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不想談戀愛:掉落凡間的老大想擺
不想談戀愛:掉落凡間的老大想擺 連載中

不想談戀愛:掉落凡間的老大想擺

來源:google 作者:天燈阿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天燈阿奪 現代言情 龍七/嵐促

女頻附身霸總女強虐渣為什麼要我帶着記憶下凡啊,快把我弄上去,別給我開玩笑凡間的日子太難過了……有個總裁欺負我展開

《不想談戀愛:掉落凡間的老大想擺》章節試讀:

龍七端詳着面前的男人,故作疑惑「你就是幕後黑手?」

「怎麼能這麼說。我是來看班的,不算壞人。」凌隨拉近兩人之間距離,兩手外擺,眼神清澈,裝作無辜。

「嘶~」龍七被他逗得忘記了肩傷,不小心拉扯到關節,心口鑽心地痛。

注意到身邊人兒的不對勁,凌隨的笑容轉瞬即逝,變得嚴肅認真「肩膀動不了,可能是脫臼了,你先別動……魏助,把醫生叫過來。」

旁邊筆直站立的裁判收到指令,目標明確,很快就帶來了一個白長袍醫生。

話本里的白長袍,生離死別的顏色,龍七格外排斥,說話的聲音不自覺地顫抖,「輕……輕點啊,兄弟。」

醫生觀察脫臼情況,小心擺弄着龍七的肩膀,但對於第一次接骨,她還是慌張的。

這位醫生技術高超,確定好位置,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咔嚓!

「呀!」龍七感覺骨頭向上提了一部分距離,不知覺發出叫聲。

接骨的醫生一副司空見慣的模樣,穩如泰山,

「凌少,接好了。」之後兩人都拉低了聲音,龍七沒有刻意去聽。

怎麼感覺接的是這位老大的肩膀,不應該跟我打個照面嗎?

再說,接骨這麼果斷?這種事很平常?好吧,是她孤陋寡聞了……

龍七心中喃喃不停,感受着剛接好的肩膀是否合身。

角落可愛的身影讓凌隨挪不開眼,這邊隨便嗯嗯了幾句,就朝龍七走來,「醫生說以你的身體板子,還是要休息幾天,注意不要撞到物體。」

人未到聲先來,龍七坐在椅子上休息,一雙皮鞋入眼,她抬頭仰望凌隨,過高的身姿讓她看得些許吃力。

「謝謝。」肩痛壓低了她的脾氣,帶有幾分糯軟。

」哎~小事,沒想到你還會功夫,我剛看到你來的時候,吃了個大驚。」

龍七窘迫得不知所措,盯着鞋尖「生活所迫生活所迫。」

他眉眼低垂,眼神凝固在龍七的頭頂,凌隨似乎有意了解更多「你很缺錢?」

龍七不想回答,

氣氛一時凝固,想了想,她支支吾吾的嘴裏蹦出了幾個字「我說過的。」

人類的悲喜並不相同,就像天氣,有時陰雨,有時明媚,有時……

「是她!凌隨你可真會招人!」正在辦公室處理文件的顧祺,接到大廈那邊傳來的消息,怒火直衝天靈蓋。凌隨的做法沒跟他商量,這顯然脫離了他們前晚討論出的計劃。就算任務完成,選誰不行,為什麼偏偏是她!

「備車,去昱湖。」他深吸了一口氣,臉色差到極點。猛地站起,豁然拿起疊在沙發的西裝外套,匆匆出門。

邪魅酒店的氣氛就很不錯。

「促促,可算是跟你吃上飯了。記得下周來公司報到喲。」凌隨叮囑,生怕她沒來。為了照顧龍七的傷,他將報道時間延後了一周。

其實剛剛接好肩膀後,龍七就打算打個招呼,回家休息。可是這傢伙非要帶她來補補,說是彌補他沒有及時制止的錯……打傷不負責的規矩不就是他提出的嘛。

龍七眉心微低,略帶愁容,嘴沒停,嚼着「你說實話,我這符合你們收人標準?」

「符合啊,我們要的就是你這種美貌與實力並存的。」凌隨脫口而出,不帶假意。

……怎麼聽都不像是實話。

桌台上,凌隨目光專註地望着龍七,偶爾品品紅酒。龍七試圖打破這種氛圍,勉勉強強轉移了話題「他們都叫你凌少,你全名叫什麼?」

「凌隨。」他談吐優雅,臉上掛着謙和的笑意,潔白的牙齒咬着自己嘴角,像是隱忍着什麼。

這餐吃得很飽,龍七拒絕了對方要送她回家的好意,再三保證自己會注意傷口。等了沒多久,她就坐上了的士。

凌隨道別龍七,近人的笑容彷彿也被帶走了。他對天長嘆一聲,雙手插兜「要回去接受審判咯!」

冷清的別墅開着燈,沙發上的人影渾身散發著讓人顫慄的危險。突然,門口傳來聲響,僕人躲着顧祺前去開門,

「顧爺,凌少來了。」

聽那人大概進門了,顧祺發出冰冷的質問「你最好能說服我。」要不是已經用高強度運動爆發了尖銳的殺氣,顧祺現在就不是在這裡跟他好好談了。

「我這麼多年沒有回來,送她一個禮物不行嗎?「凌隨沒覺得多大點事,認為是顧祺過度看待了,「這次的「面試」又不是真的要找個人保護你,留個熟人在身邊不是更好。」

「你走得太久……很多變故讓她不再是可以相信的人。」顧祺暗然神傷,沒有再透露更多。

凌隨回想,他遇見了嵐促兩次,第一次他救了不看路的她,第二次是因為知道了她的名字,才認出她,但嵐促給他的感覺一直都是正氣凜然,坦坦蕩蕩。

「我是不知道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但今天,擂台上的她讓我刮目相看。」凌隨看着顧祺深沉的表情,再次張口,他想反駁「實在不行,你給她安排一個離你遠點的工作。」

「憑什麼!這次是她先招惹我的。」顧祺眼底的瘋狂,讓他的理智近乎消失,如同獅子護食,

凌隨被突如其來的吼叫嚇到,這時才發覺自己好像做了件對嵐促顧祺兩人都不利的事。

「你注意分寸啊,她沒做錯什麼大事。」怎麼說都是顧祺名義招人,他終究是個編外人員,不好插手他們公司內部的事。

是沒做錯什麼,一個說了要走的人,現在一次又一次的破壞約定,在他面前晃悠,進他的公司面試,在他的公司和那些粗莽的人拼個你死我活,現在又成為了他的手下。這要他怎麼忽視這個女人,為什麼要讓他注意到她……明明都結束了……

《不想談戀愛:掉落凡間的老大想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