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廢少爺與奮鬥學霸
廢少爺與奮鬥學霸 連載中

廢少爺與奮鬥學霸

來源:google 作者:滾落星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星明 現代言情 黎陽

主CP:奮鬥的學霸不僅要努力變強,而且還要努力把廢少爺看好、護好、管好、教好副CP:頑劣的校霸盯上了純良的學神,試圖把不沾塵土的學神拉入渾水中是被拉下水,還是被拯救上岸當禁慾霸總大哥遇到這位看似清冷,實則暖男一枚又十分聰明不容易上當受騙的班主任,唯一要想的點是他該正常追求還是採取點彎道超車的騷操作才能把人吃到嘴裏,帶回家裡虐不起的小甜文,正能量的廢少爺成長線,瞧一瞧,看一看,每日更新只為爆肝展開

《廢少爺與奮鬥學霸》章節試讀:

李星明一聽到黎陽說這話,眼睛就從被子裏面露出來。

是不是和那個女生聊天。

黎陽沒注意到李星明,他關了燈後房間陷入漆黑,他把手機的亮度調節到了最低,這樣就不會影響到李星明睡覺。

好友肯定是懶得打字,發了十幾條語音過來,全是差不多一分鐘要封頂的語音。

黎陽正好能把手機屏幕反過來壓放在枕頭下面。

聽前面,其實都和李星明說的差不多。

原來那個綁架案的團伙並不打算綁李星明的,綁他只是因為在綁其他小孩的時候,看到他路過,其中一個綁匪怕他報警才把他綁了去。後面才發現這個順便綁回來的小孩的家裡才是最富有的。

後面這場綁架案就和公眾知道的一樣,警方與綁匪周旋了一個月,情況和新聞報道的其實一樣。在後面的時候,有一個綁匪不知道為什麼瘋了一樣的要殺了五個小孩,另外的綁匪為了控制住他只能把他殺了。綁匪內部混亂,警方得到了機會救出小孩們。

可五個小孩,經過搶救,也只有兩個傷的相對輕的成功活了下來。李星明是最幸運的,另外一個小孩只能在輪椅上度過一生了。

可根據好友查出來的,為什麼那對雙胞胎的家人一直找事?

好友說,是因為他們一直認為就是李家故意佔用資源,說他們家小孩當時明明是傷的最輕的,可那些無良醫生為了先搶救那兩個家裡有權有勢的小孩,才讓他們家的小孩死於流血過多。

這些年他們偶爾就會去鬧,但其實他們是長期對李星明進行了跟蹤的,可能李星明他們自己都不知道。

最重要的是最後兩段錄音。不僅有好友的聲音,還有一個小女孩的聲音——

「來乖,不怕,跟哥哥好好說,有哥哥在一切都會沒事的哦。」

「是、是爸爸!」

「什麼爸爸?你是說,圖片上的男人是你的爸爸對不對呀?」

「嗚嗚嗚……是爸爸,爸爸。」

「哥哥知道了,不要害怕,燦燦最勇敢對不對啊,來吃糖,哥哥給你剝一個糖吃。」

「來,剛剛你說什麼,再跟哥哥說一遍好嗎?」

「那些壞人威脅爸爸,說爸爸不殺掉那個小孩,他們就把燦燦殺掉。」

第一段錄音結束。

第二段錄音是好友的解釋。說,那個當時突然發瘋的綁匪是林燦的親生父親,小女孩說,當時她被壞人抓了,壞人拿他來威脅爸爸要殺掉其中一個孩子,如果不殺,他們就把小女孩殺了。

小女孩當時是被鎖在黑暗的地方,除了上廁所,眼睛都是被綁住的,唯一見過的臉就是幫她解綁的一個人。

小女孩叫做林燦,是好友的母親的患者之一。林燦是警方在垃圾桶里發現的一個小孩,救回去後發現小女孩受到過虐待,顯然精神上出現了問題。經過好友媽媽治療了一年的情況下,才能正常講話,但警方到現在都查不到任何蛛絲馬跡。

好友的母親今晚帶小女孩回來吃飯,但後面警方這邊有新的案件,母親急着趕過去,就讓好友帶林燦。剛好他今晚在用電腦查這個綁架案。

黎陽聽完這些,只覺得事情根本沒有這麼簡單。是誰綁了林燦一定要讓林燦的父親殺掉一個小孩?那個小孩到底是不是李星明?如果不弄清楚,李星明還會有潛在的危險。

李家如果知道這件事情不可能不去查,依據黎陽對李星明和郭琳娜的了解,他們是不是認為沒什麼大事所以都沒有跟李紹征父子說過。

如果那家人只是為了錢,那麼行為與目的是對不上的。

最主要是,他們要殺的小孩到底是誰,必須知道才行,才能確保李星明是安全的。

綁匪已經在鏡頭前坦白李星明不在他們預先定好的綁架的範圍內,為什麼那家人還死咬着說綁匪就是要綁李星明,才導致其他小孩才遭殃的?

報紙與電視上都已經很明確地說了,其中兩個雙胞胎傷的最重,傾注一切搶救後無力回天,可他們還是認定他們的小孩傷的是最輕的,李星明才是傷的最重的哪一個?

