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首富從敗家開始
大唐首富從敗家開始 連載中

大唐首富從敗家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黑夜孤狼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仵春梅 軍事歷史 張棟

一個現代大學生穿越大唐能幹什麼?領兵打仗擴邊疆,打井奶茶開銀行打的高麗心慌慌,打的倭寇喊爹娘當儲君的老師,當皇帝的軍師,和皇帝結拜當義弟咱啥都能幹!!!展開

《大唐首富從敗家開始》章節試讀:

半個時辰後,張棟很順利的把香皂送到了華服婦人家中。

張棟一看回家的路線正好要經過仵春梅做女紅的王大娘家。

所以他決定去接娘子一起回家,在半路上順便買了一些青菜和一塊豬肉。

來到王大娘家門口,門房看到是張棟,知道他是等娘子回家。

來過幾次的張棟,很熟絡的和門房打過招呼後,自然而然的來到了涼亭坐下。

這座院子建立在一座山腳下,山上樹木蒼翠,一條小溪蜿蜒流下,繞過院子從旁邊流過。

張棟欣賞着院內景色,涼亭再往裡走就是一座假山,假山下是一池清水,清水裡魚兒嬉戲,水面上波光粼粼,飄着荷葉。

水池邊一個五六歲的孩子,正拿着魚食一小把一小把得餵魚。

臉上露出純真的笑容,不時的傳來咯咯的笑聲。

小孩的身後,跟着一個丫鬟,應該是怕小孩落水,特意跟着的。

張棟正在看着,兩名丫鬟從他身邊走過一邊走,一邊討論。

「你說怎麼回事?找了那麼多人,老爺水池中的魚怎麼一直養不活呢?」

「可不是嗎,我來的晚,聽那些在這裡時間長的人說,最久的時候只養了半年。然後死的一個不剩。」

「對,這事我知道。要是其他人家吧,大不了不養了。可誰讓咱家老爺就好這一口呢?」

兩名丫鬟越走越遠,張棟也慢慢的聽不清了。他望着假山下的水池若有所思。

很快天慢慢的黑了,仵春梅也和一眾女伴的有說有笑的從工房內走了出來。

見到張棟在涼亭中等她,微微一笑向張棟走來。

「相公,你怎麼來了?離家那麼近,不是和你說過,不用來接我嗎?」

「剛從西市回來,路過這裡,就等你一會。」

「那行,走吧,我們回家。」

就在張棟夫妻二人牽着手,要回家的時候張棟聽到身後一陣哭喊聲。

「哎呀,我的魚啊!怎麼又死了一條?這到底咋回事啊?」

張棟循聲望去,只見在水池旁的地上蹲着一位五十左右的老頭。

老頭一身員外打扮,手裡捧着一條正在往下滴水的死魚,雙手顫抖個不停。

張棟好奇的問仵春梅「這就是那個王員外王志良?」

仵春梅回道「對,王員外家祖上做過大官,在京城有房產,到他這一代沒坐官,靠着一些生意,過得也非常富足。

可惜,王員外酷愛養魚,可怎麼都養不活,該請教的人差不多都問個遍了,就是找不出養不活的原因。」

張棟笑了笑,有點感慨的說「這人吶,有時候越想得到的東西,反而得不到。」

兩人聊着天,很快就要走到大門的時候,身後王員外的話,讓張棟停了下來,又退了回去。

王員外說「給我找人,就說誰要是把我這死魚的原因找到,我獎他一百兩銀子。

我還就不信了,沒人知道這是因為什麼?」

正是這句話,讓張棟退了回來,來到水池旁。

因為張棟窮啊,太窮了,導致現在他有很多想法無法實現。

張棟來到王志良面前,向王志良拱了拱手問。

「不知,王老爺剛剛說的話算不算數?可是真話?」

「當然算數,我王某可是向來說話算話」

「王老爺,我想,我看出來了。」

「真的?快點說來看看,只要你說的合情合理,幫我把這個問題解決了一百兩當場給。」

「好,王老爺大氣,那我就說說因為什麼,你聽聽對不對。

接着張棟指着小男孩,問他身邊的丫鬟問「他叫什麼?」

「他叫王迪,是我的孫子。」沒等到丫鬟開口,王老爺搶先回答。

接着張棟又看向王老爺問「那王迪是不是經常在這裡餵魚?」

「對啊,經常來喂,除了下雨幾乎天天喂。」

張棟點點頭,自信的說道:「那我知道出在哪個環節了。」

「真的?那你快點說說。」

張棟一手放到背後,一手彎曲放到前面,擺出了一個自認為很帥的姿勢,指着王迪說。

「首先,這魚是被王迪撐死了,再一個就是水中缺氧。」

沒等王老爺開口說話,張棟又接著說「咱們就先說說第一條,這魚和我們人一樣。

吃飽了就不願意動彈,在水裡一沉底,一點都不運動,時間長了,就會越來越差。

如果它餓了,反而會運動起來,滿池子轉悠着找吃的,身體就會越來越好。

所以針對第一條,我認為應該指派一個專人來餵魚,像王老爺也好,王夫人也好,其他下人也行。一天喂上兩次,但是千萬別喂太多。」

王老爺聽到張棟的回答,想了想說「我孫子確實是沒事就喂着玩,那第二條呢?」

「說第二條之前,我想問問王老爺,這山上的水為何不引進來?」

「這個事我聽我爺爺說過,好像是建這個宅子之前,根本就沒有這個小溪。

後來因為河流改道,這個小溪才出現。這個小溪是山上的河流的一個分叉

本來我想過這個問題,但是,這裡都是石頭,想改道引進來已經不可能了。」

張棟聽到回答,讓人拿來筆墨紙硯,一邊畫,一邊對王老爺解釋道。

「這魚呢,和我們人一樣,也是需要呼吸的,雖然你兩三天就換一次水,水中的氧氣也是不足。

你想想,天天在水裡憋着喘半口氣,再加上吃飽了不遊動,時間長了,能不死嗎?」

王老爺聽到這裡,急切的抓着張棟的手問「那咋辦?」

「看到我給你畫的了嗎?你差人去山上砍一些粗大的竹子,從中間劈開,打通中間的環節,一路把水引下來。

再把水池的一邊打個缺口,讓水流出就可以了。」

王老爺一聽非常高興,抓着張棟的手說「多謝張公子,我前前後後找了不少人,都沒有說出個一二三來,

只有你說的聽着特別有道理,」

「我也不敢保證,百分百是這個原因,以我的分析應該是不會錯的。」

張棟沒有把話說死,小小的謙虛了一下。

「張公子,稍等,」王老爺說完,讓管家拿出一百兩銀票,交到張棟手裡。

接着又感謝說「多謝張公子,這是之前我答應給你的一百兩。

如果真的把這事情解決了,我到時候一定請張公子吃飯。」

張棟接過銀票,笑着對王員外說「那我就不客氣了,王老爺我們就先走一步。」

得到王員外的回答後,張棟領着仵春梅回了家。

就在張棟和他的娘子有說有笑的時候,他不知道,在京城一處院子里。

有兩個人說話,而討論的話題正是他的香皂。

只聽其中一個人問「那麼,我們就這麼辦?」

另外一個人回道「找一個機靈點的,務必一擊必中,讓他反應過來就麻煩了。」

《大唐首富從敗家開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