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絕世狂龍戰神
絕世狂龍戰神 連載中

絕世狂龍戰神

來源:外網 作者:沈七夜林初雪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沈七夜林初雪 玄幻魔法

...展開

《絕世狂龍戰神》章節試讀:

”難道是送錯了? ”有個小輩不識抬舉的說道。
沈明輝走過去就是一巴掌,恨鐵不成鋼的罵道 ”你是白痴,還是華東本部是白痴。 ”
”都直接把牌匾送到家門口了,怎麼可能會送錯? ”
”這三塊牌匾,包括這塊將門之家的牌匾,不是送給爺爺,難道是把這三塊牌匾送給沈七夜這種廢物的! ”
沈明輝的這席話,惹得沈家集體贊同,即便還有人心存疑慮,也只能放在肚子里。
畢竟老爺子因為這三塊牌匾連病都好了,誰再說下去,那就是跟沈家的天過不去了。
只不過在離開之前,他們再次拿沈七夜刷了一撥存在感。
”老大,將門之家這塊牌匾,是不是送的過於隆重了? ”
”是啊,沈長生這老頭,怎麼擔得起這麼重的牌匾啊。 ”
車上,幾個迷彩大漢很是迷惑。
噗嗤一聲,他們的老大,直接笑出了聲 ”你們傻,那塊牌匾怎麼可能是送給沈長生?他也配! ”
”啊?老大,既然不是送給沈老頭的,那是送給誰的? ”幾個迷彩大漢一臉懵逼。
”想知道? ”那名人嘚瑟的說道。
幾人狂點頭。
他冷笑 ”這三塊金匾額,都是送給那位。 ”
”那位是誰? ”那幾人更懵逼了。
”七夜安,則西北安,七夜亡,則西北亡。 ”
提起這個在西北的傳說,即便是這個被沈長生認為前途無量的年輕老大,也是一臉的崇拜。
與此同時,沈七夜在沈家祖宅受辱,證件造假的事情,很快傳到了林家父母的耳朵里。
沈七夜跟隨着林初雪也趕往林家。
三年未歸,不管他跟林初雪的關係究竟會怎麼樣,但是該盡的責任還是要盡到的。
”泰山大人,岳母。 ”
剛進林家的門,沈七夜就對林初雪的父母問好。
林初雪站在一邊。
林初雪的父親林海峰,戴着一副黑框眼睛,翹着二郎腿,正津津有味的讀着報紙,全然沒將沈七夜放在眼裡。
”海峰,七夜叫你呢。 ”林母唐敏,在旁邊小聲的提醒一句。
少年離家,凱旋歸來,別人都是禮花鞭炮相迎,但是到了沈七夜裡,卻是各種冷板凳。
他知道第一天上門拜訪岳父母不會順利,乾脆倒了一杯茶,畢恭畢敬的遞了過去。
”泰山,請喝茶。 ”沈七夜說道。
”海峰,七夜第一天回來,就知道上家來看你。 ”
”現在的年輕人,有這份孝心不錯了。 ”唐敏在一邊做工作的說道。
林海峰放下報紙冷笑 ”孝心能值幾個錢?能當飯吃,能當水喝?還是能當屁股坐? ”
”沈七夜的這份孝心,我不要也罷。 ”
嘩啦一聲,林海峰奪過沈七夜手上的茶杯,直接摔在了地上。
”爸! ”
眼看局面失控,林初雪急忙說道。
雖然她也對沈七夜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但是她已經不想再折騰了,大不了好聚好散。
看着一地的玻璃渣子,唐敏一臉心疼的說道 ”海峰,你有什麼話就說出來,何必摔杯子,虧你還是老教師。 ”
林海峰反手一巴掌打在了唐敏的臉上,指着鼻子罵道 ”虧你還有臉跟我提這事? ”
”當年要不是你,我們女兒早就是闊太太了。 ”
”沈七夜,今天你也回來了,咱們還是把話說開的好。 ”
沈七夜早料到有這一出,波瀾不驚的說道 ”泰山你說,七夜聽着。 ”
”沈七夜,你的養父跟你唐姨,是十幾年的老同學了,我這才同意初雪嫁過去。 ”
”不然,憑我們家初雪的長相,嫁入豪門,那是搓搓有餘。 ”
”想當年,你爸好歹是沈氏集團的總經理,我想着就算你去當兵,回到沈氏集團也能混個經理噹噹。 ”