如果只是因為失去了小孩導致精神不正常,那麼為什麼只針對李家,甚至只針對李星明?而且還能做到長期跟蹤不被發現。

黎陽耳機里傳來聲音,好友又補充了一條錄音。

「剛剛我查過那家人的情況了,他們失去小孩的半年時間裏公司破產,負債纍纍。但在郭琳娜女士轉過一次大額轉賬後,且郭琳娜女士第二次大額轉賬前,這段時間,他們家還有一筆大額轉賬進來。但查了源頭,一個八竿子找不着的人,這人身上什麼都查不到的。」

除了這條語音,好友還發來了一段話這個綁架案很有意思,我再告訴你一個發現。我反覆查看了不下十遍當時的視頻,發現其中一個記者有貓膩,但這個很難查。

——

黎陽在黑暗中睜着眼,耳邊漸漸傳來李星明漸漸均勻的呼吸聲。

——

李星明昨晚是氣着氣着就睡著了,他睡眠一直很好,幾乎連夢也不做就能直接睡到天亮。等他睜眼的時候發現身邊已經空了。

李星明打了哈欠,懶洋洋地伸出雙手伸懶腰。吹了一晚上空調還是有點涼的,他把空調被裹了裹,一閉眼又睡過去了。

黎媽媽今天要重要的顧客接待,她早早就出發了,還幫忙把小米粥煮了才出發。起得太早,她沒有帶黎佩去店面,現在連黎佩都起來兩個小時了,李星明還沒有動靜。

十點了。黎陽在大廳趕完了方案,就叫黎佩過來。

「哥哥。」

黎佩吃着薯片走過去,不明白黎陽叫她做什麼。

確實是胖了不少。黎陽想起李星明昨天的話,這麼一看黎佩的肚子確實是鼓鼓的。

「剛吃完早餐不久哦,怎麼一直在吃零食呢佩佩。」

黎陽發現她吃東西也是狼吞虎咽的,難道是玩的好的同學都是吃東西比較虎,她就被傳染了嗎。之前吃東西都是小口小口地吃,最近確實很不一樣。

黎佩聽到他這麼說,眨巴着眼睛,低着頭吐吐舌頭。

黎陽好笑地摸摸她的頭,「佩佩去叫星明哥哥起床,現在已經是十點鐘了,佩佩去叫他起床吃早餐好嗎。」

「好。」

黎佩鬆了一口氣似的,手裡抓着薯片,屁顛顛地跑去黎陽房間。

佩佩好像很喜歡李星明。黎陽發現了。

黎佩打開了門,正好李星明已經把被子踢了,露出半邊的腰部和雙腿,整個人睡覺的姿勢十分……囂張。

黎佩走過去,有些不知所措,她左看右看,最終小心翼翼地把李星明身上僅存一星半點的被子給掀開了。李星明只是翻了個身,把被子壓在身上。

「星明哥哥。」

黎佩站在床邊叫他。

李星明動了動。

「起床吃早餐。」

黎佩又說一聲。

「嗯……」

李星明無意識地應了一聲。

黎佩才六歲,她的聲音也是軟糯糯的,李星明聽這聲音聽舒服,就慢慢睜開了眼睛。

「哈……佩佩早啊。」

李星明打了哈欠,睡眼惺忪地看了她一眼。等他洗漱完出來,黎陽剛好把給李星明的早餐放在桌上。小米粥,醬油煎雞蛋、熱牛奶和熱好的一個包子。

「早,吃早餐了。」

「哦。」

李星明走過去坐下,門口就有敲門的聲音了。

沒等黎陽去開門,黎佩就小跑着過去開門。敲門的是鄰居家小孩,她帶着一個小男生過來敲門。

原來是要把黎佩帶去他們家玩。

「佩佩拿你的水杯過去。」

黎陽了解了情況,就把黎佩的水杯里裝了水,兩條水杯帶子裝好後讓她背在身上。

「去吧。」

黎陽跟她們擺擺手,直到三個人都進了隔壁並且關好門了,他才關門。

「李星明,過兩周就期末考了,暑假的後期就要去進行山區體驗了。」

黎陽坐到他對面跟他說。

李星明咬了口煎蛋,低着頭像沒聽到他說話。他不知道我後面跟老班說不去他老家的事情吧?

「哦……」

含含糊糊應了一聲。

這次的山區體驗,為期二十天。這是教育局讓各大學校都積極籌備起來,組織這種進鄉體驗,剛好又是豐收一波的時節,十分合適這種大規模的進鄉體驗。參與的學生都是初一、初二、高一、高二的學生。

橙地市每兩年就會舉行一次這種學生的集體活動。剛好又是七月收穫的季節,一般學生有集體的居住住所,又會統一卻自由度很高的去進行各種秋收活動。

黎陽家剛好就在集體宿舍不遠處,就有了這樣的一個機會。

「我去你老家那邊有什麼要帶的啊?」

李星明問。

「帶好衣服就好了,其他的都有,也會幫你備好的。」

「哦。」

李星明喝着粥,看了眼黎陽,咳嗽一聲,「我看了時間了,回來沒幾天我家要舉辦我的生日會,你也過來吧。」

李星明覺得這話說的非常不突兀。

這是之前根本沒打算讓我去。黎陽有些無奈,笑着點點頭。

黎陽最近一直跟好友保持着密切的聯繫,好友確實對他請求幫查的事情十分感興趣。李星明把那家人老是找麻煩的事情跟大哥告了狀,而郭琳娜也告訴了自己的丈夫。

之前她只是覺得說這家人又沒了小孩又破了產確實可憐,沒想到她的心軟換來的卻是這樣的結果。她告訴丈夫李紹征後,李紹征已經讓律師準備好,他打算和那家人進行面談,談不攏直接走法律程序。

喪子和破產不是為所欲為的資本,李紹征作為商人可不會有什麼心軟的,只要這家人還是這樣,他不僅會讓他們承擔相應的後果,而且郭琳娜轉過去的兩筆錢也會讓他們全部吐出來。

《廢少爺與奮鬥學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