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火葬場,骨灰都揚了的那種
火葬場,骨灰都揚了的那種 連載中

火葬場,骨灰都揚了的那種

來源:google 作者:濮禮辭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望舒 現代言情 芷蘭

【明月別枝驚鵲】後來啊,我親眼見證過一場追妻火葬場,與以往的愛恨糾葛,女主虐身虐心不同,他們之間從來都是他的無人知曉,她的歲月靜好,這位男主倒真真也是火葬場,骨灰都揚了的那種展開

《火葬場,骨灰都揚了的那種》章節試讀:

難辦啊難辦。
雖是職責所在,察看這些卻無異於窺探他人的隱密,只求這四位能夠好好完成人間一遭的任務,待他們回歸,我便也好去掠影殿清洗去這些記憶。
我看向那四根紅線,天規有道,上神離軌,必要之時可矯正,現在四位上神都沒有步入正軌,我便只能催動法力了,卻不想,京闕上神那根紅線竟然閃現了一瞬間的紅光。
仔細去看,卻已然熄滅,但是我確信,是京闕神君的紅線,那分明是情劫來臨之兆。
再次催動法力,卻沒有任何發現,線索沒有了,也只能繼續觀望了。
我這還真的有些好奇了,這究竟是哪路神仙亦或是凡人,竟能讓這位動情,倒是稀奇。
蘇以闕現在已經是將軍了,那個出生在文國公府,曾經銀鞍白馬度春風的少年,卻走了一條與家族截然相反的方向。
我轉動流光輪,看見了蘇以闕,以及他的武將之路。
「逆子,你要氣死我不成」。
杯子砸向跪着的少年,碎落而下,地上一片狼籍,不過最為狼狽的還是這個被茶水潑濕的紅衣少年。
「父親,我想去軍中,家裡已經有大哥了,還有許多蘇家子弟,夠用了,少了我也沒有關係的。」
少年倔強道,仍是一副不知悔改的模樣。
「那不是去立功,那是去送命,你為什麼就不能消停呢,安安穩穩在家娶妻生子不好嗎?」
無奈又氣憤,到底還是化作了一聲聲的嘆息。
「父親,你知道當下這個形勢的,大景重文輕武,邊關之地屢屢失守,聖上近些年也不如從前般勤勉,這樣下去,大景會撐不下去的」。
少年目光如炬,直直地望向對面的父親,那個尚還年輕,卻頭髮已然花白的男子。
「子謙,我何嘗不知如此,可是戰場兇險,哪是說去就去,說回便回的啊,現下大景已經在招兵買馬了,會有人的。」
男子分明說著此話,卻還是氣力不足,也許說這話的人本身便不信自己的這些言辭。
「父親,不會有人了,你知道的,這麼多年,武將們都是勉強,現下已經無可用之人了,既然別人可以,為什麼不可以是我呢?」
少年彷彿已經下定決心,任憑他人如何勸說,始終不動分毫。
「子謙,為父為你取此名,原想你能夠輔佐這宮闕之主可這闕...

《火葬場,骨灰都揚了的那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