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
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 連載中

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

來源:google 作者:花兒總會凋零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周明 穿越重生 花兒總會凋零

主人公周明意外穿越到三國,開局拜在了司馬徽門下,成了卧龍鳳雛的師弟諸葛亮:「師弟,這些事,你把握不住的,讓師兄來」龐統:「師弟,你怎麼老愛做這些小玩意兒啊?」主人公周明與自己的師兄們相愛相殺就此在三國拉開了序幕……展開

《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章節試讀:

司馬徽點了點頭,「你說的有道理,董卓帶兵入京,只會讓皇權再次動搖,國家也會徹底動亂。」

「你的兩個師兄已經下山,都還沒想好輔佐誰呢,你倒是先想好了。也罷,我就看看,這曹孟德是否值得你下山輔佐。」

「此次你下山輔佐,不知道要多少年,我呢,沒什麼禮物給你。就給你想好了字——琦。等你二十而冠時,也能用的到。」

「至於還有一個字就留着你自己成年時起吧,你小子眼光挑剔,我也沒什麼好送你的。這次出了趟遠門,給你做了一件衣服。我看你挺喜歡諸葛亮的羽扇,也給你做了一把。」

「我知道你有錢,但就當是我的一片心意了。暮年之時,能遇到一個知心的人也不容易。出門在外,要保護好自己,懂嗎?」

周明聽着司馬徽的滔滔不絕,心裏很受用。能有人對你如此的關心,也就知足了。還有什麼遺憾的?

周明起身,大拜。

「您三年有餘的教導,周明不敢忘。您既是我的老師,也是我的親人,更是我的朋友!」

司馬徽受完周明的禮後,就讓童子到裡屋取出了那套衣服。拿着衣服,走到周明面前,輕輕托起周明,將衣服放在了周明手裡。

「此去一路保重,如果不想出仕了,就回來。」

司馬徽嘆了口氣,轉身而去。

周明看着司馬徽的背影,眼睛裏淚花涌動。說實話,來到這個時代,他的朋友、親人已經就那麼一兩個了。

「三載師友深恩重,卻於一日刃下終。涕下沾襟憶往昔,空留悲愴在心頭。」

周明再次拜別後,就離開了司馬徽的住處。

「駕」

司馬徽站在草廬門口看着周明遠去,心有不舍,嘴裏念叨着「三載師友深恩重,卻於一日刃下終。涕下沾襟⋯⋯」

司馬徽回到草廬寫下了一封書簡,交給童子,童子立馬下山而去。

「唉,臭小子,就讓我這個老師、老友,為你送上最後的禮物吧!」

司馬徽搖了搖頭,向裡屋走去。

⋯⋯

「少爺,您要出山了嗎?」

傅肜邊駕車邊問道。

周明躺在車裡,笑着說道「怎麼?我出山不一直是你最大的想法嗎?」

傅肜摸了摸自己的頭,笑道「少爺,主要是我想成就一番事業。雖然跟着你,有吃有喝的,但太無趣了。」

周明掀開車簾,坐在傅肜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我讓你去投靠別的人,你又不去。非要跟着我,你這兩年多了,恩情也早就報答完了。」

傅肜把那袋錢放在周明手裡,繼續說道「別人啊,可沒你大氣。還是跟着你,吃香的,喝辣的。雖然無聊了點兒,但也活得自在。」

周明把錢收了起來,又不是一回兩回了,傅肜每次都把錢硬推回來。

周明回到車廂里,接着一道聲音就傳了出來。

「傅哥,你是武將,留着有用之身,上戰場吧。那才是你的歸宿,放心吧,很快你就可以建功立業了。」

傅肜聽後,眼中爆發出了精光。

⋯⋯

周明回到府上後,就待在卧室里了。他在一年前就買了大宅子,這處宅子也還是拖司馬徽的人脈買的。

其實他不知道的是,如果他放出自己的名字,恐怕會有無數人來給他送宅子。

周明在卧室里寫了一封信,喊進來一個家丁叮囑道「快馬加鞭,走水路。送到京城蔡府蔡琰手裡。告訴她,我出山了。」

家丁一聽,震驚無比。震驚的不是蔡府,少爺每個月都沒給蔡府寫信,見怪不怪了。而是剛才少爺說的出、出山?

