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方歸廣茸
方歸廣茸 連載中

方歸廣茸

來源:外網 作者:茅山詭術師:幽冥話邪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茅山詭術師:幽冥話邪 都市言情

茅山奇術再現江湖,妖魔邪怪跋扈橫行,這次,又將掀起怎樣的血雨腥風? 殘酷世界跌宕人生,誰為那一筆筆的血債買單?重重詭局背後,孰正孰邪? 身世離奇的我(方歸),無意間捲入到靈劫之中,怎樣才能破局,如何才能逆天改命? 收靈滅邪破煞,大驚悚之旅,正式開啟!展開

《方歸廣茸》章節試讀:

他們卻沒搭理我,而是聚到一處商議。

「爸爸,媽媽是不是被困到厘山方家墓地里了?」

白殮服小男孩語速極快。

「不見得在墓地中,可能在那兒附近。」

嫁衣女沉吟後給出自家想法。

「時間上太巧了,應該就是因為詛咒術導致的,我可憐的老婆,你怎麼被攝入到厘山去了?這可如何是好?」

光頭男急的團團轉。

他真的是轉圈兒,腳不用抬,滑行着轉圈。

這詭異的一幕落到眼中,我嘴角連着顫了好幾下。

眼前忽然閃過一個畫面。

我坐着老陳頭的馬車趕赴厘山之時,看到路邊蹲着個白衣女,當時真的被嚇到了。

「難道,那位就是他們家走丟的親人?」

越想越覺着可能性大。

「你們提及厘山的反應很奇怪,難道,你們不敢接近厘山?」

我忍不住好奇心了。

三鬼齊齊看來。

光頭男鬼眼中紅光頻閃,小男孩的黑眸嘰里咕嚕的的轉動不停。

嫁衣女忽然從老陳頭天靈蓋位置鑽了出來。

我急忙上前,一把將昏迷着老頭攙住,將其放倒在地後,才看向三鬼。

眼下的談判氛圍還可以,似乎找到了相同的敵人,那就好說話多了。

三鬼只是看着我忙活,沒有趁機發動襲擊。

我也是故意試探,有了這種結果,心頭穩當了許多。

「方哥,你說的不錯,厘山,乃是禁地!確切的說,除了本土的陰魂邪怪,外來者不得到允許就進入厘山,會魂飛魄散。」

嫁衣女說著這話,慘白眼眸下意識看向厘山所在,一副不敢越雷池一步的德行。

「你這話什麼意思,得到允許?誰的允許?」

我吃驚的追問。

「我們也不清楚是誰的允許,只不過,遊盪到此後,接近厘山之時,就憑空收到了警告訊息,同時,還有一股震懾類的氣息。」

光頭男嘆口氣,這般回答。

我看向厘山所在的方向,雖然夜霧濃郁,但我似乎看到那恐怖險峻的山脈就在眼前,帶來無盡的壓迫感。

「厘山為何能成為鬼怪禁地呢?」

這個問題沒誰能給我答案。

「方哥,你是生人,還是本地土著,自然可以隨意出入厘山,我媽媽很可能被詛咒催動之初釋放的力量攝入到了厘山之中了。

雖然這不是她本意,但已經觸犯了厘山禁忌,我擔心時間一長,她可能就……,嗚嗚嗚。」

嫁衣女忽然失聲痛哭起來,但只是哭,並沒有眼淚。

鬼哭聲太刺耳了,我感覺自己的魂魄都要被哭的竄出來了。

「閉嘴。」

我大吼一聲。

嫁衣女哭聲一滯,委屈的用手摁住嘴巴,慘白眼眸盯着我,雖然內中沒有眼球,但我能感覺到這是道包含着祈求之意的眼神。

「方小哥,看來我們真得求你幫忙了,要是遲了,我老婆可能就魂飛魄散了。

我們一家三口進不去厘山,就請你走一遭,將她帶回來吧,只要她安然無恙回來,我們願助你一臂之力抵抗墓地詛咒。

至於附身之事?就此作罷。」

光頭男鬼當機立斷。

他意識到一旦耽擱,老婆就沒了,所以才主動的退讓了一步。

我沒有立刻答應,而是認真看向他們,語氣嚴肅的問「你們說是逛游到杏神村來的,那你們,來自何方?」

「大哥哥,我們是從濱城來的。」

白殮服小男孩舉手回答。

「濱城?這麼說,你們要殺的仇人就在濱城?而且,非常厲害,厲害到你們需要藉助我的特殊體質振幅數十倍力量才能殺掉他們?」

我瞪大了眼睛。

「沒錯,方哥你舉一反三的厲害,一猜就中。我們的仇家,都是濱城有頭有臉的大人物。」

嫁衣女倒是沒有繼續隱瞞。

「嗤。」

我倒吸一口涼氣,心中直喊天。

好懸就和濱城大人物對上了,這一家子真的是害人不淺!

幸好,陰差陽錯的,方家墓地詛咒邪術也害到了他們的頭上,要不然,豈會這麼好說話?

當然,還有一個重要緣由,那就是,我學會的符咒皮毛起了大作用,他們不敢如先前那般的小覷於我了,這是能夠平等談判的基礎。

活人大多勢利眼,想不到,鬼魂也是一樣的。

我沒有繼續追問下去,根本不想打聽他們如何與濱城大人物結怨的。

眼下的我連菜鳥法師都算不上,一萬塊欠債也不知如何去還?更要命的是,墓地詛咒宛似懸頭利刃,不定何時就會大爆發。

泥普薩過河自身難保的情況下,哪有餘力關心其他?

「茅山鬼門秘法有言,助他人度難才算正式入行,那麼,幫鬼呢?

按照字面意思理解,幫活人才作數,幫鬼找親人應該不算入行,那就不會觸動五弊三缺。」

我想了一下,還是決定冒險一把,幫這一家團圓。

原因很簡單,養父母墓地詛咒一看就厲害非常,而我剛學會點法術皮毛,這種狀況下對上詛咒背後的惡人,大概率會死。

鬼怪一家是恐怖,但要是能轉變為我的左膀右臂,那定可增加勝算。

老族長說是請出馬大仙回來,但這都多久了?還沒有動靜,可能大仙不在家,族長在那兒等着呢。

我可沒時間等了,天知道對方何時就對我正式出手了。

自力更生更靠譜,為了活着,和鬼合作也是無奈之舉。

不再遲疑,我猛然抬頭,凝聲說「可以答應你們的請求,我這就入厘山幫你們找親人,以此換取你們幫我渡過詛咒劫數;

但我放心不下你們,萬一找到了人,你們卻拍拍屁股走了呢,我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方哥,你疑心很重嘛,世上只有人說謊,可曾聽聞鬼毀約?哼。」

嫁衣女冷笑聲聲。

「有個詞叫做鬼話連篇,你難道不知?」

我不為所動。

「杠精。」

嫁衣女有些惱。

「不講理的女人。」

我翻着白眼。

「你們別吵了,煩死了,得趕快找到媽媽,她若真在厘山中,隨時會被鎮的魂飛魄散。」

小男孩尖叫起來,還用雙手捂住了耳朵。

「你們一家子,用殄文寫誓書,我燒給地府以作報備,這才值得信任。」

我看火候差不多了,就提出了解決方案。

這話一出口,他們三個的鬼軀都顫慄起來。

《方歸廣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