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它小說›婚禮現場,前夫跪搓衣板認錯最新章節
婚禮現場,前夫跪搓衣板認錯最新章節 連載中

婚禮現場,前夫跪搓衣板認錯最新章節

來源:外網 作者:林卿越慕亦宸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林卿越慕亦宸

結婚兩年,小三大腹便便找上門。六代單傳的慕家,為了繼承香火,嫌棄林卿越生不齣兒子,竟然讓她和小三同住在一個屋檐下。渣男老公將小三寵成寶,陪着小三在醫院待產,卻不知林卿越默默留下一張離婚協議書,悄悄生下三個男寶。四年後,卿越挽着未婚夫華麗回歸。前夫慕亦宸闖入她的婚禮現場,手裡提着一個搓衣板。「老婆,搓衣板不行,可以換鍵盤!鍵盤不行,我還有榴槤!」展開

《婚禮現場,前夫跪搓衣板認錯最新章節》章節試讀:

慕亦宸正在召開重要會議。

接到電話,丟下全公司的高層領導,以最快的速度趕回家。

慕爺爺拽着慕亦宸上樓,讓他勸卿越接受檢查。

「我看八成是有了!哈哈……她這肚子,總算有動靜了!」慕爺爺笑得眼角堆滿皺紋,被慕奶奶白了一眼。

慕奶奶喜歡顧念夕,更喜歡顧念夕肚子里的孩子。

慕爺爺雖也開心顧念夕懷孕,卻不同意顧念夕進門。

慕奶奶問過慕爺爺為什麼?

慕爺爺只說,「我有我的打算,你就別管了!」

顧念夕不安地站在一旁,悄悄摸向小腹。

如果那個女人懷孕了,她的孩子怎麼辦?

這時,緊閉的房門總算打開了。

卿越臉色蒼白地走出來。

「你鬧什麼?」慕亦宸沉聲質問道。

卿越目光獃滯乾澀,明顯哭過。

慕亦宸眉心輕皺,正想問她怎麼了?

顧念夕溫婉一笑,親昵挽住慕亦宸的手臂,柔聲道。

「落雪,爺爺奶奶一把年紀了,你怎麼能讓他們在門外等你這麼久?你太不懂事了。」

顧念夕的話,輕鬆挑起兩位老人的不滿,但念在卿越可能懷孕的份上,也就不在意了。

但當他們聽到卿越接下來的話,老兩口的臉色頓時難看至極。

「放心吧,我只是吃錯東西,沒有懷孕!」

卿越看着慕亦宸和顧念夕手挽手,宛如一對金童玉女的畫面,心口傳來撕裂的疼。

他們竟然當著她的面,明目張胆秀恩愛!

卿越將房門再次關上,靠着門板,滑坐在地,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掉。

小諾心見媽咪哭了,不住給媽咪擦眼淚,扁着小嘴也哭了起來。

卿越抱緊女兒,痛哭出聲,「諾諾,媽咪到底該怎麼辦?」

門外傳來慕爺爺和慕奶奶的喝罵聲。

「你個沒用的東西!一年了,還懷不上!」

老兩口氣沖沖離開。

慕亦宸看着緊閉的房門,眼底掠過一絲連他自己都沒發現的失望。

聽說卿越有了的時候,心底竟莫名有一絲歡喜。

一定是錯覺吧!

他怎麼可能希望和那個女人有孩子!

「你怎麼來了?」慕亦宸從顧念夕懷裡,抽回手臂。

他對顧念夕說過,不許她來宸園。

「我……我和爺爺奶奶過來看望諾心。」顧念夕小心回答。

「我送你回去。」慕亦宸轉身下樓。

顧念夕急忙追上,再次挽住慕亦宸的手臂。

「亦宸,她應該不會懷孕吧?」

顧念夕很想聽慕亦宸說,他對那個女人提不起興緻,從來不碰她這種話。

以此慰籍無數個日日夜夜,想到他們同床共枕,就恨得牙癢的憤怒。

然而,慕亦宸只淡淡「嗯」了一聲,再次抽回手臂。

顧念夕趕緊施展溫柔攻勢,撒嬌說。

「亦宸,我和寶寶好想你,今晚早點回來,陪我和寶寶好不好?」

「今晚有事。」慕亦宸拉開車門上車。

顧念夕見慕亦宸態度涼漠,心下打鼓。

慕亦宸最近對她若即若離,幾次提出讓他離婚,他都沉默不語。

還不許她告訴白落雪她懷孕的事。

這讓顧念夕根本摸不準慕亦宸的心思。

慕亦宸不會對白落雪有感情了吧?

不會!

