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糙漢親王的擄妻攻略
糙漢親王的擄妻攻略 連載中

糙漢親王的擄妻攻略

來源:google 作者:山雨滿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容辰 現代言情 項映雪

項映雪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害的她國破家亡的,正是讓她心心念念多年的「俏哥哥」慕容展開

《糙漢親王的擄妻攻略》章節試讀:

小桔、小桃氣喘吁吁地跟了上來。
看到眼前高大俊朗的男子獃獃望着自家小姐的樣子,也沒有意識到危險的靠近,只相視而笑。
這樣的場景,她們見過的可不止一兩回了。
對自家小姐傾心的男人數不勝數,小姐遇到合眼的也會說笑幾句,不過最後都無疾而終了。
畢竟小姐身份高貴,可不是隨隨便便一個男子都能讓她走心的。
更別提眼前這種穿着劣質綢緞,連件白衫都買不起的男人。
小桔輕輕拽了拽少女的後衣襟。
「小姐,不是要帶我們去吃東西嗎?」
少女看了看慕容辰,又看了看手裡的風車,甜甜一笑。
「俏哥哥好人做到底,請幫我把這風車扔了吧。」
說完,將七彩風車往他手裡一塞。
慕容辰多年征戰的粗糙大掌,被那柔柔的小手輕輕一觸,半邊身子都**起來,整個人完全呆住。
少女回頭看了看兩個急着吃東西的小丫鬟,三人相視一笑。
都覺得這氣宇軒昂的男子發起愣來,格外有意思。
她的眼睛彎成了月牙,**的嘴唇輕輕抬起。
俏皮道:「那就有勞哥哥啦!」
說完,笑嘻嘻地帶着兩個小丫鬟跑開了。
三名男子依舊沒有說話,而是轉過身,繼續目送着少女的背影。
只見少女跑着跑着,忽然停住了步子,回頭向三人方向望過來。
看到那俏哥哥也在看她,臉上的神情先是驚訝,而後是驚喜。
緊接着,又是明媚一笑。
小桃在身後撇了撇嘴。
「小姐,你是不是看上那個穿黑衣服的男人了?
那人一看穿戴就是個平頭百姓,可是配不上你!」
少女沒有回答,嘴角卻不自覺地上揚起來。
心道,雖然穿戴普通,但那位哥哥的氣質定然不是普通人,只是貴族中似乎沒有見過他。
看他身材與多數文秀瘦弱的楚人不同,難道是來自西涼或者北燕?
正想着,小桔在身後提醒道「小姐,你不是還要去萬寶閣給夫人取墜子嗎?」
「對呀!」
項映雪忽然想起,此次出來,除了想吹吹風,散散霉運,最主要的是要取給母后的禮物。
「快走吧,先去萬寶閣,再去吃東西!」
三個大男人一直默默盯着輕紗裙少女的身影,直到她消失在視線里。
許久,鐵甲攥着拳頭,咬牙切齒地說了句「南國的娘們兒真讓人受不了。
嫩的像塊豆腐,聲音又軟又甜。
剛剛回頭那一笑,老子骨頭都要酥了!」
飛石輕笑了一聲「那美人回頭看的可是咱們公子,笑也是對着公子笑的,你就別痴心妄想了!」
鐵甲粗聲粗氣道「我就是隨便說說,誰不知道她看的是咱們公子!
嘿嘿,那小娘們兒看公子看的都傻了,差點摔個狗嗆屎呢!」
飛石不高興了「怎麼好端端個姑娘家,被你一說,一點兒美感都沒有了。」
鐵甲撓撓頭,又是嘿嘿一笑「那不怪我,要怪就怪咱們公子太俊了唄。」
聽到這裡,飛石也笑了。
慕容辰倒是一句話都沒有說,只定定地看着手裡的風車。
少女失落的一句「還有三十圈,霉運才能轉完呢」,在他腦子裡反反覆復地上演着。
飛石見辰王沒有聲音,上前一步,仔細看了風車幾眼。
那風車的葉子是用彩色的絹布做成的,而輪骨…… 輪骨竟然是黃金製成的!
「公子,這風車可別扔!」
飛石激動的聲音令慕容辰回過神來。
