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科幻小說›境主
境主 連載中

境主

來源:外網 作者:雙手背後的人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雙手背後的人 科幻小說

"境主,西北不能沒有你啊。" "你的辭呈剛到本部,西北六國立馬不安定,光昨天一天就抓了九個間諜。" 軍用飛機上,一名迷彩大漢彙報道。 沈七夜淡淡的笑道:"坦克,你跟了我幾年了?" 坦克一愣:"我跟您十年了,我是你一把屎一把尿帶大的兵。" "是啊,十年了,整整十年我都沒回過沈家。" "沒有家,又哪來的國。"沈七夜面露哀傷的說道。 這十年他對的起國家,但這十年,他卻對不起他的養父。 沈家,因為沈氏集團享譽東海市。 若提起沈老爺子,不少人都展開

《境主》章節試讀:

沈長生焦慮追問 ”萌萌,那位真是我們這邊的人? ”
姜萌萌從桌子上跳下來,趾高氣揚的說道 ”這是我爸親口說的,那還能有假。 ”
”小姑父說的,那肯定是真的。 ”
”是啊是啊,有小姑父站在我們這邊,我們沈氏集團早晚能雄起。 ”
沈家子弟一眾吹捧。
沈明輝笑道 ”那還用說,否則當初小姑嫁人的時候,我們沈家幹嘛要賠那麼多嫁妝,還不是為了今天。 ”
姜萌萌看着林初雪冷哼一聲 ”所以說明輝哥,你多花點心思在公司的身上,少花點心思在某些狐狸精身上。 ”
”我們沈氏集團,早晚會成為上市公司的,將烏華市沈家給比下去。 ”
林初雪剛想反駁,卻被沈七夜一把拉住 ”看他們表演。 ”
沈七夜倒想看看,這沈家的女婿有多大的手段。
沈明輝嘿嘿一笑 ”萌萌,那你爸爸知道不知道那位的名字? ”
姜萌萌搖頭 ”不知道。 ”
”萌萌,連你爸都不知道那位的名字,那怎麼能確定他就是我們這邊的人呢? ”
”這萬一他跟我們沈家半毛錢關係都沒有,那豈不是又空歡喜一場。 ”沈明輝吐槽的說道。
經歷了剛才的教訓,沈明輝還是有點不放心,這種空歡喜一場的滋味真是不好受。
剛才那麼多美女加自己微信,沈明輝相信,現在她們早就把自己拉黑了。
”這個就要問外公了,沒有誰比他更了解沈家的歷史了。 ”姜萌萌嘟囔着嘴巴說道。
”萌萌說的不錯。 ”
”如果那位姓沈,又是東海人,那我們沈家百分百能跟他扯上關係。 ”
”沈氏在國內雖然是大姓,但在我們東海市卻是一枝獨秀,所以我當初創立公司,直接用了沈氏二字。 ”
”而且比起血緣關係,我們跟那幾戶可是近親,而沈長春那一支,卻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沈長生陰冷的笑道。
烏華市沈家看不起沈長生這一支,沈長生又何嘗看的起,東海剩餘的那幾個親戚?
只是烏華市經濟比東海市強,沈長春這一支又比沈長生這一支強,所以他剛開始就想錯了,錯以為那位新領導,就是烏華市沈家那一脈的人。
不過,接下來可有好戲看了。
雖然沈長生現在坐在會議室里,但是他已經開始運籌帷幄,想着攀上那位沈姓的親戚,一定要狠狠的出今天這口惡氣。
”外公,明輝哥,那我再告訴你們一個秘密。 ”姜萌萌神秘的笑道。
”什麼? ”沈家集體再次被這一句話,說的神秘緊繃。
”這可是個天大的秘密,但是這裡有外人,我不好說呀。 ”
姜萌萌抬着精緻的小下巴說道 ”我現在說的可都是絕對的秘密,有句話怎麼說來着…… ”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
”這些消息要是被某些人拿出去賣,我們沈氏集團可是少了很多先機。 ”
沈家的直系先是一愣,隨即轟然大笑。
”外人?我們這裡誰是外人? ”
”我知道了,哈哈哈,除了他,還能有誰啊。 ”
沈家小輩指着沈七夜哄然大笑。