絕對不會!

慕亦宸說過,最愛的人只有她。

她不要出國,一定要想辦法讓慕亦宸儘快離婚!

回主宅步行十分鐘的路程,開車兩分鐘就到了。

慕亦宸將顧念夕丟在主宅門口,一腳油門躥了出去。

顧念夕看着遠去的車子,鬱憤地喘了口氣。

原本她和吳蘭滿心以為,那個女人好拿捏,一定會答應離婚。

現在事情鬧得不上不下,若被慕亦宸知道,她將懷孕的事告訴了那個女人,一定會生她的氣!

顧念夕左思右想,又折返回去找卿越。

警告卿越,不要將今天的事告訴慕亦宸。

「落雪,今天媽來找你的事,我希望你不要告訴亦宸。」

「你也知道,亦宸和媽的關係很微妙,我不希望他們之間鬧矛盾。」顧念夕說。

卿越瞥了顧念夕一眼,她不是和慕亦宸去約會了嗎?

剛剛在窗口,她有看見顧念夕上慕亦宸的車。

「慕亦宸也覺得,你是登不上檯面的小三,害怕你們的醜事被我知道?」

「何必如此刻薄!你才是這段感情里的小三!」顧念夕譏諷道。

「你有證嗎?」卿越四兩撥千斤。

「你!」

顧念夕氣得咬牙,卿越一把將房門摔上。

顧念夕下樓的時候,氣得渾身發抖。

她掏出手機給經紀人趙紫打電話,讓趙紫調查白落雪的全部資料。

顧念夕要確定一下,白落雪到底是不是兒時的小妹妹!

卿越回到房間,看着熟睡的女兒,眼淚再次涌了出來。

她一直告訴自己堅持,只要足夠努力,一定能融化慕亦宸冷硬的心。

可現實總是殘酷的!

「諾諾,媽咪不會把你一個人丟在這個冰窖里。」

「要麼我留下,要麼媽咪帶你一起走。」

卿越經受過寄人籬下的悲慘童年,她不想女兒和自己有同樣的經歷。

為母則剛,哪怕遍體鱗傷,她也要堅強奮鬥到底。

這時,卿越的手機響了。

是閨蜜許願打來的電話。

「越越,有人調查白落雪,我幫你攔截了!」

「知道是誰嗎?」卿越問。

「不知道,對方隱藏身份。你平時小心點。」許願說。

「知道了。」

慕亦宸今晚回家很早。

下班就回來了。

見餐桌上做好的晚餐沒人動,抬頭看向樓上。

那個女人今天怎麼回事?

平時乖順懂事,從不讓爺爺奶奶難堪。

她又為什麼哭?

「今天出什麼事了?」慕亦宸問李嫂。

「沒……沒出什麼事!」李嫂嚇得冷汗直流,急忙搖頭。

吳蘭警告過李嫂,膽敢將今天的事告訴慕亦宸,就讓她滾出慕家。

整個慕家都知道,顧念夕是慕亦宸的心尖寵,少奶奶只是沖喜新娘,說不上什麼時候就會被少爺掃地出門。

李嫂再心疼卿越,也不敢亂說話。

「念夕來做什麼?」慕亦宸又問。

「顧小姐……是……是來看望小小姐的!」李嫂說完,深深低下頭,不敢和慕亦宸的冷眸對視。

慕亦宸見問不出什麼,也就不問了。

「少爺,少奶奶……午飯也沒吃。」李嫂小心說。

慕亦宸垂眸,舉步上樓,親自喊卿越下來吃飯。

卿越卻不肯開門。

慕亦宸失去耐心,一腳踹在門上,發出「砰」的一聲巨響。

房間里傳來小諾心被嚇哭的聲音,慕亦宸默默放下抬起的第二腳。

「少爺,我那有備用鑰匙,我去拿?」李嫂小聲徵求慕亦宸的意見。

「愛吃不吃!」

慕亦宸惱喝一聲,轉身去了書房。

晚上。

慕亦宸一個人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睡不着。

兩年的同床共枕,他已習慣卿越睡在身邊。

也只有她在身邊,他才能睡得踏實安穩。

翻身坐起,心情異常煩躁。

那個死女人,是要和他鬧分居嗎?

頭忽然疼起來。

額頭布滿細密的汗珠,青筋凸爆。

每次頭疼,卿越都會在他身邊,幫他輕輕按揉緩解疼痛,直到他安穩睡去。

慕亦宸一把掀開被子,大步走出房間。

他慕亦宸的字典里可沒有「分居」兩個字,他要把那個女人找回來!

《婚禮現場,前夫跪搓衣板認錯最新章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