經濟情況、家庭的難處,你也看到了,就算他犯錯了,犯法了,生病的孩子是無辜的。
精神賠償的部分,希望能跟你的當事人湯先生協商一下,減免去。
汽車被刮花了,賠償維修費用是應該的,精神賠償費用,實在值得商榷。」
丁一樹長得挺水嫩年輕,要不是穿着一身正裝,還以為是唐優秀的大學舍友呢,就是講話總有點「過時」。
從小學開始就這個畫風,唐優美怎麼也對他喜歡不來。
要說人以類聚,唐優美確定自己和丁一樹絕對不是同類,他們在彼此的眼中,一定是跟外星人無差的異類。
道不同不相為謀,現在和未來,他們要走的路都是完全不同,沒有交集,沒有利益關係,唐優美不需要對丁一樹讓步。
「我的當事人有很多輛車,但是他最喜歡的就是被刮花的這輛車,他的精神確實受傷害,提出精神賠償合情合理!」
「姐,你這是強詞奪理!」
唐優秀氣得直跺腳。
他氣的不只是今天師父又輸了官司,他氣憤的是親姐姐為什麼是這種勢利無恥的女人。
唐優美直接無視了弟弟,沖丁一樹一笑,重新戴上墨鏡。
「公司的車來接我了,再見。
哦,希望最近別再見了吧?
要不然,我怕接連打輸官司的打擊太大,會讓丁律師一蹶不振呢。」
「算了,優秀,我們尊重法院的判決,你姐姐說的對,她贏了,就是最好的證明。」
「師父,一樹哥!
你就是人太好太溫柔太包容了,才會從小學到大學都能忍受我姐這種人。」
丁一樹只是淡淡一笑,輕輕拍了一下唐優秀的肩膀。
在他心裏,唐優美是他的老同學、青梅竹馬、好朋友,只不過他們成為律師後堅守的信念不同,追求不同。
而每一個人,都有權利跟隨自己的心意去追尋和創造未來。

《小冤種饒我一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