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它小說›第一婚寵厲爺嬌妻太會撩
第一婚寵厲爺嬌妻太會撩 連載中

第一婚寵厲爺嬌妻太會撩

來源:外網 作者:溫寧厲北琛許逸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溫寧厲北琛許逸

未婚夫和繼妹聯手綁架,她在逃跑途中慘遭欺辱,失去清白。 涅??回來的溫寧發誓要報仇!她卻懷孕了,孩子的父親找上門來:嫁給我。渣我來虐,錢你來管,我給你用,還有,我要和你三胎! 溫寧望着這個神秘男人:先生能不能先把你的面具摘下? 後來溫寧怒不可遏:原來是你,死對頭! 男人寵溺霸道:老婆別動胎氣。 溫寧......展開

《第一婚寵厲爺嬌妻太會撩》章節試讀:

溫寧心臟痙攣,把許逸第三條短訊原封不動傳過去。
幾乎不到兩秒,溫思柔的電話就炸過來了,她氣得暴跳如雷,「你這個賤貨我警告你別勾搭姐夫!我懷了許家的長孫,你活着也沒戲了!」
「你也知道他是姐夫?閉嘴,別像狗一樣吠,吠得我不高興勾引下許逸,你就要一個人去悲傷的流產了。」
許家長孫?綁架他親口說溫思柔懷孕的那一幕,比他設計綁架更讓溫寧心如刀割。
「你!」
溫寧冷眸掛斷。
這時車到了別墅,不知道停了幾分鐘了。
車內壓迫着一層低冷的溫度!
溫寧解着安全帶,她反應過來,忙扭頭,男人墨眸猶如寒潭,見她的小手緊張解不開安全帶,
他俯身過來幫她,一邊冷沉警告她,「在我面前你最好別提別的男人!」
「……」他這是什麼強勢霸道的潔癖?
交易婚姻,管得還寬,溫寧表面上服個軟,低頭應道,「我知道了。」
卻被他大手捏起下頜。
她一時抬頭過猛,男人又低頭,猝不及防兩張嘴唇對上,吻住……
男人薄涼的唇透着極淡的煙草氣息,性感而柔軟。
溫寧的腦袋一愣!半晌之下才有反應,沒想到他咬着她還想探尋加深……
她猛地漲紅臉,推開他,「先生?你幹什麼!」
她很惱怒,捂住被咬了一口的瑩瑩小嘴,緊張地煞白了臉蛋。
小女人的臉全漲紅了,她的反應像炸毛的小貓咪,過度生澀。
男人略略一反應,擱在她臉上的墨眸眯了眯,他舔了下薄唇問,「初吻?」
「……」溫寧想死了。
她這個第一名媛,思想保守,就算和許逸傾慕八年,可她也想把初吻獻給結婚夜。
這也許就是許逸迫不及待爬上溫思柔床的一個原因吧!
「恩?」男人離她很近,聲線更加低沉了。
溫寧感覺自己像煮熟的蝦,想從他健碩的臂膀下鑽出去,可他攔住她發軟的身子,幾乎半攏在懷裡,男人低醇又嚴肅的說,「那對不起。我讓你…親回來?」
溫寧看着他幽黑的湛眸,很難看出來有沒有風流笑意。
但感覺,他之前那股低氣壓是沒了。很高興?
「先生請你自重!」她氣憤的鑽下了車,懊惱溜進了別墅里。

