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刀劍是怎樣煉成的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 連載中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

來源:google 作者:岸繁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岸繁 洛綻 都市小說

我們是徘徊者,徘徊於世界與世界的夾縫中,舉步維艱,稍有不慎,就會落入深淵,再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們可能是超人類,是修仙者,是魔法師,是假面騎士,是外星人,是妖魔,是鬼怪……記住一點,千萬不要太沉迷於力量!「你說的對,但是……」洛綻如是說「此劍名為亞托克斯,血肉魔法所鑄,吹毛斷髮,劍鋒三米三,凈重六百斤四十兩」洛綻撩開衣服,露出腰間的魔刀千刃、流刃若火、闡釋者、軒轅劍……「來,告訴我,你想被砍成幾份?」……這是一個莽夫從同化區殺穿異位面的故事展開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章節試讀:

好快!

空氣中隱隱有風雷鳴動的聲音轟隆作響,只見那金色閃光彎折數次,精準刺入老婦的咽喉深處。

洛綻這才看清,原來那金光是一根纖細的繩索。

「不要,不要殺我,不……」老婦嗚咽着求饒。

「着!」

繩索猛然收緊,老婦的身體冒出陣陣炙烤的白煙,慘叫着化為一灘腥臭的濃黑液體。

金光閃爍。

洛綻回頭,三個奇裝異服,畫風迥異的怪人正朝他緩緩走來。

滿臉滄桑,身穿黑色風衣,打扮得跟特工似的中年男人。

披掛古風月白道袍,戴金絲眼鏡,短髮,氣質消沉的瘦高男子。

雙馬尾,穿哥特短裙,粉色條紋過膝襪,像是剛從cos漫展上跑出來的二次元美少女。

喂,你們仨是從一個片場出來的嗎?

洛綻觀察他們的同時,三人也在打量洛綻。

少年半個身子浸染血色,乾淨的笑容不含絲毫煞氣,目光澄澈如雪。

「你是復陽中學的學生?」

中年男人注意到洛綻被鮮血漂紅的衣衫。

通過校徽能勉強認出這是件校服。

洛綻皺眉,「你們又是誰?」

「臭小子,真不懂禮貌,我們可是剛剛救了你的命,快喊聲大恩人來聽聽!」雙馬尾少女雙手叉腰,撅起紅唇,一副故作生氣的樣子。

「呵呵。」

洛綻想梆梆給她兩拳。

「咳咳,小言!」中年男人瞪了少女一眼,溫和地對洛綻說「我們是官方的徘徊者小隊,我的名字是霍長豐,叫我霍叔就好。」

「還有我還有我,我是真言,真言的真,真言的言!那個沉默寡言的傢伙是李肆番。」少女身子前傾,指着穿道袍的男人介紹。

素凈的臉頰上泛着酒醉似的潮紅,少女彎着眉眼青春靚麗,緋紅色的眼影頗有幾分俏皮魅惑的韻味。

換成秦良可能連孩子的名兒都已經想好了。

洛綻選擇無視。

「徘徊者?」他敏銳地抓住重點。

「可以理解成專門負責處理此類事件的特殊**。」霍長豐摸摸鼻子。

「嗯。」洛綻不置可否。

有光的地方,就有黑暗,這世上所有的事物都具有兩面性。

同理,既然存在着充斥怪力亂神的鬼蜮,自然也該有處理怪力亂神的人。

放到幻想作品裏,大約就是龍組、神盾局這樣的組織。

沒點兒創新,不如叫守夜人什麼的,多新潮啊。

作為飽受網絡小說荼毒的21世紀新時代有志青年,洛綻的接受能力還算不錯。

靈氣復蘇?詭異復蘇?還是外星生物入侵?

毫無疑問,這個世界一定發生了某種不為人知的,巨大的變化。

至少洛綻以前走夜路時從沒遇到過眼睛長觸手的慈祥老太太。

道路旁,蔥鬱的植被肆意增長,枝丫逐漸扭曲變形,好像張牙舞爪的怪物潛伏在暗處。

隱秘的小巷中藏着無數窺探的血紅眸子。

路燈的陰影下,令人作嘔的腐臭正在醞釀發酵。

到處都散發著陰冷鬼魅的氣息。

洛綻喜歡這樣的世界,相比於過去一成不變,如同死水激不起波瀾的生活,現在所見的一切,才是他真正想要的。

有廝殺,有流血,有鬥爭!

洛綻真不是神經病,他只是稍微,稍微稍微的有點兒好戰而已。

至於那條金色的繩索,是超能力?魔法?亦或是仙術?都無所謂!

有趣,實在是太有趣了!