家丁也不再磨蹭,拿着書信趕緊出發了。

周明看着窗外的天空,蔡文姬啊蔡文姬。都說才女無貌,美女無才。可你怎麼就是個異數呢?即有才,又是個大美女。可命運卻如此的凄慘。

唉,不管了,要是能帶她逃出這片火海,那就努力帶她逃離。

半個時辰後,周明再次叫進一個家丁叮囑道「這封信送到冀州中山無極甄府甄宓手上。」

現在的甄宓也就六歲而已,不過這小姑娘的才華是真的好。古人早熟,而且六七歲已經上小學了。

又是數個時辰後,周明這次叫進來四個家丁,一一叮囑道「這封信送到徐州糜府糜貞手上。」

「這兩封信送到揚州廬江郡喬府大小喬手裡。」

「這一封信送到豫州沛國甘梅的手上。」

「這封信帶到兗州陳留後,你就在那裡等,然後交到一個叫曹操的人手上。」

下午時,周明已經送出去十來封書信了。有些送到美女手裡,有些送到武將手裡,還有一些則是送到謀士手裡了。

「砰砰砰」

周明打開房門,一個家丁說道「少爺,外面來了一個人,說是王荊州請你今晚赴宴。」

「行,我知道了。」,周明說完後就回了房間。

這老頭子怎麼有空請我吃飯了?王荊州就是王睿,這傢伙就是漢靈帝的狗腿子。漢靈帝在五月份駕崩的,現在董卓都快馬上入京了。明年劉表就來荊州了,這貨還有心情請我吃飯?

算了,不管了。反正跟我也沒關係,倒是蔡瑁的姐姐,蔡夫人倒是長的挺好看的,雖然溫婉大方,但就是心計太多。周明想了想,算了,壓不住,壓不住。

周明出門向著黃府走去,他一有時間就去黃府上串門。為什麼?因為黃月英啊!

都說黃月英丑,其實只是黃頭髮而已,膚色正常,女子以白為美而已。其實這個時代,是有外國的女子被當做貢品的。說白了,就是很多人沒見過。

不過黃月英也確實長的好看,雖然跟他同歲,但長得跟個洋娃娃一樣。甚是可愛,大眼睛,黃頭髮,小嘴唇的,嘖嘖嘖…

周明站在黃府門口,還在腦海里歪歪時,旁邊的家丁就已經打開了大門。

開玩笑,我也是跟司馬徽亦師亦友的存在,要是連一個黃府都進不去,那豈不是太掉面子了。

周明進到黃府後,就看見黃承彥坐在客廳喝茶。

「周明拜見黃伯父!」,周明趕緊行禮拜道。

「嗯,起來吧,又來找月英?」,黃承彥嚴肅的臉上難得有了一絲笑意。

周明可不敢在這位面前放肆,這位實打實的不苟言笑。也就面對司馬徽好點兒,對其他人都一臉嚴肅的表情。

「是的,晚輩有些手工的問題找月英姑娘請教。」。害,請教個得兒啊。我也就是過來瞅瞅你閨女,一天不瞅,心裏堵得慌,嘿嘿嘿。周明心裏這麼想,可不敢說出來。

「嗯,大好男兒,不要把心思放在這些上面,應該多學學有用的知識。」,黃承彥看似在批評周明,實則也很高興。

畢竟能有一個跟自己女兒志同道合的人,也挺不錯,要是把他們兩個撮合撮合⋯⋯

周明拱了拱手,說道「晚輩謹遵教誨。伯父,那晚輩就先去找月英姑娘了。」,說完後就直奔後院黃月英的住處去了。

黃承彥無奈的搖了搖頭,算了,隨他們去吧。兒孫自有兒孫福……

周明來到黃月英的住處後,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卻沒有在房間看到黃月英的身影,估計這個時候,這小丫頭片子還在洗澡吧。至於為什麼這麼清楚,那當然是……

咳咳咳,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院子里到處都是手工作品。好傢夥,前段時間,才跟她說的一些想法,都快讓她給摸索出來了。

就拿石桌上的種類就有傳統弓、蒙古弓、長弓、中國弩、臂張弩、蹶張弩、腰開弩、連弩、背弩、硝弩、伏弩。

都是經過改裝的,而連弩就是後面出現的諸葛連弩了。估計現在不叫諸葛連弩了,應該叫月英連弩了。

不得不說,黃月英在研究這些東西上,有着很大的天賦。

就連投石車,也快被她還原出來了。其實他有系統獎勵的圖紙,但只是偶爾給她一點兒靈感,讓她研究。

感情嘛,就得細水長流,這樣才能吃到大白菜嘛。

不知道我應不應該把火藥這些東西給拿出來。拿出來的話,應該能快速解決戰鬥,統一天下。可危險程度也高啊,算了,走一步看一步了。

如果戰爭陷入泥潭,就研發出來,快速解決戰鬥。而且也可以拿來打外面的敵人啊,就比如說匈奴、還有那小日子不錯的,直接給它丫的滅國最好。

這就是為什麼他要選擇曹操的原因,因為劉備這人太在乎名聲了。而孫堅,這貨是短命鬼,孫策,也一樣。孫權嘛,平衡術讓他玩兒的挺六,不喜歡。

還是咱們的曹老闆好啊,該出手時,決不留情。但也很大度,說他的疑心太重,那是因為他經歷的事太多。讓他失去了朋友,失去了親人,最後連郭嘉都死在了他的面前。

此後的曹老闆,是真的心智完全變了個樣。

「周明?」

「你什麼時候來的?」

一道清脆悅耳的聲音響起。

周明回頭看去時,差點兒留鼻血啊……

《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