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壞種【CUR】
壞種【CUR】 連載中

壞種【CUR】

來源:google 作者:信鴿不想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遲伏川 陸井桐

【雙男主-HE】【溫柔攻-清冷受】【小甜文,很甜很甜,不虐】你拿什麼定義壞種?你真的看清事情的真相,真的了解一個人嗎?有一點點瘋批屬性的受(後期沒有後期很乖)VS嚴厲但溫柔的爹系男友攻不長,會一直更新日常番外展開

《壞種【CUR】》章節試讀:

大概晚上九點多的時候,陸井桐揉揉眼睛醒了過來。

這一覺他睡得很踏實,沒有做亂七八糟的夢,夢裡好像有溫暖柔和的光一直包圍着他。

遲伏川撥弄了一下他有些亂了的頭髮「醒了?吃點東西吧。」

「麻煩您了。」陸井桐接過遲伏川盛好的海鮮粥,儘力扯出一個笑容。

他看着碗里熱氣騰騰的海鮮粥,還有被打掃乾淨的屋子,覺得眼睛酸酸的。對他這麼好,要怎麼回報啊。

「明天周一,有課吧?」遲伏川在他頭上輕輕拍了拍,「請假吧,休息一天,我陪你。」

陸井桐抬頭,獃獃地看着他。遲伏川笑着捏了捏他的臉,「怎麼愣着了,我照顧了你大半天,你抽出一天時間陪陪我不行?」

「我當你默認了啊。」

慢悠悠喝完粥後,陸井桐蜷縮在沙發上。剛剛睡過覺了,這會兒沒有半點睡意。

遲伏川坐在他旁邊,「學的什麼專業?」

「繪畫。」

怪不得,他的房間里有很多顏料和畫板,還有幾張已經完成的,很精緻的畫作。

「這麼厲害。」

陸井桐有些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唇。

遲伏川撥通周熠的電話,繼續和陸井桐聊天。

「為什麼不住校?和室友處不來嗎?」

「不是。」陸井桐搖搖頭,「本來是住校的,但是爸爸不高興,會去宿舍找我鬧事,我沒辦法,只能在校外租房子。」

陸井桐有些緊張地看着遲伏川,遲伏川捏了捏他的後頸讓他放鬆下來,點點頭鼓勵他繼續說下去。

「我不喜歡媽媽,她不要我,她自己走掉了,她說我和爸爸都是敗類,是壞種,是惡魔。」

「我不喜歡爸爸。」

「我不想讓他找到我,我躲起來,但是還是能被他找到。」

「他說他愛我,我覺得好噁心。」

「我想反抗,但是我好像生病了,關鍵時刻我就沒有力氣了。」

遲伏川把他摟進懷裡,「我帶你看醫生,別怕,以後都不會怕他了。」

懷裡的人帶着哭腔,「救救我吧,我好像不想活了,救救我吧……」

陸井桐今晚意外地乖巧,問什麼就說什麼,基本上把家裡的情況都跟他說了。

不過他看得出來,這並不是什麼好事,陸井桐好像是在瀕死前最後一次求救,他把自己當成最後的希望,所以會緊緊拽住自己,如果放任不管,那可能後果不堪設想。

「我接受治療。」陸井桐說。

如果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他想抓住。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很想,親手殺掉陸生。

