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號令天下
號令天下 連載中

號令天下

來源:外網 作者:秦天蘇酥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秦天蘇酥 都市言情

他消失的五年,世界上多了兩塊神秘的令牌,一塊閻王令,見之必死;一塊神王令,雞犬升天,而他,便是兩塊令牌唯一的主人......展開

《號令天下》章節試讀:

鐵家?

聽到這個名字,看到這個陣勢,一群混混嚇得大叫。丟掉武器,狼狽逃竄。

蘇文成直接懵了。

不過,看清楚紫衣姑娘的樣子,他激動的道「凝霜小姐!」

「我是蘇家的蘇文成啊,您還記得我嗎?」

「咱們之前見過面。」

鐵凝霜看了蘇文成一眼,厭惡的道「你想說什麼?」

蘇文成急忙道「這傢伙是不是得罪了您?」

「聽我說,他叫秦天。是我們蘇家的一個上門女婿。好吃懶做,專門行騙!」

「沒想到,他竟然行騙到了您的頭上,真是膽大包天,自尋死路!」

「凝霜小姐,只要您一聲令下,不用髒了您的手,我立刻替您殺了這狗東西!」

他忍不住想,殺了秦天,既可以出氣,又可以討好鐵家大小姐,真是一舉兩得啊!

拋開鐵凝霜的美貌令他垂涎不說,鐵家,那是整個龍江城真正的豪族。

他們蘇家,連三流都算不上。如果能跟鐵凝霜,跟鐵家扯上關係,那他蘇文成,以及整個蘇家,才是真正的平地飛升了!

鐵凝霜像看傻子一樣,冷冷的看了蘇文成一眼,連話都懶得說。

她吁了口氣,神情凝重的朝秦天走去。

「凝霜小姐要親自出手!」

「秦天,還不快跪下受死!」

正當蘇文成以為,秦天得罪了鐵凝霜,鐵凝霜要親自出手的時候,誰知道。

鐵凝霜來到秦天面前,低下了高傲的頭顱,恭敬的道「秦先生,今天多有得罪!」

「現在,奉我爺爺之名,特來邀請。」

「時間緊迫,請您跟我走吧。」

蘇文成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秦天點了點頭,昂然朝車子走去。鐵凝霜急忙快走,親自幫他拉開了車門。

臨上車前,秦天回頭,對着蘇文成詭異一笑。

「記住我說的話,十天之期,血光之災。懲罰已經開始,到時不能如我所願,蘇家灰飛煙滅。」

這冰冷的話語,邪魅的眼神,讓蘇文成如墜冰窖,噗通一聲跌倒在地。

看着秦天被鐵家大小姐恭敬的接走,他喃喃的道「閻王,他真的是閻王!」

「連鐵家都害怕他。」

「不行,我要去告訴爺爺!」

就在這時,他的電話響了。是蘇楠打來的。

「文成,你怎麼這麼沉不住氣,自己帶人去找秦天了。」

「我不是告訴你,會讓吳家的武供奉出手。」

「你在哪兒?我馬上帶董大師過去,跟你匯合。」

蘇文成驚恐的講述了方才的所見。

蘇楠嗤的笑了一聲,道「沒想到,姓秦的一別幾年,竟然這麼會騙人。」

「看來,連鐵家都被他騙了。」

「你等着,我馬上跟董大師過去,拆穿他的假面目。」

……

半個小時後,奔馳車隊,駛入一所威嚴的大院,在寬敞的院中間停下。

鐵凝霜率先下車,恭敬的為秦天拉開車門。

她猶豫了一下,沉聲說道「秦先生,我爺爺被你打了一拳,醒來之後,確實感覺身體好了很多。」

「希望你可以徹底的治好他。」

「如果你能做到。以後我鐵凝霜,包括整個鐵家,唯命是從!」

秦天飄然下車,洒然道「不必。」

「鐵家雖然勢大,卻未必看在我眼裡。」

什麼?

在這龍江城,竟然有人看不上鐵家的實力?

鐵凝霜和武山,眼中同時浮現一抹怒氣。只不過,現在有求於人,不敢發作。

他們暗暗決定,如果秦天治不好老爺子的病,那麼新仇舊恨,一起清算!

鐵凝霜忍着怒氣,在前面帶路。

老管家匆匆來稟報「小姐,老爺不在卧室,去了戰堂。」

「爺爺剛剛好一些,去戰堂做什麼?」

「我也不清楚。他吩咐,讓小姐帶秦先生過去,他在那裡恭候。」

聽到這裡,鐵凝霜忍不住詫異的看了秦天一眼。

戰堂,不過是這個大院子里,一個不太起眼的房間。是由佛堂改造而來的。

雖然不起眼,但只要是鐵家人,都知道戰堂代表着什麼。那是鐵老爺子的信仰!

平時幾乎就跟禁地一樣。

就連鐵凝霜這個備受老爺子寵愛的孫女,未經允許,都不得擅入。

旁邊的武山神情一震,激動的道「秦先生,跟我來!」

他昂首挺胸,大步在前面帶路。戰堂,不僅僅是鐵雄的信仰,也是他的信仰。

因為他跟鐵雄一樣,都是戰域有功勛的人。

血脈里流淌的是金戈鐵馬,是保家衛國的至高信仰。

秦天面露一抹微笑,跟着武山和鐵凝霜,來到後面一所院落。

「秦先生,老朽恭候多時了。」

一個看似不起眼的房間門口,站着鐵雄。

他的精神看起來還算不錯。

「爺爺,您怎麼換上當年的戰袍了?」鐵凝霜詫異的跑了過去。

只見鐵雄,雖然已白髮蒼蒼,又有舊疾在身。但是此刻猛虎戰袍加身,腰桿筆直,不經意間,透出一股激昂慷慨之氣。

寶刀未老,尚可斬敵人頭顱!

「將軍好!」

武山熱淚盈眶,啪的敬了一個標準的戰禮。

鐵雄目光落在秦天的臉上,沉聲道「凝霜、武山,你們守在這裡。未經允許,任何人不得擅入。」

「秦先生,請。」

他側身讓開門口,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

秦天微微點頭,昂然而入。

對於鐵雄這種雖然退役,卻不忘根本的精神,他還是很讚許的。

同時也一眼看了出來,鐵雄這身猛虎戰袍,正是北境的標誌。

戰堂內。

原本供應佛像的位置,擺放着一尊尊怒目雕像。

秦天一一掃去,隨口道「戰神白起,忠義雲長,點兵韓信,霸王項羽……」

目光落在最後一尊上,忍不住露出一抹笑意。

「蕭破虎年紀輕輕,竟然也能被供奉生牌了。」

《號令天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