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開局氣走系統,結果我無敵了
開局氣走系統,結果我無敵了 連載中

開局氣走系統,結果我無敵了

來源:google 作者:朽木浮香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朽木浮香 林瀚

【迪化】【多女】【殺伐果斷】【曹賊】叮,恭喜宿主綁定超級大反派反派多累,不要!​叮,恭喜宿主綁定修仙模擬器修仙多累,不要!叮,恭喜宿主綁定每日簽到系統簽到多累,不要!​叮,恭喜宿主綁定長生便加屬性系統活着多累,不要!叮,恭喜宿主解綁系統…???什麼情況,我的金手指呢?簡介無力,移步正文~展開

《開局氣走系統,結果我無敵了》章節試讀:

再次睜開眼,居然已是早上,

林瀚迷迷糊糊張開眼,走向洗漱台,迅速的刷牙洗臉,打開了很久都沒使用的32寸電視,為的就是對靈氣降臨的新時代有更多的了解,

「某地十三歲男子被分手,為情所困,痛飲3瓶白酒,被送到兒科就診……」

「某地一名59歲男子兩個月,在4間廟宇祈願能中**,每次祈願後都花上千元買**,一怒之下,趁無人時,回到祈願的廟宇,用鐵鎚砸壞佛像,並順走一些蠟燭、香油……」

「某男子因嘲笑父親做錯數學題被告法院……」

什麼情況?這都是啥新聞。靈氣復蘇的事怎麼跟銷聲匿跡一般。林瀚正一頭霧水,電話卻響了起來,

「你好,請問是林瀚先生嗎?您的初試已通過,通知您今天下午來我公司進行複試。」

「???」

這到底是自己出現了幻覺,還是依舊在夢裡?這是時光倒流了嗎?

「林瀚先生,你在聽嗎?」

「哦。好的,不然今天上午過來?我上午正好有空!」

林瀚被那邊的女聲喚醒過來,為了先不失去這份工作,他決定上午便去面試,然後下午去找老乞丐,同時這次必須綁定系統。不能再把它給氣走了。

「當然可以。那上午10點吧,林瀚先生知道地址吧。」

「嗯。知道。」

「好的,那不見不散!」

林瀚掛掉電話,差點沒從床上高興的跳上天花板。這老乞丐誠不欺我,居然那秘籍還能回到過去,下午去買回來好好研究下。突然,他又鬱悶的撓撓腦袋,喃喃自語,

「早知道,昨晚就把**號碼給記下來,那我也能一夜暴富啊。可惜啊,可惜。」

從這刻起,林瀚心裏種下一個念頭,今天開始,要把**號碼全部背下來。誰知道,什麼時候就時間重置了呢?他看了下手機,時間才7點13分,好像自己昨天是下午1點多出去的,到車站的話大概就是十多分鐘,那應該是下午1點半左右。

距離全球靈氣復蘇還有6個多小時!

這次不能再打無準備的仗,林瀚收拾了下床單,換了一身整潔的藍色休閑服,站到鏡子前,看着自己,長得還是很帥的,只要將這亂糟糟的頭髮修剪下。古銅的膚色,五官輪廓分明而深邃。一米八三的身高,也能讓大半的小姐姐靠在自己溫暖的胸肌上。

林瀚邊出門,邊撥打了一個電話,電話接通,只聽那邊傳來一個粗壯的男高音,

「我說你小子幹啥呢?我還在睡覺,都被你吵醒了。有事不能中午再說嗎?」

「老龐,快借我500塊錢,我這有急用!」

林瀚說完,只聽電話那頭沉默了片刻,還是抱怨般開口

「好吧。我說你小子是聞着味來的吧。我前兩天剛發的工資,你今天就來找我借錢。微信發給你了,查收下!」

「好嘞!多謝老闆,既然看在老闆如此慷慨的份上,我告訴你一件事,你可別跟人亂說。你趕緊準備些錢,然後下午之前把想做的事,盡量做完。否則你會後悔的!」

「我呸!老林,你這什麼烏鴉嘴,說的下午我就要死了一般。對了,那策劃公司的活面上了嗎?」

「還不知道。現在正是去那公司的路上呢……」

「喂!這位帥哥,請留步!」

「???」

林瀚打電話間,沒發現自己已經走到了昨天那個後巷,可這老乞丐怎麼上午就來了?

