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因惜如命
因惜如命 連載中

因惜如命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慕西爵 江晚晚 霸道總裁

她,氣質如蘭,膚如凝脂,出塵脫俗他,眉目如畫,面如冠玉,溫文爾雅她帶着名字的蠱惑,清絕孤傲,像茶,像梅讓他對她一見傾心,再見傾情所以他用自己的心下了賭注,賭的是她的深愛,賭期為一輩子……他帶着法國人的紳士與浪漫,帶着中國人的體貼和霸道,讓她傾慕而迷戀他聽說在下初雪的時候告白,喜歡的人是不會拒絕的所以在第一片雪花落在他鼻尖的時候,他說:「我喜歡你,我們在一起吧」雪花沾濕了她如水的雙眸,她說:「好」這是一個敏感如刺蝟懂得生活的女人,和一個溫柔如展開

《因惜如命》章節試讀:

第2章無論是身高還是氣場,慕西爵都足以讓他在人群中鶴立雞群,那張臉五官線條每一筆都深刻的讓人過目不忘。
六年的時間,歲月沒給他臉上刻什麼痕迹,反而看起來更沉穩英俊了,此時他正四處張望。
只見琪寶和璽寶兩個小可人兒已經有說有笑活蹦亂跳的往前走,目標正是慕西爵的方向。
江晚晚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
不能大聲喊叫打草驚蛇,她眼疾手快,連忙幾個箭步沖了過去,堵在了兩孩子的前面,咯吱窩下一邊一個抱緊了他們。
兩個寶寶小臉被迫埋在她的懷裡,一頭霧水,想掙扎還不準動。
江晚晚偷偷瞄了一眼,看的那是心驚肉跳。
好險,慕西爵幸好沒轉過身來。
要是被慕西爵發現有一個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小萌寶,她的日子怕是不會平靜了。
媽咪,怎麼了?」
璽寶悶悶的說道。
媽咪,我快不能呼吸啦。」
琪寶也悶悶的說道。
江晚晚遮掩着自己的惶恐,雖然慕西爵可能認不出她這個仿妝後的普通大眾臉,但她還是壓低了自己的咖色漁夫帽,又往上推了推墨鏡,說道沒事,你們走的太快了,媽咪怕你們被人潮擠着。」
媽咪抱歉,害你擔心了。」
媽咪,下次出門我和弟弟一定會跟緊你的,快......放手啦......」......機場外,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穩穩地停在路邊,俊美的男人站在那裡,肅着臉翻看醫學新聞的熱點關注。
助理恭恭敬敬等在一旁。
Y國最有名的女醫學專家將於今天下午一點抵達。
據說,這位專家很是神秘,一般不輕易露面,專門治療各種疑難雜症,慕淵病情複雜,即便是找到了相應的骨髓,後續的手術也是個棘手的問題。
慕西爵需要這個醫生。
可是現在人都散盡了,哪有那女專家的身影,該死的!
男人黑着臉撥出去一通電話,沈七,你要是再不能給我調查出準確消息,我就把你發配到非洲去!」
......江晚晚一路上緊緊拉着兩個孩子的手,幸好慕西爵沒有發現她。
馬路上川流不息,琪寶和璽寶看着陌生卻新鮮的城市眼睛都亮了起來,江晚晚抓緊了他們。
媽咪,放心啦我們不會亂跑了。」
琪寶看出媽咪的擔憂心裏也內疚剛剛的事情。
璽寶默契的看了姐姐一眼媽咪,璽寶幫你拿包。」
媽咪,琪寶幫你看地圖。」
琪寶踮起腳尖拿過江晚晚手中的東西。
乖寶寶。」
江晚晚笑着回應卻有點心不在焉。
突然,旁邊的人群中都傳來一陣驚呼聲。
她順着他們的視線看去,頓時嚇的魂都快飛出來了。
只見一個小男孩正站正馬路**發獃,旁邊的車子一輛接着一輛從他的旁邊經過,有些車子就要擦着他的身體了。
眾人提心弔膽的看着前面驚險的一幕。
誰家的孩子呀,大人呢?」江晚晚遠遠的望着孤零零的處於危險中的小男孩,心裏突然莫名的疼了一下,轉身對兩個乖寶說道乖哦,你們在這裡看着行李箱等媽咪。」
她話音剛落,前方一輛白色的車子就疾馳而過。
寶寶,小心——」千鈞一髮時刻,江晚晚在所有人的尖叫中箭一樣的沖了過去,一把摟過了小男孩,一道疾風從她的耳邊呼嘯而過。
車子擦着她的身子飛速的離去了,江晚晚鬆一口氣,像是劫後餘生。
心臟在劇烈的跳動着,卻沒聽到懷裡孩子的哭聲。
孩子一定是嚇壞了!
江晚晚連忙鬆開小男孩,正要安慰看見小孩子的臉,她整個人像木頭一樣僵在了原地。
這模樣......眼前的這張小臉和璽寶簡直一模一樣,俊秀的小臉,湛黑如黑曜石一般的眸子此刻透露着茫然的大眼睛都一般無二。
老天!
她激動的無法言語,立馬把孩子拉到了一邊安全的地方,內疚擔憂自責一涌而上,語無倫次的說道淵寶,你是淵寶,乖孩子,沒事了,不要怕,就你一個人嗎?
你跟誰出來的?」
小男孩身體的虛弱,還有臉色的蒼白,江晚晚一眼就看出他不止有白血病的問題,心理上可能也有疾病。
此刻男孩兒的小手正難受的摸着自己的小腦袋。
嚴重的心理病會導致頭疼,江晚晚探了一下他的脈搏,取出了隨身帶的藥物。
乖寶寶,吃了頭就不疼了。」
淵寶一言不發,看清了她手中藥物的名字才輕輕的張開嘴。
江晚晚幾乎要喜極而泣。
這六年以來,每每午夜夢回,噩夢都伴隨着她,她擔心孩子過的好不好,慕西爵恨她,會不會也討厭她生的孩子。
她擔心他的病情,慕西爵有沒有給他找到匹配的骨髓,還有......慕西爵有沒有給她找個後媽。
可是,現在她不用懷疑了,看着淵寶四月天自己橫穿馬路的時候,她就知道噩夢是現實。
慕西爵這個禽獸不如的混蛋,再怎麼說孩子的身上也流淌着他的血,他居然把淵寶一個人扔在大馬路上。
天底下怎麼會有如此蛇蠍心腸的爸爸。
江晚晚想起來就氣的咬牙切齒,不由得攥緊了孩子的手。
不行,她要帶他離開,六年前她沒有能力只能交給慕西爵,可是現在不一樣了。
江晚晚心疼的給他了一個小玩具,淵寶,跟媽......」跟媽咪走,媽咪兩字還沒有說完,就聽一道震怒的聲音傳來你對我兒子在做什麼?」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因惜如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