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嫡女有毒:廢柴狂妃戲帝尊
嫡女有毒:廢柴狂妃戲帝尊 連載中

嫡女有毒:廢柴狂妃戲帝尊

來源:google 作者:南時念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冷夕 古代言情 青兒

21世紀金牌殺手,一朝穿越靈力大陸,原主廢材?醜女?被白蓮花和未婚夫侮辱?噗嗤……真是好笑,冷兮一手撕一個,摸了摸臉上的疤「小伏熾,你啥時候可以從空間裏面出來啊」墨無弦挑起冷兮的下巴:「這麼?有我保護你還不夠嗎?」「夠……夠……」這位上界的大神,自己哪裡敢得罪啊……隨着靈力的增長和空間的不斷變化,冷兮解開一個又一個的謎團,終於尋找到了自己的身世……展開

《嫡女有毒:廢柴狂妃戲帝尊》章節試讀:

第十章 墨無弦 不知道是冷兮本身的原因還是因為伏熾在冷兮身體里,冷兮竟然還可以站起來,要是別人,早就在墨無弦的威壓下被壓的粉碎了。 一股巨大的好奇心驅使着冷兮緩緩的走到墨無弦面前,這一過去就直接被那強大的威壓壓的差點跪了下來,冷兮下意識的想用手把自己撐起來,卻一不小心壓上了墨無弦的肩膀,靈力迅速的從冷兮的指尖流失,好像全部被吸掉了一樣,冷兮趕緊把手收回來,卻被墨無弦抓住了手掌。 男人的掌心有略薄的繭,滾燙到快要把冷兮的手給融化了。 「怎麼回事……」及其魅惑的聲音傳入冷兮耳里,帶有一絲沙啞和疑惑。 怎麼這個女人一碰自己,身體上的異毒發作就緩了一點,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女人……」墨無弦死死的握着冷兮的手,撐着起來靠在旁邊的樹上,雖然已經有了些許力氣,收起了威壓,但是整個人還是毫不掩飾的散發出來一種暴戾的血腥氣息。 讓人從靈魂上感到顫動和懼怕,雖然冷兮是從死人堆里出來的,但是還是在他身上感覺到了那種和她一樣的氣息,不,是比自己更強的氣息,他是經過多少腥風血雨才有這一身恐怖的氣息,一般人都不敢靠近,冷兮卻沒表現出來懼怕。 「你中毒了。」冷兮強壓下心頭的不適,手順勢搭上了墨無弦的手腕,兩人靠的很近,冷兮有些不適應,她都沒和男的有身體接觸過,不知道怎麼回事,耳根就不受控制的紅了起來。 自己怎麼這麼沒出息,以前她又不是沒見過男人,不都一樣嗎,怎麼到他這裡自己就像個情續初開的小丫頭一樣。 「這毒……我還從來沒有見過,合成毒,簡稱異毒,發作起來癥狀不一,有時像有白蟻慢慢的撕咬着身體,有時像是身體裏面的骨頭被一根根**一般,有時像被火焚燒一樣,十分痛苦,一般人中了這毒最多活不過兩個月,你撐了好像不知道有多少年了……」 冷兮說著說著就有點驚訝,她前世對毒也有些了解,但是從來沒見過如此複雜的毒,而且中毒之人居然可以活這麼久,這就有點不可思議了。 「你看出來了?那又怎麼樣呢,你也不會解。」墨無弦把手抽了回來,他還是第一次和女人說這麼多話,雖滿眼都是看不起她的感覺。 「我當然會解,不然我怎麼知道呢。」冷兮的回答卻有點超乎墨無弦的想像。 在她手裡,就沒有不能解的毒,時間問題而已,還有這個男人這麼驕傲自大,真的想讓冷兮搓搓他銳氣,不得不說,這兩個人的性格還真是對上了。 「這個毒我要是解了,你得答應我三件事情,不會很過分,都是你可以做到的,怎麼樣?」冷兮想了想,條件是必須要有的,她的性格從來就不是什麼善人,上輩子就是為了錢權做事,這輩子還真的不能一下子改過來。 「就你……?」眼裡的嘲諷都快溢出來了,說實話,墨無弦完全不相信,畢竟都很多年了,他也找過很多的人看,可是他們連診斷都診斷不出來。 「就我。」冷兮整個人。 「我憑什麼相信你?」墨無弦的眼睛危險的眯了起來,讓人有種不寒而顫的感覺,就像是如果騙了他,自己就會死一樣。離的這麼近,臉上竟然沒有一點瑕疵,眼神深邃的像是要把人吸進去一樣。 墨無弦完全站了起來,眼睛盯着冷兮,像是要把她刻在眼睛裏,深邃的眼彷彿可以迷惑世間萬物,點點腥紅散落在墨無弦眼裡,有一種既邪魅狂狷又冷酷無情的感覺,讓人捉摸不透。 冷兮別過臉去,神情略微不自然「憑我診斷出來了,你應該也知道,要是再不治,真的會活活疼死,甚至走火入魔。」 他是找了很多人查看,但是卻沒一個人查到真正原因,他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要是再不抓緊時間解毒,遲早得毒發身亡,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相信冷兮,可能真如冷兮說的那樣,是因為她是唯一一個診斷出來的。 墨無弦就一動不動的盯着冷兮,就在冷兮差點身上發毛的時候,冷兮開口說話了。 「給點血,讓我研究兩天。」冷兮回過神來說道,隨後搖了搖頭,自己怎麼差點被男的迷惑了…… 「這個給你。」墨無弦不知道從哪裡拿了一個小瓶子,丟到了冷兮懷裡,瓶子裏面有半瓶血,呈現出妖異的紅色,在陽光下竟然微微地泛出了金光。 「這兩個,給你。」墨無弦手掌上突然出現了兩樣東西,一個是菱形水晶,還有一個是圓圓的東西。 冷兮疑惑的看着他「這……是什麼?」 「自己發現。」那個送給冷兮的圓東西是可以根據主人想什麼而變的,被稱為本命法寶,珍稀程度堪比神獸,就這麼送給了冷兮,要是別人看見,怕是眼珠子都瞪掉了。 「好……好。」冷兮接了過來,雖然冷兮不知道這個人為什麼無緣無故給她這種東西,但是她的直覺告訴她,這東西,不要白不要,而且裏面還散發著沁人心脾的香味。 「我叫墨無弦。」 「冷兮。」冷兮簡簡單單說了兩個字。 「我體內的毒,大概是一個月最少發作兩次……要是你調配不了解藥,我會來找你的。」墨無弦半認真半開玩笑的說,嘴角滿是戲謔,冷兮在他眼裡完全看不見他在想些什麼。 冷兮不是一個愛多管閑事的人,要是在大街上看見了,她都不會多看一眼,偏偏這人掉自己院子里了,她也不能讓他就躺在那裡。 不過……既然都答應了,而且他都說,解毒可以說三個條件,那就當作解毒的報酬了。 墨無弦這麼強大,而且看他這身裝扮,家族肯定也不是默默無聞的,冷兮表面上不動聲色,腦子都不知道想了多少關於墨無弦的東西了。 「你把這個打開。」墨無弦用眼神示意着剛剛他給冷兮的那個圓圓的東西。

《嫡女有毒:廢柴狂妃戲帝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