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醫仙:從富二代落魄開始
醫仙:從富二代落魄開始 連載中

醫仙:從富二代落魄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一粒新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江與白 江雪 都市小說

天命相承,奸佞四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一朝淺灘困蛟龍,他日妙手醫大道,異能承襲,一躍而上,是醫者,是仙聖,是一介平平無奇的行道人!展開

《醫仙:從富二代落魄開始》章節試讀:

見她又要睡着,抽起手掌,着了些手勁兒在她屁股上抽了兩下,還別說,真管用。

玲瓏喪着一張臉從床上坐了起來,幽怨地盯着江與白,神情由憤怒到委屈,下一秒就噘着嘴滿含哭腔道「小,**哥,就是上吊,也,得喘口氣啊。練氣,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她這不上心的表現讓江與白很是惱火,自床邊坐下,兩手抓着她的肩膀拚命搖了搖。

「我說妹妹,這可是通天經啊,上古傳承啊,我,江與白,可是得天命的人。你怎麼還能睡得着啊?」

玲瓏已經發覺自己處在了就要清醒的邊緣,為了今晚這個美容覺不得不一臉慈祥地安慰他「得天命的,人,我,玲瓏,已經,侍奉了不下百個。哥哥,一口,吃不成胖子。聽神女的,沒錯。」

上百個?

我去。

江與白「我去」的原因不是因為上百個傳承者,而是驚訝這個暖萌的玲瓏究竟活了多久,居然侍奉了百十來個傳承者。

「你真的侍奉了上百個傳承者?不是一個傳承者一個神女嗎?」

「自神人坐化了以後,就由我侍奉,傳承者,說起來已經,差不多,有千年了。」如若不是他問起,玲瓏真要想不起自己的年歲了,已經這麼久了。

「千年?那你不就是,」天山童姥,這四個字江與白沒敢說出口,千年的童姥啊,慎重慎重。

轉而岔開了話題,「那你侍奉過那麼多傳承人,肯定知道他們都是怎麼被挑選上的,像我,為什麼會是我呢?」

「這是司玄的活,我們,神女,是不干涉的。司玄,看着有緣,就會選,定。」

江與白似乎有些明白,但是總體又不是很明白,只能化身十萬個為什麼,「那你是從哪兒來的?為什麼會侍奉傳承者呢?」

似乎對這個問題來了興趣,玲瓏本來迷糊的雙眼漸漸泛起光芒,思索了一陣才說「我啊,本來是,招搖山上,的一截木樁,受,神人點化,精修百年,化成人形,跟隨神人,左右。後來,神人練成,通天經,我便白日侍奉,神人,夜晚化成木樁,供奉通天經,再後來,神人結緣第一位,傳承者,坐化之後,我就開始侍奉傳承者。」

玲瓏的這番話簡直顛覆了江與白多年的人生觀和世界觀,本來以為只會出現在神話故事和網文小說里的情節,居然成真了。

我江與白,從今天起成為上古神人的傳承者,受一截,木樁侍奉。

一截,木樁?

腦袋左邊浮現出一個長滿年輪的木樁,而腦袋右邊是玲瓏一張二次元的小圓臉,這兩個東西慢慢,慢慢重合,就在合到一起的瞬間,如天地大爆炸,「砰」的一下,碎成了渣渣。

這讓江與白該怎麼接受?眼前這個活蹦亂跳的萌妹子其實是一截木樁子。

怪不得自己看不透她,還是它?

看什麼?紋理結構?還是有機生物。

不過說到侍奉,江與白倒是想起了一件事。

「你都怎麼侍奉傳承者?就是,你的功能是什麼?」

功能?玲瓏對這個詞有些無語,但是侍奉神女的首要職責就是一切聽從傳承者。

還是要回答。

「神女,要應傳承者的一切,要求,輔助傳承者,練氣修階。」

聽到這裡,江與白脫口而出「那你還讓我明天整?」

這個傳承者真是小肚雞腸,玲瓏再度泛起萌萌的笑意,撒嬌道「小**哥,人家,明天還要,直播嘛,不早睡,會有黑眼圈的。」

「直播?什麼直播?你是網紅啊?」江與白一臉的不可思議。

玲瓏搗蒜般點點頭,在臉龐比了個耶,說道「榴槤直,播間的一姐哦!」

「我靠。」江與白由衷想給她點個贊,「神女還能當網紅。」

「地球人都,可以登錄月球,神女為什麼,不能,當網紅啊。」玲瓏撅着小嘴假裝嗔怒。

江與白轉念想想,也是,自己都能變成上古傳承的傳承者,神女為什麼不能當網紅。跳下床,露出一個乖巧的微笑,朝玲瓏擺擺手,道「那晚安吧,咱們明天再整。」

「嘻嘻嘻,晚安,小**哥。」終於可以睡覺了,玲瓏簡直開心到起飛。

看着江與白小心翼翼的背影玲瓏正要躺下,忽然就見他鬼鬼祟祟地轉過頭。

「你說的,明天開始整啊。」

一隻烏鴉嘎嘎從眼前飛過,玲瓏對於老陸頭子的眼光又多了一分質疑,可是江與白這個死纏爛打的性格自己好像有些體會了。

朝江與白比了個心,嗲着聲音說道「本神女,說一,不二。MUA,好夢。」

接收到玲瓏發射來的愛心,江與白平白又打了個冷顫,童姥的愛太深沉,本傳承人怕是一時半會兒接不住啊。

順手替玲瓏帶上了門,江與白又將外屋四下環視了一圈,另外一間卧室里堆滿了玲瓏的用品,有各種二次元的衣服,有一些直播器材,還有一些奇奇怪怪的道具,總之橫看豎看也不像能睡人的樣子。

再就是衛生間和小廚房,更不可能入睡,那麼江與白今晚的棲息地只有這張沙發了,看着這張不超過一米六的沙發,再看看自己一米八的身高,兩條無處安放的大長腿,冷汗都要下來了。

說好的侍奉神女一切行動聽傳承者指揮呢?

這年頭,神仙也不正經了。

算了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要不是跟着玲瓏來到這裡,今晚都不知該去哪裡,或許早就已經被吳秘書一幫人抓回去了。

瑟縮在沙發上,總感覺頭頂上的司玄在看着自己,不得已起身將那照片取下,胡亂倒扣在了一旁的矮桌上。

再度閉上眼,感覺好了許多。

本以為就此會睡意襲來,可是卻越睡越清醒,最後索性坐起了身。

「咕嚕嚕。」

「咕嚕嚕。」

肚子里傳來這麼一聲,江與白這才想起自己今天什麼都沒吃,現下這飢餓的感覺似乎胃裡匍匐了一頭野獸,隨時能將一切撕碎果腹。

《醫仙:從富二代落魄開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