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帝國第一駙馬
帝國第一駙馬 連載中

帝國第一駙馬

來源:外網 作者:天香瞳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天香瞳

關寧穿越了,志在紙醉金迷,聲色犬馬的做一個逍遙世子,卻成了被退婚的駙馬。 坊間傳聞,歷代王朝國祚不能過三百年,大康王朝正處於此,盛世動蕩,忠臣受迫,亂世將起。 推翻盛世,落魄駙馬建新朝。展開

《帝國第一駙馬》章節試讀:

[]

大康。

隆景二十七年,五月初五。

上京城東門處,人潮洶湧熙熙攘攘。

雖是如此,但周邊卻一片寂靜,只有朗朗之聲迴響。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鎮北王府世子關寧,紈絝無度,不學無術,着其三日內入國子監學理明義,並於即日起,廢除關寧與永寧公主婚約,另賜與宣寧公主新立婚約,擇日大婚,欽此!」

宣讀聖旨的是一個年約二十的青年,其後跟着一眾衛兵,聲勢極大。

完畢之後,周邊立即響起一片嘩然,還夾雜着不少尖銳的嘲笑聲。

「這關世子果然是被退婚了。

「先退婚又被賜婚,這關世子也真是大康王朝第一人。

「鎮北王可是坐擁三十萬大軍的世襲藩王,關家鎮守北疆代代英才,卻讓這紈絝世子敗壞聲名,真是家門不幸啊!」

「他確實配不上永寧公主,倒是和宣寧公主挺相配的。

「聽說聖上有意把永寧公主許配給鎮北大將軍關子安!」

「那關子安還是關寧的義兄吧,如果真是這樣就好看了。

眾人言語間充滿嘲諷之意。

永寧公主正值桃李年華,其才驚人,其貌驚艷,雖是女子,卻善詩文,精武道,通政務,當朝不知多少權貴子弟為之傾倒。

而宣寧公主,卻是一個啞巴公主,一字之差,天差地別!

