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何笙謝楚楚
何笙謝楚楚 連載中

何笙謝楚楚

來源:外網 作者:詭案法醫:非正常死亡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詭案法醫:非正常死亡 都市言情

世間上最毒的是毒藥還是罪孽的人性,人性的弱點,塵世的沖刷,利益的糾紛,可一切都會以性命作為賭注。 長發怪人,復仇之魂,絕望嬌花,死亡旅途,蘭髮帶之謎,綠寶石連環殺人案,農村婦人綁架案......現場紛紛出現詭異的北極星圖案,這到底是巧合的意外,還是命運的安排?? 束手無策之下,何家最後一個法醫,使用專業而高超的驗屍手法和刑偵手段,撬開死者之口,抓捕血案兇手......展開

《何笙謝楚楚》章節試讀:

提起仵作之事,其實他們是古代的驗屍官,也就是現代的法醫,最出名的是大宋提刑官宋慈,他們懂得用亞麻油、驗屍傘、聽骨木和白醋、等工具驗屍,撬開死者之口,抓捕血案真兇。

雖然我沒有學到什麼,但一些普通的技術,還是懂得一二。

我拿出勘察箱中的一把紅傘,還有一根骨頭,還有爺爺留下的一本書籍《仵作和現代法醫相通之秘籍》,我打開認真地再次看了起來。

「希望你們可以重見天日吧!」我自言自語地說道,這才拿起了手機「怎麼了?」

「何笙,你這是搞什麼?我打了多少個電話你了,你沒有聽到嗎?」

「剛才正在收拾屋子呢!」

「收拾?你還真有閒情逸緻啊,你馬上給我過來!出事了!地址我給你發了。」

「怎麼了?」

「現場情況很混亂,你來了再說吧!」劉雨寧的語氣非常焦急,我只能馬上答應了,收起爺爺的遺物,我披上了一件外套,迅速開了一輛別克離開四合院。

我一路飛奔,按照劉雨寧發來的地址,我找到了一處比較偏僻的老屋。

下車的時候,我撓撓頭「這是什麼鬼地方啊?」

看起來周圍都是枯萎的楊樹,路上一個人影都沒有,現在還是深夜呢,一座孤立而漆黑的老宅,屹立在我的視線之中。

從老宅的設計風格來分析,應該是來自清朝的。

因為清朝的建築喜歡突出了梁、柱、檁的直接結合,從而減少了斗拱這個中間層次的作用,眼前的一座建築,剛好符和這種設計,其實這個跟我家四合院有着異曲同工之妙。

我走進老宅之前,就有兩名刑警站在古老的大門前,攔截了我「閑雜人等不得進入!」

這兩個傢伙估計是新來的,竟然不知道我的身份。

劉雨寧聞言,馬上說道「給他進來,他是我的人!」

兩名刑警不敢怠慢,鬆開了手,我直接跨過藍白色的警戒線,到達了老宅的庭院內部,劉雨寧正在一座主建築之前,搖晃着手電,示意我過去。

我立馬朝着她的方向走,跟着她一起走進了大廳內。

整個大廳竟然都被無數的腥臭瀰漫了,一名女子竟然整個頭部都陷入了眼前的一台80寸的夜景電視中。

而且她的身體赤果果的。

法醫謝楚楚正在忙碌着,和幾名法醫正要把她的屍體挪動出來。

我看她們挺彆扭了,就馬上過去幫忙。

但我發現扯了一下,那屍體都動不了。

「怎麼回事?」我問。

「好像是女屍的頭部被什麼零件卡住了!」謝楚楚解釋道。

「去找人把電視劇砸了!」劉雨寧氣憤道。

「不行,這樣很容易破壞屍體的!我來看看吧!」說著,我低下頭,整個腦袋就彷彿跟女屍一般,陷入到了電視機內,我拿出白光燈,在裏面探索着,發現女死者的脖子,竟然被無數電線纏繞了起來!

怪不得弄不動了。

我小心地伸出手道「那個剪刀給我!」

我承認此刻的動作很詭異,但沒有辦法,謝楚楚連忙反應過來「學長!給!」

「好!」我接過後,連忙以熟練的手法剪斷了電線,隨即伸出了自己的脖子,然後跟謝楚楚等法醫一起把死者一拉,這次這個屍體就出來了。

劉雨寧好奇地問我「你是怎麼做到的?」

「沒什麼,裏面有電線!」我隨便回答了一句,隨即蹲下身子,拿出一根奇怪的骨頭,在死者身上敲擊了起來。

「何顧問,你那是?」劉雨寧不解道。

「聽骨木,柳木所做,可以用來聽骨辨音!」

「這什麼玩兒?」

「我忘記告訴你,我爺爺是仵作,他告訴我,一些情況,用古代技術更加好!」

「仵作??」不僅僅是劉雨寧,再場的其他人紛紛表示驚訝,而且劉雨寧不屑地說道「現在都什麼時候了,還用古代技術?你以為是在拍《洗冤錄》?」

高明強連忙附和道「對啊,何顧問,你別再這裡賣弄技術,我們請你回來是為了破案的,不是為了讓你講故事的!」

我沒有回答,然而謝楚楚就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豎起了大拇指「厲害!學長,從前我就聽您說過仵作的故事,我覺得非常好!」

「你們,真是中毒太深了!」劉雨寧鄙夷道。

「深不深,等一下就知道了!」我平靜地說道,用聽骨木敲擊了一下死者的胸膛,還有腹部,同時藉助法醫白光燈、黑光燈進行掃描。

我當然知道古代技術落後,但很多時候,古代技術更加迅速,而且如果我能跟現代法醫學綜合起來的話,那就會事半功倍。

很快,我就發現死者的內臟全部被掏空了,而且死者的手形我也看出來了。

謝楚楚卻在此刻說道「按照瞳孔的渙散程度、屍僵、室溫等清楚,皮膚腐爛程度等因素考慮,死亡時間應該為

24個小時之前,現在是晚上10點,那麼她是昨天晚上10點的時候死的!」

「錯了!楚楚。」

「什麼?學長,你的意思是?」

「死亡時間是可以偽造的,這具屍體身上有濃烈的防腐劑氣味,而且我剛才檢查了她的下方,肛門位置也被人打入了防腐劑,這兇手太狡猾了,居然懂得我們法醫驗屍的手法,再說,我爺爺曾經提及過,子午卯酉掐中指,辰戌醜末手掌舒,寅申巳亥拳着手,亡人死去不差時,現在死者的手是呈現掌舒狀的,首先排除了,晚上10點的死亡時間,死者死亡時間應該在辰戌醜末之間。」

「您這是?」謝楚楚只是驚訝我的話,但劉雨寧和高明強等人,則是吐槽地說道「何顧問,你今天發燒嗎?儘是,弄這些玩兒做什麼?」

「我沒有!只是想試試爺爺的方法而已,如果你們不相信,可以回去驗證一翻。」

「學長,我相信你!從前我也見識過您在大學驗屍的風範,蒸骨術、復原術,這些都很厲害,怪不得你在那個時候就已經破了校園紅裙女子連環殺人案了。」

「楚楚,低調!一定要低調啊!」我尷尬地回答道。

《何笙謝楚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