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超凡棄婿
超凡棄婿 連載中

超凡棄婿

來源:外網 作者:蘇淵江雲煙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蘇淵江雲煙

姐姐要死了,公司被搶了,老婆要改嫁了,向仇人跪下借錢雙手還被廢了;作為上門女婿蘇淵悲慘到極致,卻突發善心,意外獲得判人生死、,斷人因果的能力。 五湖富商,八方大佬,哭着跪着討好,丈母娘一家卻還以為他還是往日的窩囊廢……展開

《超凡棄婿》章節試讀:

第10章全是你的責任「你說什麼?!」

林海東立馬跳起來,怒道「你再說一遍?就你,還要跟我女兒離婚?!」

雖然蘇淵答應離婚是一件好事,但他這麼輕鬆說出口,讓他們高高在上的傲心備受打擊,心裏極為堵得慌。

怎麼,他還瞧不起林家?他一個廢物,憑什麼啊!「當家的你聽見沒有?這個廢物是越來越狂了,好啊,到時候家庭會議,你等着,我一筆筆和你算賬!」

王翠蘭指着蘇淵,跺腳尖叫道。

林初墨終於反應過來,她怔怔看着蘇淵。

何曾幾時,她做夢都想離婚。

可此時,她內心毫無半點歡喜,反而十分酸楚。

這時候,林海東手機響了。

「是媽打來的。

」「是不是你媽心軟了,要把產業還給咱們了?」

林海東搖搖頭,出去接了電話。

王翠蘭惦記她的幾百萬,也跟着出去了。

蘇淵和林初墨在客廳,二人誰都不說話,氣氛略顯微妙。

林初墨打開客廳窗戶,夜風倒灌,吹動她abc 青絲。

她深呼吸幾口氣,轉身噘嘴氣憤道「你憑什麼和我離婚!」

蘇淵不解問「難道你不想離婚?」

「開什麼玩笑,我當然想離婚,做夢都想!」

「我們在一起後,你什麼時候為我分擔過一絲壓力?我早受夠你了!」

「我告訴你,今天晚上我會睡得很香,甚至做夢都能笑醒!」

林初墨用力大聲道。

蘇淵不可否認道「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所以不如好聚好散,這樣對你我都好。

」「哼,你還不明白嗎?你沒有資格說離婚,只有我嫌棄你!」

「你別不服氣,如果沒有我幫你,你姐姐早不在人世了。

而你也會流浪街頭,淪落為乞丐。

這些東西,難道你一句離婚,就可以全部撇清嗎?」

對於這些事情,蘇淵一直銘記在心,所以才甘願忍受林家羞辱和白眼。

蘇淵起抬頭道「離婚之前,我會把這些東西連本帶利償還給你,還有林家從你手裡拿走的東西,我也會讓他們全部吐出來,將你扶持到林家甚至臨江城一把手位置。

」「憑你?你自己都自身難保了,還想讓奶奶讓步,真是痴人說夢!」

林初墨迷人眼線下的美眸透露着輕蔑。

不一會兒,林海東和王翠蘭回來了。

他們失去了剛才的銳氣,面如死灰,雙目獃滯,充滿着絕望。

「完了。

」林海東無力坐在沙發上,他僵硬抬頭看着林初墨,滾動着喉嚨,艱澀道「你大伯…他闖大禍了!」

江恆山病情複發了。

江雲煙看到採訪新聞,立馬帶人趕到醫院,將林興學請到江家醫治。

林興學和林家無比興奮。

雖然林家持有江龍玉,但江雲煙沒見到蘇淵本人,多多少少還持有觀望態度。

可如果當面將江恆山醫好,那林家和江家關係將變得無比堅固。

到那時,林家和林興學在臨江城的地位,還不一飛衝天?於是,林興學在他迷之自信下,為江恆山施針治病。

結果,意識還算清醒的江恆山立馬昏死過去,陷入極度危險中。

江家震怒!什麼狗屁神醫!完全是個二把手!膽敢戲弄江家,找死!林興學被扣押。

兩家在宴會上簽署的合約,也變成了一堆廢紙。

更要命的是,江家已經發話了。

倘若江王死了,那麼下一分鐘,臨江城將再無林家。

沒人懷疑這句話的真實性。

江家捏死林家,比捏死螞蟻還容易。

若不是江龍玉,林家已經不存在了。

林家上下人心惶惶,沒人坐得住了。

老太太意識到事情嚴重性,提前出院。

將族人召回祖宅,連夜召開緊急會議,商量對策。

讓蘇淵詫異的是,老太太也把他叫過去了。

林家祖宅在古畔江城。

「伯父伯母,下次您跟我說一聲,我讓我司機去接你們,省得你們舟車勞頓的。

」門口,於成偉立馬過來迎接。

林海東擺手道「太麻煩了,這麼遠你讓司機來接,瞎耽誤工夫。

」「我在您家附近開了一家分公司,來回也就十分鐘功夫,不耽誤時間的。

」王翠蘭酸溜溜道「成偉,你又開分公司了?你這業務越做越大了啊,一年能拿多少錢?」

「不多,到手300萬,還有500萬左右的外債,都是小打小鬧,不值一提。

」於成偉謙虛笑道。

「還不多啊,都已經頂上林家三分之一的業務了。

」說著,她厭惡的看了蘇淵一眼。

人比人氣死人。

別人家的閨女一沒才華,二沒相貌,可找的卻比自己家好。

別人家的女婿年薪上百萬,豪車、豪宅住不完,還開幾家分公司。

自己家的不僅不掙錢,還天天往外拿錢,養一個不死不活的姐姐。

「嗨,掙的都是辛苦錢。

我倒是羨慕蘇淵妹夫,有充足時間可以配初墨妹妹,還有您二老。