「廢物世子配啞巴公主,當真絕配!」

聽得周邊之言,關寧聲音洪亮,大聲道「謝聖上隆恩。

「哈哈!」

「這位世子莫非還以為這是什麼好事?」

宣讀完聖旨的鄧明遠更是冷笑連連。

他看着對面的關寧,內心不由暗道,這位關世子除了有一副好皮囊,再就一無是處了。

思緒閃過。

鄧明遠淡笑道「關世子想不到吧,兩年前你來上京囂張跋扈,更是與永寧公主定立婚約,得意志滿,而今卻被退婚,又要迎娶一個啞巴公主,可曾想過是這般結局?」

「那又怎麼樣呢?」

關寧神色淡然,仿若沒有聽到周邊嘲諷之語。

這讓鄧明遠略微疑惑,他想看到的是關寧惱羞成怒。

誰也不知道,此關寧已非彼關寧,在這副英俊皮囊之下,所藏的是一個現代靈魂。

一個月前,在一次意外車禍中身亡,關寧穿越到了這個同名同姓的人身上。

這個世界是一個架空的古代,春秋戰國之前還算正常,在這之後完全混亂……

這個身份的原主是鎮北王府世子,紈絝敗家,不學無術,可以說是惡名遠播的廢物世子。

鎮北王關重山,是大康王朝唯一外姓實權藩王,並且還是世襲王位,這就使得關家如日中天,權勢極大。

作為獨子,關寧更是深受寵溺,按說生在這樣的家中,可以逍遙一世,然而卻在一月前,關重山出了意外,生死不知,家族出現變故,北方動蕩……

當朝聖上召世子關寧回京,都說召關世子來京就是為了退婚。

鎮北王出事,家族落魄已成定局,而這廢物世子根本難以支撐,已經失去聯姻價值。

退婚果然是退了,只是沒想到又賜了個啞巴公主,這算是恩典,還是奚落,誰也說不清……

開局父失蹤,開局被退婚,開局為贅婿。

好嘛。

穿越三大定律他都齊了。

並且來京路上,還遭遇到三次刺殺。

開局地獄級難度。

不過關寧略感欣慰,眾所周知,有此經歷的都不簡單。

現在的他可不是以前的關寧,廢物世子已成過去……

或許沒有得到想要的結果,鄧明遠略感失望,隨即他開口道「關世子,聖旨已經宣讀完畢,是不是該說說咱們的事情了?」

這才是他來宣旨的真正目的。

「什麼事情?你被我打了一耳光的事情嗎?」

關寧輕笑道「我可是清楚記得,兩年前你被我打了之後,連個屁都沒有放一個……」

聽到此周邊眾人神情變得微妙起來。

兩年前這位關世子隨父來京,在一次酒宴上因半句言語不合,直接給鄧明遠上臉一個耳光……

當時傳遍上京城,也由此奠定了這位世子的囂張之名。

要知道鄧明遠可是朝廷兵部右侍郎鄧丘之子,家世顯赫。

不過在鎮北王府面前還是不夠看的……

「今時不同往日,鎮北王出事,生死未卜,而今你只是一個落魄世子,還能囂張到幾時?」

「哦,是嗎?」

關寧不屑道「你還想說什麼?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你也配?」

鄧明遠眼中閃過一抹獰笑。

「本公子今日前來,就是報當日你羞辱之仇……」

「哦。

他的話還未說完,眾人就聽到一道聲音響亮,只見關寧已經走上前去揚手直接扇在了他的臉上。

關寧可沒慣着,紈絝世子得有紈絝世子的態度,你說我囂張跋扈,那就讓你看看。

想打我的臉,先讓你的臉疼。

他的臉上肉眼可見得紅腫,一個清晰的掌印出現……

「你……你……」

鄧明遠像是傻了一樣,面容充滿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一言不合就打?

不講武德啊!

周邊一片嘩然之聲響起。

這關世子竟還是如此囂張跋扈?

他難道就看不清形式?

「你……你……」

「你完了,今天誰都救不了你,來人給我把他拿下!」

鄧明遠惱羞成怒到了極點,隨他而來的衛兵,直接包圍過來。

「你敢?」

關寧卻沒有絲毫懼色,淡然道「我爹是關重山,我是鎮北王府世子。

「你之前張狂,是因為你有個好爹,而今你爹已經死了,你還這般,你簡直就是個傻子!」

「你敢誹謗我爹?」

鄧明遠大聲道「怎麼?我說的有錯嗎?」

「尋找月余都毫無音訊,什麼失蹤未歸,那可是一支十萬人的軍隊能憑空消失嗎?」

鄧明遠已經憤怒到極致。

「想要拼爹,你爹已經沒了,給我拿下這個廢物世子!」

聽到命令。

其後衛兵直接上前。

「我是拼不了爹,但我還可以拼……」

關寧正說著,卻見前方有一輛車轎行至,這車轎極大,整體呈方形,裝璜考究,車廂如室,用紅呢為幃,車輪亦塗以紅漆,車前有門,有簾下垂為遮,罩以薄紗,雖是單轎行至,但端的是恢宏大氣!

「永寧公主駕到!」

伴隨着一道高聲響起。

「這是?」

聽到此,眾人當即驚聲道「這是永寧公主的車駕!」

「拜見永寧公主!」

大康公主,天潢貴胄,位尊極品。

那原本準備緝拿關寧的衛兵當即朝向單膝下跪,周邊圍觀民眾也皆行禮,就連鄧明遠也不例外。

唯獨關寧站的筆直,沒有絲毫反應。

鄧明遠可算是抓住了機會,當即大喝道「大膽,見到永寧公主還不行禮?」

「永寧公主?」

關寧微微一怔,而後直接道「這是我的未婚妻,你見過有向未婚妻行禮的?」

「你已經被退婚了,你的未婚妻是宣寧公主!」

關寧直接道「就算退婚了,也是未婚妻,我有兩個未婚妻不行嗎?」

這話可是真正的違逆,眾人聽到無不驚疑。

這位世子還真是傻子,眾目睽睽之下,如此口無遮攔!

鄧明遠面容閃過一抹獰笑,就憑這忤逆之言,關寧絕對沒什麼好果子吃。

永寧公主雖曾與關寧定立婚約,但誰都知道這是政治聯姻,以永寧公主的優秀,怎麼會看上關寧這個紈絝世子?

思緒閃過。

鄧明遠當即大聲道「永寧公主,關寧口出如此冒犯之言,其罪無可饒恕,請公主責罰!」

「鄧明遠!」

在他話音落下之際,車廂內傳出一道清冷之音。

「聖上授你傳達旨意,可不是讓你來藉機報復,你可明白?」

聽到此。

所有人都大驚失色,這永寧公主非但沒有怪罪關寧冒犯之意,前來竟還是為其出頭……

作者有話說

新書發佈,需要大家的支持,老書《帝國敗家子》完本保證,歡迎入坑,喜歡的麻煩點個五星好評,點個催更,謝謝大家。

《帝國第一駙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