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計時絕症岑念
計時絕症岑念 連載中

計時絕症岑念

來源:外網 作者:宋隨岑念蘇唐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宋隨岑念蘇唐

「念念,我今天晚上有點事,不回來吃飯了,可能晚上回來也晚,你早點睡。」所有的話被堵在喉嚨里。「……好。」一如既往的簡短,那邊傳來忙音,我卻保持着接電話的姿勢。天邊殘陽如血。我和宋隨結婚四年了。而我喜歡他,有快十年了。...展開

《計時絕症岑念》章節試讀:

一如既往的簡短,那邊傳來忙音,我卻保持着接電話的姿勢。天邊殘陽如血。我和宋隨結婚四年了。而我喜歡他,有快十年了。我運氣好,宋隨被家裡催得緊,到處相親,正好遇上我,外形條件都還行,就商量着直接把證領了。宋隨需要一個妻子,我正好合適。... 嫁給宋隨的第四年,他的白月光離婚回國了。 更糟糕的是,我得了癌症,快要死了。 在剩下不到半年的生命里,我始終扮演着宋隨的好妻子。 一直到我去世。 而宋隨,在看完我留下的日記後,徹底崩潰。 拿到那張薄薄的診斷書,我站在醫院的門口,想給宋隨打電話。 聯繫人的界面,被我點進去又退出來。 他的電話先跳了出來。 對面的聲音一如既往的低沉冷清,喚我名字時卻放柔了些 「念念,我今天晚上有點事,不回來吃飯了,可能晚上回來也晚,你早點睡。」 所有的話被堵在喉嚨里。 「……好。」 一如既往的簡短,那邊傳來忙音,我卻保持着接電話的姿勢。 天邊殘陽如血。 我和宋隨結婚四年了。 而我喜歡他,有快十年了。 我運氣好,宋隨被家裡催得緊,到處相親,正好遇上我,外形條件都還行,就商量着直接把證領了。 宋隨需要一個妻子,我正好合適。 他是個性子很冷的人,不愛說話,情緒不外露,也總沒什麼表情。 我捂了這塊冰兩年,終於等到冰雪為我消融。 我們開始變得像一對正常夫妻,生活在柴米油鹽里,一點點變成我理想中的樣子。 只是現在,這個還沒持續多久的美夢,就要被打破了。 就在今天,醫生說我確診了胰腺癌。 我還知道,今天是他的白月光蘇唐回來的日子。 所以他忙着掛掉我的電話,去見他心心念念的人。

《計時絕症岑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