沈七夜搖了搖頭,抬腳便往外走去,林初雪剛想站起來,卻被推了回來 ”我想出去散散步。 ”
但是沈七夜還未走出會議室,姜萌萌又泄露機密了,她就是想攆沈七夜出去。
”外公,明輝哥,我跟你們說啊,那位沈領道真是天上的人物,新市這麼重的位置,他竟然連續兩次請辭。 ”
”什麼! ”
不知覺中,沈七夜便走到了江心公園。
”離家十年,故鄉的變化真大,變漂亮了,也變的陌生了,正如沈家的那些人。 ”
”我記得小時候,父親忙完公司的事情,總會帶我來這附近來玩。 ”
”你走之前,讓我照顧好沈氏集團,別動沈家的人。 ”
”但是,他們一點點的超過你兒子的底線,你讓我到底怎麼辦? ”
自古忠孝兩難全,沈七夜的養父雖然走了,但卻留下天大的難題。
望着滔滔江水,沈七夜的心頓時變得不平靜了。
三年前,父親病危,沈七夜冒着被處份的條例,回到了沈家,那時沈君文已經發現沈七夜變了。
沈君文的眼光與能力比沈長生還要強,雖然當時沈七夜什麼都沒說,但是他發現自己一手帶大的孩子上,竟然有一股梟雄之風。
他也知道沈家的人都是米蟲,他怕沈七夜會幹出大逆之道的事情,逼着沈七夜發下不得對沈家人下手的毒誓。
也正因為沈君文一心為公的思想,讓沈家很多人都沒從沈氏集團上佔到便宜,現在他們將這種恨,全都轉嫁到了沈七夜的身上。
”老闆,我草你嗎,你這可樂是假的。 ”
”你知道不知道,我們是跟誰混的,你敢賣給我假的,兄弟們砸攤子。 ”
正在沈七夜目光迷離的時候,街對面一道吵鬧聲,將他拉回了現實。
一群中學在掀報亭攤子,沈七夜本來是不想多管閑事的,但見到角落的輪椅時,他改變了主意。
”老闆,你為什麼不報警? ”
沈七夜指着一地的零錢與報紙說道,等他走進,那幫小屁孩早就走了。
那攤主微微一愣,他沒想到還有人喜歡愛管閑事。
畢竟這年頭,連扶老人都會被敲詐,誰還管你攤子被掀的事情。
”誰沒年輕過,等這幫孩子長大了就懂事了。 ”
”兄弟,你要買什麼? ”
攤主似乎繼續用錢的樣子,慵懶的回答說道。
”他是你父親? ”沈七夜指着輪椅上的老人說道。
這個老人歪着頭,流着口水,似乎是中風的樣子。
但正是這個老人引起了沈七夜的注意。
”是啊。 ”
”你父親當過兵? ”
那攤主頓時覺得不對勁,反問了沈七夜一句 ”你怎麼知道的。 ”
”你父親頭上的傷,再深個一厘米,就能要了他的命。 ”
拿過一瓶礦泉水,沈七夜將口袋裡所有的錢都掏出來,疊的整整齊齊的,然後雙手在放在了老人的輪椅之上。
攤主急忙將那些錢遞迴給沈七夜,說道 ”兄弟,用不了這麼多。 ”
沈七夜搖頭 ”我買的不是水,是給老兵的敬意。 ”
說完,扭頭回到江心公園欣賞江水,彷彿這滔滔江水說不盡的魅力般,直到林初雪下班,兩人才雙雙一起回到了林家。
一進門,林海峰張口就罵 ”沈七夜,你就是個廢物,連沈氏集團的會議室都沒的坐。 ”
”我要是你,早就投江自盡了。 ”
”沈君文這麼一個有本事的人,怎麼就收養了你這種廢物。 ”
唐敏坐在一旁光看看,不敢說話,一副很怕林海峰的樣子。
林在雪一愣 ”爸,公司的事情你是怎麼知道的。 ”
林海峰冷哼了一聲,不在這個話題上糾結,彷彿跟沈七夜多說一句話,都浪費他的口水似的。
”初雪,今天烏華市沈家來你們公司了吧?我可是聽說,烏華市沈家與老爺子是遠房堂兄弟。 ”
”他們是來找沈氏集團合作的,談的怎麼樣? ”林海峰看着林初雪笑道。
他還想着父憑女貴呢,對林初雪他可不敢亂吼。
林初雪大概知道是誰在透露消息了。
除了沈明輝還能有誰。
想起沈明輝下午被打臉的樣子,林初雪直接笑出了聲,這個沈明輝真是個小人。
自己出醜的事情不敢說,偏偏拿沈七夜開唰,這不是小人是什麼。
林初雪冷笑 ”爸,你幹嘛不搬條小板凳到沈氏集團坐着,沈明輝沒告訴你下文? ”

《境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