洛綻忍不住想笑。

霍長豐和李肆番對視一眼,這孩子,不像個正常人。

「咦?」真言蹲在無頭西裝男的屍體旁邊,目光直指洛綻手中血跡斑駁的木劍,「這隻怪談是你殺的?!」

「阿sir,殺鬼不犯法吧?」

洛綻神態鎮定。

真言後退幾步。

不犯法,當然不犯法。

但是很特么不正常!

三人看洛綻的眼神像看着一頭怪物。

同化區,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等同於生命的禁區,一旦誤入,要面臨的必然是九死一生的境地。

2027年夏,08號異位面「異端怪談」在和島省東都城新宿區首次降臨。

由於該異位面與和島本土的民俗環境高度相似,導致同化區出現後,當地的徘徊者組織未能在第一時間發現並拔除,短短兩個小時內,同化區侵蝕度飆升至絕級。

此次侵入,近二十萬人遭受侵蝕,四萬餘人被同化,無數普通民眾不幸遇難……

名為「怪談」的妖魔怪物是08號異位面的土著生物,它們長相千奇百怪,性格乖張,且有一套與人類完全相悖的行為邏輯。

怪談喜好血食,潛藏在同化區的市井小巷,從黑暗中發動致命襲擊,使當時的徘徊者小隊死傷慘重。

霍長豐閱覽過數次「異端怪談」的降臨紀錄,深知這個異位面的危險。

儘管現在同化區的侵蝕度還不高,投影的怪談實力普遍偏弱,但也絕不是普通人能對付得了的,更何況,是一名瘦弱的高中生。

直面那些形狀獵奇恐怖的怪談,能站穩腳跟不瑟瑟發抖就不錯了!

當然,如果能保持住絕對的冷靜,帶着無懼無畏的信念,依靠計謀或許真能坑殺一些弱小的怪談。

可正面硬拼嘛……你以為自己是泰森嗎?

不,哪怕是泰森,面對擁有超越人類極限數倍速度與力量的怪談,也得歇菜!

這個少年,他究竟是怎麼辦到的?

「誒誒,你叫什麼名字?」真言像個沒長大的小姑娘,靈光水潤的眼眸里充滿好奇。

「洛綻,洛綻的洛,洛綻的綻。」洛綻咧開嘴。

「17歲,是高中生,害怕校園暴力。」

???

真言小小的腦袋上冒出大大的問號。

不知道該從哪開始吐槽好。

「肆番。」霍長豐瞥了一眼,李肆番會意。

徘徊者守則第七條,同化區內所有反常的事物,永遠是最危險的。

包括,人類!

李肆番朝洛綻拋出一枚懷錶樣式的物件,洛綻伸手接住。

「這是?」

「侵蝕度檢測器,把它扣在心臟位置,可以檢測到你現在的侵蝕度。」

洛綻沒有立即照做,而是先問道「侵蝕度是什麼?」

「侵蝕度,也叫作被同化度。」霍長豐耐心地解釋,「我們腳下的這片區域名為同化區,目前,整個同化區正呈一個規整的圓形,覆蓋直徑4700米。」

「造成這個區域出現的誘因,是某個異位面的世界一角,與我們的世界相撞、重合。」

「我們將此現象稱之為——【異界侵入】。」

異界?洛綻不動聲色。

「侵入所帶來的後果極其嚴重,它會投影出異位面獨有生物、土著、極端環境等等。而身處同化區內的人、動物、植物,乃至無機物,都會陷入一種被侵蝕、被同化的狀態。」

「侵蝕度越高,被同化者的本質,就會朝着異位面的方向越接近,當侵蝕度達到一定程度,最終……」

「將完全墮落為異位面怪物!」

原來如此。

洛綻瞭然。

所以,他們是覺得自己已經被徹底同化了,所以才不敢冒然靠近。

洛綻將檢測器按在胸口,只聽見「叮」的一聲。

「什麼b動靜?」

洛綻愣住,奧,原來是檢測器發出來的,他還以為是自己的系統到賬了呢。

「1%?怎麼可能?」三人面面相覷。

普通人對同化區的侵蝕抗性很低,這個時候最少也該有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了才對。

「怪胎!」真言唇齒微張。

不過至少證明洛綻到目前為止還是個正常人。

額,大概吧。

「侵蝕度低是好事。」霍長豐感嘆道。

「肆番,你先護送這名學生撤出同化區,剩下的交給我和小言就行。」他小聲說。

「好。」李肆番惜字如金。

他走上前,準備從洛綻手中拿回檢測器。

就在這時。

叮——

【要素已收集】

「嗯?」

洛綻眼中流光轉動。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