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修羅刀帝(書號:7711)
修羅刀帝(書號:7711) 連載中

修羅刀帝(書號:7711)

來源:google 作者:郝山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雲濤 奇幻玄幻 郝山

簡介:天荒大陸,九大至尊之首的乾帝雲塵,被紅顏和摯友背叛,在對抗域外降臨的絕世邪魔時,身死道消四百年後,他重獲新生,重生在青月國一個破落家族的少爺身上至尊歸來,沒有了曾經橫壓天下的實力,沒有了那口天下第一的御天神刀,那又如何?我有一顆無敵之心,自可破碎蒼穹!顛倒乾坤!展開

《修羅刀帝(書號:7711)》章節試讀:

張子龍出手兇狠,毫不留情,手掌之中,蘊含了巔峰的真氣力量。

不過雲塵面對他這全力一擊,卻是頭都沒有回,也沒有拿放在身邊的佩刀。

僅僅只是反手打出一拳。

轟隆!

一道狂暴的拳勁,衝擊而出,好似凝聚成了一條蛟龍的形體。

當中蘊含濃烈的炎火之力!

一打出來,就像是一條火龍在飛舞。

張子龍的真氣,一打在這條火焰蛟龍上,立刻身子一震,大口的噴血。

整個人,被上面的力量反震,就像是一個破麻袋拋飛了出來。

啪!

張子龍重重地摔在地上,整個人都懵了。

一招!

僅僅一招,他就敗在了雲塵手中。

他原本認為雲塵是廢物,自己可以輕易捏死對方,可眼前發生的一切,顛覆了他的認知。

柳馨兒也傻住了。

她也是真氣境修為,而且還超過了張子龍,達到了真氣境二重。

可是她覺得就算是自己全力出手,也不可能如此輕易地就擊敗張子龍。

而雲塵明明還是煉體境……

他,怎麼做到的?

一時間,柳馨兒看向雲塵的目光,充滿了好奇。

「怎麼會這樣?雲塵之前不是中毒劇毒,醒來也該是成了廢物,怎麼會……」張子龍捂着胸口,仍舊難以接受自己的失敗。

「廢物?你口口聲聲說我是廢物,那你連我一招都擋不住,你算什麼?」雲塵冷笑,依舊沒有回頭。

像張子龍這種貨色,在他位列至尊之時,那就跟螻蟻沒什麼分別。

「你……」張子龍被雲塵這一句話,說得難以反駁,最後只能恨聲道「雲塵,你敢傷我,這是在挑釁我張家的威嚴嗎?今天這件事沒完!」

說話間,他眼中流露出了濃濃的怨毒之色。

雲塵聽了,心中殺機一動。

昨天剛潛入張家解決了張威,他不介意再來一次,把這張子龍也幹掉。

「夠了!張子龍,你自己打不過雲塵,就想動用家族的勢力,也真是夠丟人的。」柳馨兒看不慣張子龍的德性,出言譏諷了一句。

張子龍哼了一聲,沒有回應,只是眼中寒意森森。

而也就在這個時候,又有一群人,浩浩蕩蕩地進來了雲府。

領頭的,竟然是不久前才被雲塵趕走的雲長河,雲長山等人。

而在他們後面,還跟着一個個氣息強大的武者。

他們這麼一大批人進來,自然也吸引了不少圍觀之人。

「怎麼回事,雲家出了什麼事情?怎麼這些已經從雲家脫離的旁系支脈的主事人,都回來了。」

「那個青袍男子我認識,是雲家旁系的雲明威,真氣境三重修為!」

「還有那個中年婦人,名叫雲嬌嬌,也有真氣境二重的修為。」

「那個白髮老者才厲害,是雲家旁系的三叔公,和曾經的雲家老家主雲霸一個輩分,有真氣境五重的實力!」

「…………」

不少人七嘴八舌的議論着。

曾經的雲家,也是豪門之家,底蘊不俗,只是在雲霸和雲長空,一個隕落,一個失蹤之後,嫡脈就剩下了雲長河幾個廢物,那些有本事的旁系族人,自然不願意屈就其下,紛紛脫離主家,自己開枝散葉。

如今,各支旁系高手,重新匯聚主家,一看就是來者不善。

雲塵也皺起了眉頭,他現在替雲嵐激活天寒玄冥體,正處在重要關頭,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成功。

「哈哈哈,雲塵,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就又回來了吧。」

雲長河仰天大笑,一副志得意滿的神色。

而隨同他一起前來的那些旁系高手,看着小院中奇異的元氣變化,一個個都眸光閃爍。

雲塵眼底閃過一絲寒意,沉聲道「雲長河,我之前饒你們一命,僅僅將你們逐出雲家,看來是做錯了。」

「雲塵,你死到臨頭了,還敢囂張!」

一聽雲塵提起將自己逐出雲家的事情,雲長河就暴怒起來。

要知道,他才是雲家家主,卻被一個晚輩族人給驅逐了,再沒有比這丟人的事情了。

「雲塵,你目無尊長,身為晚輩子侄,卻仗着得到了奇遇,有幾分實力,便將家主叔伯,趕出家門。如此欺師滅祖之輩,我雲家可留不得你。」

這時,旁系那位有着真氣境三重的雲明威開口了。

他的話語非常的尖銳,而且訴說的事情非常有選擇性。

只說雲塵目無尊長,將雲長河他們趕出家門,卻絲毫不提這些年來雲長河對雲塵兄妹的苛刻,也不說雲長河逼嫁雲嵐的事情。

雲塵偏過頭,掃了一眼雲明威,淡淡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們都已經脫離了雲家,自立根基了,我雲家主脈的事情,你們似乎沒資格插手吧。」

對於這些雲家旁系,雲塵是一點好感都沒有。

雲家鼎盛時,爭相歸附,打着大樹底下好乘涼的心思,可是主家一沒落,他們就立刻迫不及待地脫離。

而且單單脫離也就罷了,還在離開時,捲走了雲家大部分的財富。

若非如此,雲家曾經豪門底蘊,如今寶庫中哪裡會空得可以跑老鼠?

「雲塵,你怎麼說話的!按輩分,就算你父親,都得叫我一聲堂兄!」雲明威臉色陰沉,十分不爽雲塵對自己說話的那種口氣,「我等雖然已經脫離了主家,但依舊姓雲!主家出了你這種敗類,我們不能袖手旁觀。」

這時,一旁的雲嬌嬌也上前一步,嘆息道「雲塵,念你年幼無知,我們可以網開一面。聽說你得到了一門不錯的刀法武技,把它交出來,也算是你為家族做貢獻了。將功贖罪,可以免你一死,最多就廢你修為,如何?」

「只廢修為的話,太輕了一點吧,至少得打斷他雙腿。饒他一命,已經算是給長空兄留下血脈了。」

「說的是,這樣一來,我等也算是對他手下留情了。」

各支旁系的武者,紛紛出言,三言兩語之間,就定下了對雲塵的命運。

旁邊,張子龍看得心頭暗喜,本來他還想着要動用家族的力量報復雲塵,可現在看來是不用了。

光光雲家自己人,就能玩死雲塵。

柳馨兒臉色微微一變,張了張嘴,似乎想要說什麼。

可這畢竟是人家雲家的內部的事情,她根本沒有立場去說什麼。

《修羅刀帝(書號:7711)》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