”可現在你爸走了三年,你當兵也沒混出個人樣了,回來連個工作都沒有。 ”
”你們今天就離婚,你根本配不上我們家林初雪。 ”
林海峰雖然是坐在沙發上說話,但是言語中的盛氣凌人,卻是一點都不減。
沈七夜問道 ”泰山大人,那你覺得什麼樣的人,才能配的上林初雪。 ”
為了讓沈七夜死心,林海峰直接透底 ”要麼三十歲前能當到體制科室的主任,要麼像沈明輝那樣,能坐到一個集團公司的總經理。 ”
一聽沈明輝的名字,林初雪立馬就不舒服 ”爸,我就算是嫁給一頭豬,一頭狗,我都不會嫁給沈明輝! ”
說完,她扭頭就回到了房間。
沈七夜聽了內心苦笑,心想,難道在你林初雪的心裏,我就是一頭豬,一頭狗嗎?
生怕沈七夜不同意離婚,唐敏苦口婆心的說道 ”七夜,這真不是我們做長輩的欺負你。 ”
”當年你的婚事,是我跟你爸定下的,冤有頭債有主,你要怪還是怪我吧。 ”
”等離婚後,你唐姨一定幫你再找一個好的。 ”
林海峰與唐敏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沈七夜的身上。
離婚的事情,是林海峰與唐敏早就商量好了。
本來林初雪還有點猶豫要不要離婚,但是今天沈七夜的表現,實在讓她失望透頂。
她覺得自己等了三年,只是等來了一個廢物,乾脆就將這事交給父母全權處理。
就在他們以為今天這個婚離定時,一件始料未及的事情發生。
沈七夜噗通一聲跪下,正對着林海峰與唐敏夫妻,兩人大吃一驚。
林海峰驚坐起來,指着沈七夜罵道 ”沈七夜,你這是搞什麼? ”
”你今天就是把地板跪穿,這個婚我們林家也跟你離定了。 ”
雖然林海峰說的無比決絕,但是沈七夜的決心比山還高,比海更深,目光炯炯的說道 ”這三年,是我愧對林初雪,要離,還是過,全憑她的主意。 ”
”沈七夜,那你還跪個屁,你趕緊起來跟初雪去辦理離婚手續。 ”
說著,林海峰就去拉沈七夜。
但是沈七夜決定的事情,就是百萬大軍都能移平,又豈是林海峰能決定的。
”泰山大人在上,我沈七夜離家三年,沒能在二老的身邊盡孝。 ”
”我沈七夜有愧,請受我一拜。 ”
嘭!
沈七夜以頭當錘,以地板當鼓,重重叩下,這一叩直接震的房子顫了一下。
都說男兒膝下有黃金,除了跪天,跪地,跪父母。
林初雪是沈七夜的老婆,哪怕只是一面之緣的老婆,但是她的父母就是沈七夜的父母,所以他跪的理所當然。
還沒等到林海峰與唐敏反應過來,沈七夜的下一叩拜又來了。
”二老當初把女兒嫁給我,是把林初雪的終生託付給我,而我卻照沒顧好她,讓她被人白白欺負了三年。 ”
”身為丈夫,我沒有盡到一個丈夫的責任。 ”
”我沈七夜有罪,而且罪該萬死。 ”
”泰山大人在上,請受七夜再拜。 ”
嘭!
沈七夜這一叩,讓茶几上的報紙,地上的玻璃渣都移位了。
林海峰被震住了,唐敏內心不平靜,而房門內的林初雪早已哭成了一個淚人。
”我沈七夜是個棄嬰,承蒙養父將我養大。 ”
”他走後,你們三位,就是我沈七夜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 ”
”三年前,我沈七夜不能親自給養父他老人家養老送終。 ”
”三年後,我與林初雪離婚,我沈七夜也沒辦法給二老盡孝。 ”
”這些都是沈七夜欠你們的。 ”
”泰山,岳母大人在上,請受我沈七夜再拜! ”
”再拜! ”
嘭!嘭!嘭!嘭!
直到磕滿九下後,沈七夜才站了起來。
這時林初雪的房門依舊緊閉,但是沈七夜內心的愧疚終於少了些,笑着站起來說道 ”林初雪,我們去離婚吧。 ”

《絕世狂龍戰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