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連載中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來源:外網 作者:趙浪秦始皇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趙浪秦始皇 都市言情

(本文全文免費!) 趙浪一覺醒來,發現自己來到了秦朝。 好在家境還算富裕。 只是算了算時間,大秦只有三年的壽命,趙浪便鼓起勇氣,和自己那幾個月才回來一次的便宜老爹說道, 「爹,始皇帝三年之後必死,大秦將亡,到時候天下大亂,我們早做準備造反吧!」 便宜老爹先是一愣,隨後點頭同意。 趙風頓時興教育,練新軍。 就當他羽翼豐滿,準備天下爭雄時。 便宜老爹突然來到了他的面前, 「不裝了,攤牌了,你爹我是秦始皇。」展開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章節試讀:

趙浪這時候卻搖搖頭,說到,

「爹,您這是說的什麼話?」

「大秦滅六國,一統天下,是大勢所趨!千古功績!」

「雖然秦法嚴苛,但亂世需用重典,也無可厚非。」

「至於始皇帝,那更是千古一帝!怎麼能說是暴君呢?」

聽到趙浪的話,中年人渾身一震,眼睛更是睜的溜圓,喃喃自語道,

「千古一帝!你認為朕是千古一帝!」

趙浪沒有聽清自己便宜老爹後面的話,點點頭接著說到,

「當然,掃滅六國,統一天下;創立郡縣制;書同文、車同軌、行同輪,統一文字,貨幣。」

「這些創世功績,無論哪一個單獨拿出來,都是功在千秋的大功績!」

「而始皇帝全部都做了,這還不能稱千古一帝,誰能?」一秒記住

趙浪說的是真心話。

而且秦始皇的這些功績,他讀書的時候,也是反覆背誦過的。

中年人聽得只想撫掌叫好。

他自從統一六國以來,聽到的都是天下人的漫罵。

暴秦!暴君!

今天,他卻在自己這個痴兒這裡聽到了最貼心的話!

只是…

中年人這時候反應過來,皺眉問道,

「浪兒,你既然這麼看好始皇帝,可為何卻要準備造反?」

趙浪看着自己便宜老爹的樣子,就知道他已經在認真聽自己的話了。

於是低聲說到,

「爹,如果始皇帝在世,那自然不會有任何問題。」

「可是,三年之內,始皇帝就要死翹翹了!」

「到時,天下必亂!」

「你說什麼!」

中年人直接臉色狂變。

趙浪見對方這麼大聲,連忙說到,

「爹啊,你小點聲,這要是讓官府的人聽到了,我們哪還有活路?「

中年人眼神複雜的看了看一臉小心的趙浪,平復了下自己的心情,問道,

「如今始皇帝正直壯年,怎麼會在三年內死去?」

趙浪想了想,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全說了也不要緊,

「始皇帝不是被人刺殺的,是被自己毒死的。」

中年人疑惑道,

「被自己毒死?」

趙浪點點頭,帶着幾分可惜說到,

「始皇帝雖然是千古一帝,可卻想着逆天改命,長生不老。」

「可他服用的所謂仙丹,其實都是劇毒之物!」

「講真,他能抗這麼久,已經是身體強健了!」

中年人心中巨震,但還是帶着幾分不敢置信,問道,

「始皇帝身邊的方士都是神仙人物,仙丹也都是耗費巨大,才練出來的奇珍,怎麼會是劇毒之物?」

趙浪笑着說到,

「是不是毒藥,隨意找個畜生,讓它吃上個幾天,不就知道了?」

「給畜生吃?」

中年人眉頭一皺。。

趙浪聽到這話,更加嫌棄的說道,

「就那些東西,餵給畜生吃都是在造孽。」

「你…」

中年人只覺得頭上的青筋直跳。

趙浪這時候也注意到了自己便宜老爹的異常,

「爹,你這麼激動幹什麼?」

「沒什麼,」

中年人努力平復了下自己的心情,繼續說道,

「浪兒你說的這些事情太過離奇,我需要好好的想想。」

趙浪的話讓他極為震驚,他現在只想去求證這是真是假。

趙浪也沒有想着一次就能勸成功。

畢竟正常人遇到這種說法,都會懵嗶。

他這便宜老爹沒有以為他是中邪,心理就算是極為強大了。

「爹,三年時間,不長也不短,還是要早做準備。」

趙浪勸了一句。

中年人如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趙浪,然後緩緩說道,

「既然如此,那從今天開始,這一座莊子就交給你來打理,另外我再給你黃金萬兩。」

趙浪眼睛微微一亮,知道這是對自己的一個考驗。

畢竟如果連一個莊子都經營不好,也就別想着什麼造反了。

不過這黃金萬兩說給就給,這到底是個什麼家庭?

他自己現在反而有些忐忑了,

「爹,咱們家裡是做什麼的?這麼有錢嗎?」

中年人看着趙浪的反應,心裏稍微平衡了點。

今天一直都是他在震驚,現在總算是輪到這小子,於是淡淡的說到,

「家裡的生意,你現在年紀還小,而且痴症剛好,不太好參與,再說了,區區黃金萬兩就把你嚇住了,以後怎麼成大事?」

趙浪看着自己便宜老爹這視金錢如糞土的樣子,都不由的豎起了大拇指,

「爹,就你這氣勢,咱們爺倆一定能成大事!」

「到時候,你當皇帝,我當太子!」

中年人聽到這話,嘴角抽了抽,然後說到,

「行了,這件事對誰都不聲張。」

趙浪點點頭,鄭重的說到,

「爹,你放心吧,這裏面的利害關係,我都懂,不到最後一刻,絕對不會讓人知道。」

中年人神色古怪的點點頭,說到,

「行了,我今天還有事情要忙,還要趕回城內,就先走了。」

他現在只想回去看看,那金丹是不是真的如同趙浪所說,是劇毒之物!

趙浪一聽,心裏對自己這便宜老爹又多了幾分敬佩,看看這敬業的態度!

難怪能攢下這麼大的一份家業,當然,這些家業最後還是要便宜他的。

因為在之前的記憶里,趙浪沒有看到過自己有任何的兄弟姐妹。

於是滿口答應道,

「爹,你放心去,家裡有我看着!你就放心吧!」

中年人點點頭,就朝外面走去。

趙浪頓時說到,

「爹,我送送你。」

對辛辛苦苦給自己掙家業的便宜老爹,趙浪覺得還是可以多給點關懷的。

而且對方聽到自己受傷的消息,就立馬趕回來。

說明對自己這個兒子,也還是比較在乎的。

中年人這時候卻停了一下,說到,

「不必了,你大病初癒,別染了風寒。」

然後自己走了出去。

一直在門外的福伯便迎了上去,

「家主…」

中年人揮揮手,帶着人走到了一旁,確保房間內的趙浪聽不到,才說到,

「我有幾件事,你要記住。」

「一,我的身份不得透露!」

「二,莊子上以後的大小事務,都由浪兒做主,無論什麼要求都要滿足。」

「三,我明天會讓人送來一萬兩黃金,你交給浪兒,不準干涉用處。」

「都記住了嗎?」

福伯雖然滿肚子的疑惑,但也知道自家主人的性子,於是答道,

「是,老奴記下了。」

看着中年人帶着侍衛離開的背影,福伯不由的看向了趙浪的房間,自語道,

「公子,您和家主說了什麼啊?」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