」於成偉笑看蘇淵,言語中卻充滿戲虐。

「他?他就是個吃軟飯的窩囊廢,我現在提他就覺得噁心,想當初路邊拽個乞丐,都比這個廢物強。

」王翠蘭無視蘇淵的存在,拉着於成偉進去了。

林初墨見蘇淵無動於衷的樣子,氣的牙根痒痒,有一種爛泥扶不上牆的無力感。

把蘇淵甩在後面,氣沖沖走了進去。

林家祠堂,親戚上下都在。

七大姑八大姨,七舅老爺之類的,滿滿登登,坐了四五十個人。

「三弟,就等你們一家了,快點坐下。

」林佩蘭催促道。

一家四人,留三張椅子。

顯然,林家是要讓蘇淵只能站着。

而在場幾十個人,也只有他站着。

「你坐下幫我捂熱了,我生理期不能碰冷椅子。

」林初墨瞪着蘇淵一眼,帶着命令口吻道。

似乎她還在為蘇淵答應離婚一事而不爽。

蘇淵一愣,內心頗為溫暖。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林初墨在給蘇淵找台階下。

王翠蘭欲要出口罵人,被林海東按住了。

把他們叫來是商量對策,不是來吵架的。

坐在對面的於成偉臉色極為難堪。

看着蘇淵眼神充滿了妒火。

憑什麼!這個一無是處的廢物,居然還得到林初墨關心?老太太目視着一切,卻也沒說什麼,收回目光,淡淡道「興學給江家人治病,被誣陷控制住了,你們有什麼好的辦法,把人弄回來?」

眾人沉默了。

沒人想淌這潭渾水。

張海霞猛地起身,大聲道「我老公出事前,你們一個個奉承巴結,現在出事兒了,一個個都在裝死啊!」

此言,引來一陣不滿聲。

「大嫂,您說話也太難聽了,辦法是想出來的,你要給我們時間想想啊。

」「對於咱林家來說,江家就是個龐然大物,任何手段都沒用,與其想辦法讓大哥回來,不如想想怎麼向江家說和,不然明天就該輪到咱們倒霉了。

」林雪麗小心翼翼道「奶奶,實在不行,我們報警吧。

」「江家黑白通吃,報警根本沒用。

」於成偉瞥一眼自己妻子道。

「那怎麼辦,就看着我老公被弄死?」

張海霞尖叫道。

「咋咋呼呼,像什麼樣子!」

忽然,老太太一拍桌子,厲聲呵斥道。

老太太威嚴還是強,包括張海霞,沒人敢再亂說話了。

「現在情況還不算太糟糕,我們手裡有江龍玉,按照江家定下的規矩,他們還不能對我們出手,起碼江恆山死之前是這樣的。

」老太太神情凝重道。

親戚們沉默了。

簡而言之,倘若江恆山死,什麼江龍玉、海龍玉,統統沒用。

江家出手,不僅是林興學,在場所有人都逃不掉。

「要儘快派一個人前往江家說和,才能挽回局面。

」老太太緩緩道,掃掃一眼眾人。

所有人全縮着腦袋,唯恐選上自己。

如今兩家關係已經破裂,現在過去說和,豈不是送死嗎。

「二陽,我記得你和江家做過生意,對江家較為熟悉,不如你去試一試如何?」

老太太目光落在一位五十多歲男人身上。

林二陽臉色大變,惶恐道「大姨,您就別扼殺我了,我,我是吹牛的,對方就是江家一個外包企業,跟江家占不到半點邊。

」於成偉幸災樂禍道「二陽叔,你和我爸關係不錯,以前經常一起喝酒,現在遇到麻煩,你不能見死不救啊。

」林二陽猛地起身道「成偉,你還好意思說,你岳父被抓進去了,家裡就你一個男人,你得擔起責任啊!」

於成偉臉色慘白,哆嗦嘴唇欲要辯解。

「我大哥平日待你不薄,你可不能掉鏈子啊。

」「這段日子你生意做的越來越大的,人脈廣,你去求情,肯定有用。

」於成偉平日張揚,被不少親戚記恨在心。

如今抓到機會,這幫親戚自然落井下石。

「成偉,你怎麼想?」

老太太淡淡問。

於成偉腸子都悔青了,早知道不多嘴了。

可他又不能拒絕,不然以後他還不被這幫親戚笑話死?於成偉瞥一眼蘇淵,眼睛一轉,立馬站起來道「奶奶,我是晚輩,救我岳父,那是沒的說,哪怕上刀山下火海我也願意!」

親戚們一愣,這孫子打雞血了?怎麼不慫了?林初墨柳眉一皺,發現事情不同尋常,不經意往蘇淵前面挪了小半步,擋在他面前。

於成偉冷冷一笑,話鋒一轉「不過,我認為一人做事一人當,誰犯的錯誤,就該誰來承擔。

」「成偉,你什麼意思,繞了半天,你想讓你岳父死?」

林二樣譏諷道。

「當然不是,我是另指他人。

」於成偉一臉詭笑。

「江恆山的病是林興學治的,出了問題當然是林興學負責,不然還有誰啊?」

「稍安勿躁,你們仔細想想,好端端的,江家為什麼會找我岳父治病?」

眾人撇了撇嘴。

這不明擺着嗎,還不是林興學往自己臉上貼金子,不然江家能找到他?老太太道「成偉,有什麼話你直說,別繞彎子。

」「既然奶奶開口了,那我就直言了。

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因這個禍害而起的!」

當眾之下,於成偉指着蘇淵大聲道。

「要不是他送什麼江龍玉,江家根本不會在意我們,不會讓我岳父去治病,我們林家也不會陷入當前困境。

《超凡棄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