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血咒:拒嫁鬼將軍
血咒:拒嫁鬼將軍 連載中

血咒:拒嫁鬼將軍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楊盈盈 段天

我叫聶影,十八歲上大學那一年,我遇上了我的舍友加生死姐妹――陳婉,她把我當妹妹,而她媽媽把我當成了女兒一般對待;我覺得,這是老天對我唯一的垂憐!可是,也是從哪個時候開始,我經常做一個夢,同樣的夢――冰冷無情的送殯隊伍、詭異奢華的棺槨、還有漫天飛舞的紙錢……這個夢,重複再重複,卻從未找到過答案直到我在夢境中看見了棺槨中的屍體,心痛如絞……展開

《血咒:拒嫁鬼將軍》章節試讀:

第三章我來救他你幹了什麼?」
楊盈盈大驚,以為段天惱羞成怒,但他這樣莽撞,一點都不顧及其他人,是真的太沒有責任心了。
段天沒有理會,壓着車往前竄了十幾米,才鬆開了手。
楊盈盈控制住車,停在路邊。
還沒等她出言責備,只聽得後面轟的一聲。
很顯然,是出了車禍。
楊盈盈心道不好,肯定是段天亂來引發的。
你不要命是你的事,能不能不要搭上別人?
你最好祈禱沒人受傷,否則等着牢底坐穿吧!」
楊盈盈憤怒地留下一句,隨即下車準備救人。
段天沒有解釋,也跟着下了車。
不等二人靠近,幾個大漢就已經將車內人抬了出來,他們行為快速而準確,一看就是訓練有素。
旁邊一老者快速走上,指揮眾人輕輕將傷者放到一邊。
傷者身上已經染滿了血跡,但看得出穿戴整齊,雖然昏迷,氣場依舊讓人心生敬畏。
很顯然,是一位身居高位的大人物。
希望那人沒事吧,否則段天可不僅僅是坐牢,很可能連命都要丟掉。」
楊盈盈雖不喜歡段天,但也不希望他就這麼死了。
老者簡單查看傷勢,知道命在頃刻,現在等救護車恐怕也來不及。
咬咬牙,轉過身,向周圍的人拱拱手,朗聲道。
家主乃是天恆集團董事長許天恆,不幸受傷,危在旦夕,在場若良醫,懇請施以援手只要能穩住家主傷勢,天恆集團必將重謝。」
老者話音未落,周圍就炸了起來。
天恆集團董事長許天恆?」
杏城排名第一的地產龍頭公司,天恆集團?」
要是能救了許天恆,得他一個人情,那從此在杏城橫着走,那躋身上流社會都太正常了。」
所有人七嘴八舌地討論着,但卻沒有一人上前。
一來許天恆傷勢嚴重,二來地位太高,稍一不慎,不僅沒有人情,反而可能一命嗚呼。
雖然利益很大,但風險也很大,沒有人敢輕易冒險。
我來救他!」
段天本不想出手,一來神龍訣還沒有鞏固消化,二來也不想太過招搖。
但在遠處觀察了之下,發現許天恆確實有生命危險,也就顧不得那麼多了。
別胡鬧了,你哪兒會醫術?
人命關天,不是你發氣的時候。」
楊盈盈阻止着段天。
她覺得是段天造成了車禍,現在已經讓人受傷,還要逞強,這已經不是不負責任,這是犯罪。
段天沒有時間解釋,甩開楊盈盈的手走上去,坦然的迎接着老者質疑和希望的複雜眼光。
犀利,深邃,彷彿能看穿一切。
請問少年在哪個醫院坐診?
畢業於哪所學校?」
老者想了想還是開口詢問,同時也有幾名保鏢走了過來,隨時準備護衛。
有人治療,還能更糟嗎?」
擋我施救,許先生能好嗎?」
我若失敗,以命相賠,夠嗎?」
段天沒有解釋,沒時間解釋,也沒有解釋空間,他不是名牌醫學院畢業,也不是重點醫院的醫生。
如果解釋神龍訣,也不會有人相信。
既然無法解釋,索性不解釋。
老者一怔,思忖一下,大手一揮。
請!」
老者多年行伍,對於眼前的情況也有自己判斷,雖不能施救,但知道許天恆的性命只在幾個呼吸的時間了,耽擱不起。
同時段天那種捨我其誰的氣勢讓他多了一分信任。
但他也示意幾個保鏢過來,如果失敗,他是不會讓段天離開的。
段天沒有在意老者的部署,走近細看了許天恆傷勢,又伸手在脈搏上搭了一下,對着手邊的保鏢吩咐一聲。
針來!」
老者不等保鏢行動,已經將一盒銀針送到了段天手裡。
用人不疑!
連身邊一個老者都有如此格局,許天恆真是個人物啊。」
段天接過銀針,暗暗感慨一句,隨即收斂精神。
頭頂。
腹部。
腳底。
段天在三處恰當穴位紮下了去,動作不算快,但很是沉穩,給人一種信任的感覺。
隨着腳底的針落下,許天恆身上瞬間不再有血流出,兩個呼吸後,緊閉的眼睛睜了開來。
醒了!
神醫啊!」
這年輕人真是太神了」眾人又是齊齊驚呼。
只是楊盈盈一臉的不可置信。
老者見許天恆醒來,大步上前,詢問情況,同時簡單彙報了剛才的過程。
許天恆聽完,對着段天點點頭以示感謝,隨着給老者指了指旁邊的一個盒子,就閉上眼睛休息了。
段天和許天恆對視一眼,然後對着旁邊的老者叮囑起來。
老先生,剛才的三針只能暫時止住許先生流血,護住心脈。
現在必須馬上送往醫院全面治療,否則徐老先生危險。」
剛才的三針看着輕鬆,其實已經耗費了段天不少精力。
段天擦了擦汗,定了定神,長長呼出一口氣。
老者不斷地說著感激的話,隨即安排保鏢將許天恆送上已經到場的救護車,簡單和交警交代情況後就鑽進另一輛車,往醫院趕去。
段天和楊盈盈一起被交警帶到警局配合調查。
警局裡,楊盈盈全程沒有提段天搶奪方向盤的事兒,說是自己的不小心導致了車禍,和段天沒有任何關係。
交警遲疑地看了看楊盈盈,解釋說車禍是由於旁邊的大貨車出了狀況,突然失控撞向了許天恆的車隊,如果不是他們的寶馬往前竄了十幾米,那他們也會被撞到。
楊盈盈看了一眼段天,眼神複雜,有難以置信,又有感激,怎麼也想不到剛才是段天救了她。
楊盈盈和交警們去辦理手續,段天待在裏面等着,許天恆身邊的老者走了進來,遞給段天一個盒子。
這是許先生給先生的一點心意,請收下。」
老人遞過一張名片我叫九指。」
段天沒有拒絕,接過後尋問許天恆的情況。
許先生已經進了手術室,具體情況還不清楚,我現在要趕去了。」
好!
提醒一句,不論他們怎麼施救,在沒有百分百把握的情況下,不能拔針。」
段天叮囑着。
老者道聲謝,掏出手機發出一條信息,隨後離去。
叮。
老者的背影還沒消失,段天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是楊盈盈打來的。
我已經辦好手續,你出來吧,不然遲到了爸爸的生日宴會,媽又要罵你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血咒:拒嫁鬼將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