*

——

陸井桐躲在桌子底下,看着陸生拽住母親的頭髮,狠狠砸向桌角。

「媽媽!」

他衝過去把母親摟在懷裡,「別打媽媽,求求你……」

陸生一巴掌扇在他臉上,「你媽媽是個騷貨!滾開。看我不打死她!」

他被拎起來扔向一邊,無力地看着媽媽求饒,看着爸爸瘋了一樣踹在媽媽身上。

媽媽望向他,目光帶着他不理解的怨恨。

——

「媽媽,媽媽你要走了嗎?」陸井桐從房間里跑出來,這麼多年來第一次看見媽媽笑得這麼開心。媽媽拿了一張薄薄的紙,告訴他自己解脫了。

媽媽要走了。

「帶我一起吧媽媽,求求你了,我不要跟爸爸在一起……」

媽媽臉上的笑意凝固在臉上,轉為憤怒,狠狠拽開陸井桐揪着她衣服的小手,「帶你一起?哈哈哈哈……」

「你以為我為什麼受這麼多苦?帶你走?」

「你和你爸一樣,都是神經病!都是暴力狂!他那樣的人渣能生出什麼樣的兒子?壞種,滾開!」

陸井桐坐在地上,獃獃地看着母親拖着行李箱,飛快地離開了這個家。沒有回頭,沒有絲毫留念。

——

他聽見的最多的,最噁心的話,就是陸生說的,「那女人走了,爸爸只有你了。」

母親走後,陸生的情緒愈發不穩定起來。有時候竟然能把他錯認成母親。

但每次打完他後,又會抱着他懺悔「爸爸愛你……對不起……」

他不知道陸生把他當什麼,陸生對他有瘋了一般的佔有慾。甚至有一段時間把他關起來,不離開自己的視線半步。

他想着,等等,再等一等,等他長大就有能力反抗了,等他上大學,就跑到離他很遠很遠的地方。

他沒能等來長大後能和他抗衡的自己,等到了一個一輩子都鬥不過他的廢物。他也沒能跑到陸生找不到的地方,陸生把他從宿舍拽出來,在角落裡對他拳打腳踢。

——

晚風有些涼,他攏了攏外套,一步一步走着。他一直想去看海,想在沒人的時候慢悠悠在沙灘上閑逛。

而今終於實現了,倒也有些失望。沙灘並不柔軟,走在上面的每一步都像踩在刀片上。大海也一點都不好看,沒有波浪,沒有反射的月光,黑乎乎一片。

他好像看見了大海里被黑色海水包裹的光亮,他眯着眼睛看了看,應該是沒有看錯的。

他一步步朝那團光亮靠近,從刀子一樣的沙灘踩到柔軟的海水裡,然後再進一步,再進一步,直到海水沒過他的頭頂。

他在海水中沉浮,努力尋找大海深處的光亮,卻發現原來大海深處和海平面一樣,一樣的,濃稠如墨汁的黑。

原來看錯了啊,哪有什麼光亮啊,真讓人失望。他就說嘛,他的人生那麼灰暗,哪裡來的光,哪裡敢奢求光啊。

*

「醒醒,快醒醒,聽得見我們說話嗎?」周熠抓住他的肩膀拚命搖晃。

他給陸井桐做了個催眠,讓他直面內心最恐懼的畫面,一開始只是冒冷汗,流淚,到後來呼吸不暢了起來,心跳也快得不正常。

如果這會醒不來,可能會一直沉浸在夢裡,逐漸分不清是否活在現實世界。

「陸井桐?陸井桐?快醒來!」

他們叫了足足五分鐘,陸井桐的呼吸才慢慢正常,心跳也沒那麼快了。在一聲聲呼喊中慢慢睜開了眼睛。

「嚇死我了。」遲伏川把他抱在懷裡。

陸井桐伸手抱住他,「好難過……我好像快要死掉了。」

周熠趁着他不注意給他打了一針鎮靜劑以防萬一,「很棒哦小朋友,很配合。」

「沒事了沒事了,那都是夢,醒來就好了,醒來就沒事了。」

陸井同搖搖頭,「不是夢,那不是夢。」

那些所有,都是他這十年來所切切實實經歷了的,那不是夢,是寫實。

他抱着遲伏川抹眼淚,還好還好,還好他醒來了,他真的真的,很貪念遲伏川的擁抱。

周熠寫了個單子讓宋菁把葯拿來,一臉無語地看着遲伏川哄小孩一樣抱着人又是哄又是擦眼淚的。

堂堂集團副總,現在是什麼樣子,真沒出息。

《壞種【CUR】》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