吃晚飯時溫寧沒有看到男人的身影。
婆婆噘嘴努樓上,「他一回來就去工作了,也不知道陪新婚老婆,死板又無趣的男人,寧寧咱們吃,給小金孫進補!」
「……」這對母子看來也是水火不容。
「你對這裡還不熟吧,吃了飯讓傭人帶你轉轉?」
溫寧眸子一閃,笑道,「好,媽媽。」
吃過晚飯後,溫寧走入後花園,才發現這裡究竟有多大,好幾幢獨棟,泳池,球場,竟是個低調的莊園!
她暗暗揣摩,看了眼夏媽,很想打探,「夏媽,其實我和你先生領證了我還不知道他姓什麼呢,您能告訴我,他的全名嗎?」
「回少奶奶,我們來這裡當佣半年,也只知道先生姓L,除此之外也不敢多問。」
夏媽老實的回答。
又是L?看來傭人也不知道他的信息。
溫寧皺眉回去。如果他有心隱瞞,她肯定問不出什麼,看來得自己調查他身份!
這時婆婆端着一杯咖啡迎上來,笑眯眯的,「寧寧你散步回來啦?乖,你老公工作辛苦,你趕緊給他送杯咖啡去呀~?」
「……」老人眼底都寫着『助攻』兩個字。
她不知道這是假結婚,而哄她是協議重要的一部分。
溫寧溫順的接過了咖啡,隨她上樓敲響書房門。
頓了會,男人傳出低沉聲線,「有事?」
婆婆立馬把她推了進去,探頭諂媚道,「你老婆給你來捶捶肩呢!」
說完就把門鎖上。
溫寧尷尬地望了眼書桌後挺拔的男人,他眼睛都沒抬,渾身冷酷。
視訊打開,他在開會。
溫寧不敢說話,小手放下咖啡。
這時,會議似乎結束,響起一道調侃的男聲,「三哥,聊個題外話,您怎麼一回就讓人姑娘懷孕了?」
「你也不看看三哥餓了多少年!那自然是……哈哈!」
溫寧本來在走神,遲鈍的突然反應過來,視訊里這兩個男人好像在說她…而且話題不忌!
她驀然鬧了個大紅臉。
火速看了眼男人,他冷峻的在工作,似乎充耳不聞。
而話題卻越來越過分,「我和三哥一起上過廁所,見識過他的……」
此時,男人抬眸瞥了眼視訊,表情冷漠,但眼神風流,顯然他在聽!
驀地,他朝滿臉漲紅的溫寧看過來,一本正經問,「你為什麼還站在這偷聽?請你自重些。」
「……」居然拿她在車裡的話將她!
溫寧沒有錯過他眼底的調侃,這男人記仇!
她匆忙紅臉道,「耳朵長着我又不想聽。」
「所以你聽懂了?」男人淡淡勾起唇,一雙漆眸盯着她。
「……」
溫寧尷尬的就想跑,男人盯着她輕咬的粉唇,細腰又柔又軟的,腦子裡閃過兄弟們的調侃,他想到那一晚,墨眸不由幽暗,思量了一下,低沉叫住她,「少奶奶。商量件事。」
「結婚法則我要加一條,三個月後,你該履行的義務還是要履行,知道了嗎?」
什麼三個月?溫寧扭頭卻看到他那眼神,突然就明白了,他說那個義務……!
她小臉登時發紅,這男人怎麼能提那個要求?
她忍不住反抗道,「先生,我們是假的。而且我正要與你協商,方才我聽傭人說媽媽住在莊園獨棟那裡,除了她過來時我們要假恩愛,其餘時我是不是可以不回家?」
「你覺得呢?」
溫寧扛不住他懾人沉斂的氣場。
「有些事可以是真的。」他深邃曖昧的說著需求,容顏卻冷峻強硬,「你似乎也沒有拒絕權!」
溫寧暗咬粉唇,知道時下被他拿捏,不敢多反抗,但心想三個月還早着,說不定她報完了仇就能一腳踹開他。
哼。

悶氣地回到卧室,溫寧發現祝遙遙打來很多電話。
她回撥過去,那頭很擔憂,「你可算接電話了,寧寧。」
「我回來了,從溫家全身而退。」
祝遙遙冷笑「他們又想害你什麼?」
「幼稚又不上檯面的手段。」溫寧把事情說了一遍,她早猜到湯有問題,提前從針包里吃了一顆百解丸,解了毒又對孕婦沒傷害。
祝遙遙拍手叫好,「還好阿姨給你留下各種藥方!」
溫寧的醫術是跟媽媽學的,她以前不懂為何要偷偷教她這些,現在她心痛的想,也許媽媽冥冥中早有預料!
「也沒有那麼厲害。」
「還不厲害,你針灸能治好我的腸胃,而且我記得你說那年救活過一個男人……」
溫寧笑了,以前她的確救活過一個男人,那一年她是和死對頭公司競爭客戶,在鄰省出差,夜晚碰到一個夢遊癔症發作的男人,她好心扎針,那也是她第一次救治外人……
祝遙遙拉回她的思緒,「誒,我主要還是想問你的神秘老公!」
溫寧想到他剛才無禮的要求,很是羞惱,「我今晚沒打探到什麼,只知道他姓L。」
「大小呢?」
溫寧剛要說年齡也不知道啊,猛地反應過來,咬牙道,「祝遙遙!」

《第一婚寵厲爺嬌妻太會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