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暴君獨寵我
重生暴君獨寵我 連載中

重生暴君獨寵我

來源:google 作者:千苒君笑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敖辛 敖闕 現代言情

前世的她被暴君殘忍的奪走清白,一生都毀了,最終戰死在城門命運輪迴她提醒自己不能展開

《重生暴君獨寵我》章節試讀:

敖辛做了十年的大魏皇后。
十年前,皇室主動與敖辛的父親威遠侯聯姻被拒後,便以賀太后生辰為由,詔各路諸侯將相回朝賀壽。
敖辛在宮宴上飲過妹妹琬兒遞來的一杯酒,隨後就不省人事,趁着人多混亂之際,被帶去了偏殿。
那夜,偏殿外燈火嫣然,一片安靜,隱約可聽見宮宴殿上傳來的熱鬧喧嘩之聲。
敖辛暈暈沉沉,躺在偌大的床上。
琬兒不住晃着她的皓腕,試探着問「姐姐,你有沒有事?」
直到偏殿的門打開,明黃的衣角浮動,是魏帝來到她的床前。
魏帝居高臨下地看了敖辛一眼,隨後彎下身,冰涼的空氣讓她頓時清醒了兩分,卻見琬兒早有防備地抽下髮帶,把她的手腕綁在那雕花床柱子上。
敖辛用力掙扎,「放開我!」
琬兒嬌嬌柔柔地道「姐姐也別怪我,龍恩浩蕩,能得皇上恩寵,不知是姐姐幾世修來的福分。」
魏帝一句話不說。
不管敖辛如何掙扎,手腕上的紅痕清晰可怖,但她就是逃脫不了。
琬兒在旁靜靜地冷眼旁觀着。
敖辛側頭看着她,眼裡破碎的光絕望而悲戚「琬兒,救我……」 琬兒嘴角勾起一抹譏誚,道「好不容易把你弄來,如何能輕易放了你?」
話一落,魏帝再不耽擱。
敖辛發瘋一般踢打掙扎。
眼看着綁着她的髮帶鬆散了去,琬兒見狀生怕她逃了,或者鬧出什麼動靜,連忙上前死死摁住敖辛的雙手。
魏帝沒多說什麼,儘管不綁着敖辛,她逃跑的機會也十分渺茫,但還是滿意琬兒的盡心儘力。
魏帝耐心盡失,扼住敖辛的脖子,冷冽地朝她笑,道「你以為,你跑得掉?」
下一秒,魏帝便徑直覆身上來。
敖辛疼得叫不出聲,只餘下眼角淚光,撲朔迷離。
對於魏帝來說,他要的是她的清白。
如果她聽話一些,可能還沒有這麼大的苦頭吃。
可她偏偏不聽話。
魏帝便對她毫不留情。
第二日,她以醉酒為借口爬上魏帝龍床之事在各路前來賀壽的諸侯之間傳開。
敖辛成了眾人不恥和唾罵的對象。
而這時魏帝成了宅心仁厚的那一個,願意既往不咎,並迎娶敖辛,迎為大魏的皇后。
當時的大魏,諸侯崛起、群雄紛爭,皇室威嚴已名存實亡。
敖辛十分清楚,魏帝用這樣的手段得到她的目的只有一個——她是徽州威遠侯唯一的嫡女,而威遠侯手裡握有四十萬重兵。
她就這樣做了魏國的皇后,那四十萬軍隊也終將會被收歸魏帝所有。
敖辛年輕,那個時候約莫十五六歲的光景,剛剛及笄。
她不如琬兒那般嬌嬌柔柔,反倒有一種倔強韌性的美麗。
敖辛越是冷淡,魏帝便越是想要徹底征服她,直到她肯求饒為止。
但她從來不曾求饒過。
若是能讓敖辛懷上子嗣,那也是好事一樁——威遠侯總不見得不扶持自己的親外孫。
只可惜一個年頭過去了,敖辛的肚子里卻毫無動靜。
魏帝對她的那點新鮮感也消磨殆盡,十分厭煩她那副面無表情、無所在乎的樣子。
第二個年頭,琬兒進了宮。
她一進宮便被封為貴妃,與魏帝十分恩愛。
後來敖辛才知道,琬兒進宮封妃,是她幫助魏帝一起來陷害自己所得到的報酬。
琬兒是旁支庶出,她若是不努力成為人上人,在徽州那個偏遠的地方就只能嫁個不好不壞的人家,然後平淡無波地過一輩子,永遠無法超過敖辛的這位嫡堂姐。
那不是琬兒想要的生活。
她想要飛上枝頭做鳳凰。
琬兒很能服侍人,討魏帝歡心。
自她進宮以後,幾乎是寵冠六宮。
後來她有身孕,魏帝十分歡喜,千百個呵護疼愛。
她腹中的孩子雖不是威遠侯的嫡傳後人,可好歹也是敖家之後。
皇后無所出,有了這個子嗣在手,相信威遠侯無論如何也會幫襯幾分。
這日,琬兒在湖邊亭與敖辛相遇。
彼時琬兒一身華服裙裾,美艷動人,眉梢掛着笑意,整個人容光煥發。
她身後簇擁着一大群宮人,舉手投足皆有人伺候。
「姐姐。」
琬兒擋住了敖辛的去路,低頭撫着自己的肚子,婉柔笑道「你我姐妹倆已經好久沒敘舊了。」
敖辛一看見她,就不由得想起那天晚上的場景。
到底是什麼樣的姐妹情分,才能使得她做出那樣的事。
敖辛手指泛涼,微微收緊,最終還是忍下了,不打算理會琬兒,徑直從她身邊走過。
琬兒便又移身擋在了旁邊,上下打量着敖辛,嘴角的笑容發冷「還真把自己當皇后了?
呵,不過是個擺設罷了。」
敖辛抬頭定定地看着她,道「那他怎麼沒封你做皇后?
有我這個擺設放在這裡,怕是你永遠都無法坐上這個位置。
不僅你是庶出,將來你的孩子也是庶出。」
敖辛踩到了琬兒的痛處,琬兒臉色變了變,笑容有兩分扭曲「我是庶出又怎麼樣,現在不是照樣把你踩得死死的嗎?」
那就是敖辛人生里的一場噩夢,永遠都不想再提起。
可偏偏,琬兒要以撕開她的傷疤為樂。
 

《重生暴君獨寵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