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大宋第一任鐵血首相
大宋第一任鐵血首相 連載中

大宋第一任鐵血首相

來源:google 作者:荀小尋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童小童 荀小尋

穿越成童貫之侄,聚財練兵,終是敵不過共天下的士大夫,被發配嶺南,坐吃等死不,靖康恥怎能放,只能泡蔡九,做奸臣,練兵待機,最終滅西夏,復燕雲,踏金囚高麗,平倭,改制促和,君主共和,任第一任首相,保華夏萬世強大展開

《大宋第一任鐵血首相》章節試讀:

翌日,卯時三刻,早上7點多的樣子。

「小高呢?」小童洗漱完畢,問旁邊大洋道「你親自去喊,三聲不起,冷水潑之,現在起你跟着小高,按我吩咐執行。」

「諾,」大洋拱手退下。

製作院中,果汁已結晶,果渣已干,檸檬酸晶體成型,吩咐人收集碎成粉末,裝袋備用。

派人找來純鹼,這東西找個半天才在嶺南商人那邊找到,全部買回,這是鹽湖天然鹼,比傳統方式草木灰收集高效多了,用豬尿泡放入石灰石,加入醋封閉,一會就起來反應,二氧化碳製作出來,純鹼放水,化成純鹼水,二氧化碳用細管通入,慢慢有白色物質沉澱,少頃,完成收集,下人濾出物體,進行乾燥磨粉去了。

汽水原材料基本完成,可以進行下一步動作了,小童成竹在胸,有點飄飄然。

「衙內,高府高七求見,」阿旺通報到。

「帶他書房見我,叫上小高,我這就過來。」

整理一下衣衫,凈了凈手......

書房,一個小老頭和一位將官在立着等候,「參見衙內,小的高府高七帶高府物事聽候衙內差請,這位是捧日軍第七陣都虞候徐寧。」說著拿出幾封書信遞給小童,小童瞄一眼,放進懷裡。

「參見衙內,受高太尉親自命令,都虞侯徐寧率禁軍捧日軍第七陣5000將士聽候衙內調遣。」

那個叫高七的,乾瘦微黑,穿着一件黑色布,頭戴深檐小帽,腳着一雙牛皮皮靴,身材矮小,貌相平庸,雙拳骨臉,三叉黃須,放在人群中都是找不到的存在,這種人看似不顯眼,確是精明異常。

徐寧,應該是水滸里的鉤廉手了,只見六尺五六長身體,二十四五年紀,身穿細鐵鎖子甲,頭戴鐵盔紅纓,圓圓的一張白臉,三牙細黑鬍鬚,十分腰細膀闊,一副大好身板,定是一員良將。

「好,好,高七,世叔調請你跟誰我和小高,那麼我就不予你客氣了,」

「是,衙內無須顧忌小老兒,有事但請吩咐。」高七始終保持躬身狀態,很是謙恭。

「阿財領你去找小高,任務是這二天教會他向府中交割銀錢,要他知曉每個環節,並寫出交予我,今天完成,如無法完成我之考教,小高吊起十鞭,明天還沒完成,二十鞭,你來執行,你可明白了,有問題現在提,沒有問題,後續執行不到位,自領懲罰。」

「諾,小老兒明白,無異議。」

聰明人啊!這個高七不簡單,敢懲罰小主,並不害怕小高的紈絝性子,可見有些手段的,高俅派他過來,一是助力二也是監控,看來高俅是真正上心了。

高七跟着阿財過去。(童府管家童燕,跟隨小童的小廝有5個,旺財多福壽,是童府家生子,其中阿壽多武力,現跟着童貫身邊。)

」徐寧,你們現在駐紮何處,兵員實到幾何?是何軍種?騎軍可有?軍馬幾匹?「

徐寧一愣,沒想到這個衙內未到軍隊,卻也知兵,連忙到抱拳回到」回衙內,第七陣兵員5000,實到5000,一個未少,是太尉大人抽調2000補充完成,我部是騎軍司騎兵軍種,輕騎配置,新補人員是步軍司屬重甲步兵,軍馬有1800騎,重甲配齊2000,太尉畫郊外靠近黃河常備第五軍營,禁軍已入住,等待衙內安排,稟告完畢。「

唉,看來日後金兵勢如破竹,80萬禁軍精銳不堪一擊,不是沒有道理的。騎兵3000軍,不說最起碼得一人雙騎,這滿員配馬都不到,這騎兵無馬,做什麼騎兵,這裝備估計還是高俅臨時調配,實際不知道是和形勢呢,任重而道遠啊。

後世史學研究北宋亡國因由,除去草原女真崛起,本身有三大問題,冗官、冗兵、冗費是宋朝無法強大並滅亡的根本原因。

五代原因,宋朝歷來把內患看作比外敵入侵更為可怕的事情,「先平內寇,然後可以御外侮」的主張在皇帝及高層佔有很高的地位。文官在有宋一朝地位超然,只要不謀反,貪污受賄、吃喝玩樂什麼都可以做,代價極低,最高刑罰基本是外放地方或閑置;武將地位低,轉而經商、聚財不再想為國征戰云云,宋朝的 「冗官、冗兵、冗費」,是這種設計的直接後果。

宋朝軍隊分為了禁軍、廂軍、鄉軍和番軍。宋軍的前身是後周軍隊,開國之後,禁軍系統分為殿前都指揮使司與侍衛親軍司,而後者又分為侍衛親軍馬軍都指揮使司、侍衛親軍步軍都指揮使司, 「兩司三衙」體制便是宋代禁軍最高指揮機構。

在宋朝剛剛建立的時候,選員嚴格,禁軍總計只有不到20萬,這一時期的禁軍,確實驍勇善戰,為宋朝統一全國,立下了汗馬功勞。

後期不斷增加,現在達到80萬,這麼多脫產軍人需要供養,給北宋王朝的財政造成了巨大的壓力,仁宗朝越往後,禁軍數量越是注水豬肉,現在徽宗時期禁軍更是碰到了一位不可靠的領袖,太尉高俅,高俅是蹴鞠好手,但他沒能力帶領兵馬,把禁軍當成了他的私人僕役,他們大多數是嫻熟的匠人,當兵之餘幫着高俅修建私有豪宅,連建築材料都是軍營裏面偷出來的。

這個行為可以側面反映,高俅們的心思根本不在軍隊上,他們從未培訓過帝國的精銳部隊,反而自己的私活乾的飛起。

帶着和尚、楊志,派人叫來林沖等幾人跟着徐寧來到軍營,軍營佔地面積極大,門口站立兵士筆直,聽見裏面在操練,看來徐寧還是可以的,沒有被腐化。

《大宋第一任鐵血首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