他轉過頭,詫異地看着飛石。
飛石意識到自己失態,吞吞吐吐道「與其扔了,不如賞給小的……」 鐵甲也向前一步,看清材質後,大為震驚「賞給小的也行!」
慕容辰抬了抬眼,將風車小心翼翼地塞到鐵甲手裡。
鐵甲示威似的朝飛石揚了揚下巴,剛要謝恩。
慕容辰不冷不熱地說了句「找個鋪子,把它修好,然後到第一酒樓找我們。」
「這.......是,公子!」
滿臉憋紅的鐵甲只好垂頭喪氣地離去。
燕國人生活貧瘠,這些黃金,足夠一個普通百姓家老老少少五六年的口糧了。
楚國女人卻說不要就不要了,還真是敗家。
這種敗家娘們,再好看也不能娶!
鐵甲走後,慕容辰與飛石一路打聽,走了兩條街才找到第一酒樓。
上了酒樓三層,見窗邊有一處雅座,布置精美,且能看到街邊的景色。
慕容辰向那座位一指「就那兒吧。」
「公子……」 店小二露出為難的神情。
「那邊座位已經有人定了,要不您坐這邊?
雖說離窗邊有點距離,但好歹是緊鄰的座位,差不了多少。」
飛石面露不悅,蠻橫道「如果我們公子就想坐那兒呢?」
店小二看出這兩個身材高壯之人不好惹,額角上冒出汗來。
「客官,您……您別為難小的……」 慕容辰向飛石伸出制止的手勢。
「出門在外,不要多生事端。」
說完,走到離窗邊略遠的相鄰座位坐了下來。
飛石見狀,也隨着主人落座點菜。
北燕物產匱乏,百姓溫飽尚且困難,更別說舞文弄墨了。
菜名起的也相對簡單粗暴,燒白菜,燉大鵝,一聽就懂。
南楚就不同了,仗着幾百年的文化傳承,取的菜名也是相當講究。
芙蓉珍珠落玉盤、四寶錦繡吉滿堂、翡翠圓子、喜鵲登梅、黃鸝鳴翠柳…… 聽的兩個燕國糙漢頭疼,乾脆讓小二隨便上幾道招牌菜。
待菜差不多上齊時,鐵甲也剛好尋了過來。
將隨身佩劍往桌上一放,粗聲嚷嚷道「公子,你可不知道修那東西要多少錢。
三十兩!
三十兩啊!
而且還要等上三天才能取!」
慕容辰捏着酒碗的手輕輕一頓,顯然沒有想到,會是這麼高的價格。
在燕國,不論貴族還是百姓,手裡的錢都不多。
三十兩,按當下集市上的定價,足足能買上二十匹馬、十五頭牛,甚至半所宅院!
更別說那精巧的黃金輪骨的價值。
在北燕視為寶物的東西,不過是南楚一個普通女子隨手丟掉的小玩意兒!
再看看這酒樓里的擺設,處處奢華精美,碗盤更是燕國貴族才勉強用上的上等瓷器。
他摩挲着精緻彩釉的酒碗,攻佔南楚的願望愈加強烈,仰頭,將碗中的酒一飲而盡。
「待我們打下楚國,分享了它的富貴,這點銀子根本不必放在眼裡!」
鐵甲一聽要打南楚就激動。
一邊端起酒壺為辰王添滿,一邊嘿嘿笑着。
「小的現在更感興趣的是南楚的女人,看一眼都受不了,放在床上得是何等**的滋味。」
慕容辰氣定神閑地端起酒碗再飲一口,腦海中浮現出剛剛在街上偶遇的風車姑娘甜美笑容。
「急什麼,等佔了南楚,膚白貌美的姑娘想要多少有多少。」
「那就先謝謝殿下,啊不,公子,謝謝公子了。」
鐵甲想到楚國嬌軟女子在懷的一幕,無比嚮往,轉頭剛要和飛石說話,卻見他愣愣的。
他吼了飛石一句「飛石,你怎麼傻了?」
飛石被他喚過神來,若有所思說道「我在想,街上偶遇的一個女子都有這等美貌,那世人皆稱『才華美貌,當世無雙』的楚國映雪公主,又會是何等姿色。」
鐵甲噗嗤一聲笑了。
「還楚國公主,那豈是你小子能想的,那是公子才有資格想的姑娘!
再說了,什麼楚國公主,將來被咱們大燕攻佔,還不都是燕國的奴隸!
再怎麼當世無雙,最多也只配給公子做個侍妾!」
 

《糙漢親王的擄妻攻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