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覺這個磨人的小妖精
覺這個磨人的小妖精 連載中

覺這個磨人的小妖精

來源:google 作者:侯蔚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扶君 現代言情 白扶君

,我……」他唇動了動,我懷疑他只說了前三個字,因為後面我一個字也沒聽見歲碎接話道:「娘親在的,您那時候一直守着歲碎,歲碎記得」她的語氣低落下來,「只是娘親遇展開

《覺這個磨人的小妖精》章節試讀:

我……」他唇動了動,我懷疑他只說了前三個字,因為後面我一個字也沒聽見。
歲碎接話道「娘親在的,您那時候一直守着歲碎,歲碎記得。」
她的語氣低落下來,「只是娘親遇到了劫匪,把歲碎藏起來了,是歲碎沒用,沒保護好娘親。」
我摸摸歲碎的頭,看她委屈的模樣柔聲安慰「沒事沒事,你別難過。」
歲碎哽咽道「娘親記不得從前的事,也記不得歲碎了,都是歲碎的錯。」
我手足無措「你別這樣。」
我很慌。
歲碎擦了擦眼淚「娘親多愛歲碎一點好不好?
歲碎不要爹,只要娘親。」
我抓耳撓腮,「我我我」了半天,一頓。
「不對,我沒說過給你找爹的話吧。」
歲碎動作僵硬兩秒,然後,眼淚流得更多了「是歲碎的錯,歲碎胡思亂想了。」
我頭突突疼。
「你放心,我還沒有給你找個爹的想法。」
歲碎停止哭泣,看我「真的?」
一看她不哭了,我連忙點頭「真的。」
生怕她不信,我還說「浮妄山的弟子們都說結了姻緣等於上了枷鎖,我的翅膀說它要獨美,不想再帶把鎖。」
「咳咳咳……咳咳。」
急促的短咳打斷我們母女二人的真情對白。
扶君單手捂着嘴,臉越咳越白,我這才注意到他現在穿的衣裳與方才的不太相同,多了些風度少了點溫度。
擔心他哪一口氣上不來,我下意識給倒了杯茶遞過去。
扶君接過,喘了幾口氣「抱歉,我無意打擾你們的對話,只是幾日前感染了風寒,止不住咳嗽。」
我十分理解,順便安慰他「多喝熱水,早點休息。」
扶君低笑一聲,一個帶着繾綣之意的「好」字飄進我的耳朵。
我呆住了。
動作僵硬地揉了把耳朵。
這聲音怎麼越聽越熟悉。
.中元節過後,扶君的那聲「好」總是從我的左耳朵跑到右耳朵,以至於我好幾個晚上都沒睡好覺。
這個磨人的小妖精!
不知道這是第幾個失眠夜了,我在床上翻來覆去半天,決定爬起來打架。
打累了就困了。
在宗門繞了一大圈也沒找到合適的人選,回到院子恰好碰見師尊在澆花,我腳步一轉,伸長脖子去看。
「這是什麼花?」
我瞅了半天,只看到一片土。
師尊澆花的動作一頓「不是花。」
我好奇...

《覺這個磨人的小妖精》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