「老龐,先不跟你說了。我這邊有點事。」

林瀚停下來,掛斷電話,

「哇,不得了不得了,你有道靈光從天靈蓋噴出來你知道嗎?年級輕輕的就有一身……」

「大爺,我買。10塊對吧,收款碼拿出來!」

林瀚乾脆打斷了老乞丐的話,準備掃碼。可老乞丐卻沒了動作,他抬眼望去,老乞丐眼神中帶了一絲警惕,

「臭小子,你是已經買過老朽的秘籍了?」

「咦?大爺,這麼說來,你還知道這秘籍的秘密。我還以為你只是撿了個寶不自知呢。」

林瀚反而更加驚訝,這麼看來,這老乞丐說不定還真是世外高人。可那老乞丐雙眸中的警惕還未放下,

「無字天書的一個願望就給你這般浪費了?既然只用在了回溯時間,你真是暴殄天物啊。」

「無字天書?而且回溯時間便是暴殄天物?什麼意思。」

林瀚被這老乞丐說的一臉疑惑,難道還有更大的用處?可是他也不知道啊。只見老頭一臉黯然,

「看樣子,你還不知道這無字天書的作用。無字天書,是歷代研究周易占卜之能人異士,窺破天際後,想要傳世於後世子孫,又擔心泄露天機遭天譴,更怕歹人行惡禍亂天下而創造的奇書畫卷。傳到老朽這處,不少先輩逐漸破解裡邊奧秘。能許三個願望,當年老朽也是財迷心竅,便許了個富可敵國的心愿,後來的確達到。可得財容易守財難。不過二十年光景,便給敗光。現今想想,也許這便是天譴。老朽今日是看你面善,眉宇間有正氣,便打算傳於你手。可這般看來,昨日老朽已傳於你,甚至於你也使用了一個願望。」

「大爺,那你意思是這無字天書還能使用一次,便將失效?」

「不錯。」

「那你趕緊傳給我啊,我好好想想最後一個願望!」

林瀚有些焦急,原來這神器就只能用三次,老乞丐用過一次,自己這回時間回溯估計也是一次,只剩下最後一次,是該好好利用。

「胡鬧!你當這是過家家嗎?老朽剛跟你講的,你是一句都沒聽進去對吧?許下心愿,便有因果。老朽當初富可敵國,最後落得現在這般,便是天譴。你這時光回溯,期間沒有什麼大事件發生吧?」

林瀚心裏咯噔一下,感覺好像攤上大事般。弱弱問向老乞丐,

「全球靈氣復蘇算不算大事件?如果算,估計我這回徹底涼透了。」

「!!!」

「怎麼可能,老朽算過,全球靈氣復蘇起碼還有三年。你意思便是今日?」

老乞丐臉色煞白,林瀚腿都開始打顫,如果這算大事件,那自己會遭遇怎樣的天譴啊?可突然他靈光飛現,問道

「那我如果能長生,拿壽命換這些因果,能不能抵消?」

老乞丐眉毛都快皺到了一起,不屑說道

「別想多,這無字天書還沒這種能力。無字天書始終還是要遵循能量守恆的。」

「呸,那你說如果我能長生,能不能行的通?」

「那自然可以。無字天書說到底,也只是件器物。最嚴重莫過於剝奪你的生命力,你自身若是無窮無盡的生命力,那等價交換算的了什麼?」

「你這麼說,我便放心了。把無字天書給我吧。」

林瀚聽得此處,總算鬆了口氣。雖然哪怕靈氣復蘇,未必有人能長生。可自己待會還有系統小姐姐啊,記得似乎有個長生便加屬性的系統,就算天譴降臨,扣除那些生命力,不剛好自己便能加強。想來這個因果,足夠把自己送上神壇了。

「你還要無字天書作甚?你都許完願望,莫非你在挑戰天道?」

老乞丐這會更不想給,他只覺得會害了這傢伙,尤其這傢伙已經攤上了個靈氣復蘇的因果。林瀚卻是眼疾手快,將那本無字天書搶了過來,

「放心,這本書我拿着最安全。你真在傳給別人,靈氣復蘇開始,若是有人借這天書行不義之事,你才該後悔。我這人,沒什麼理想,能泡泡妞便此生足矣!」

「呸!臭小子,就你這人生信條。那更不能給你,此書問世,便是為了造福萬世。你,我這兩願,全是為了自己。若再交予你,這書便徹底廢棄了。」

老乞丐試圖來搶,別說林瀚知道這無字天書的效果,就是不知道的時候,他也是勢在必得。怎麼可能會還給他。正好遠處,公交站台駛來一台109路公交車,林瀚往街巷深處一喊

「**叔叔,有乞丐搶我東西!」

老乞丐轉身望去,街巷深處也就出來了一位倒水大媽,

「不好!」

老乞丐反應過來被騙的時候,再看向林瀚,他已經跑上了公交車,車門即將關閉。這傢伙甚至上車以後,還不忘跟老乞丐做個鬼臉,

「這小子,只能希望他不是那個為禍人間的災難吧。既然得知了靈氣復蘇這件事,只能先回去準備好此事,希望再找上這臭小子的時候,他沒使用最後一個願望便好。」

老乞丐嘆息一聲,只等轉身離去。

……

公交車上,也不能怪林瀚腹黑,他也是過怕了窮的日子,好不容易能看到希望,誰會不動心?要知道,就是昨天,自己連個1600的住院費都湊不齊,自己爸媽還在鄉下。尤其,下午以後,靈氣復蘇,這個新社會,也將再次變化。不再只是權錢的時代,甚至還有修鍊者。若按自己昨天那般,沒系統、沒錢、更別說權,那就真的不如一隻螻蟻!

「大爺,對不住了。只能搶來這本無字天書。大不了以後,我幫你重回富有吧!」

林瀚默默在心裏禱告一句,公交車停站了,本來並不擁擠的車廂,居然在這站的人群擠滿。林瀚看着這場景,有些好笑。腦子裡還想着,這麼多人,要是來個公車之狼就齊活。自己保證只是看看,絕對不說話。

便是這時,前門一路鑽來一個人影,因為林瀚剛好站在後門邊與座位處的夾角,以為那人影是要下車,身體往後挪了一些,讓出道路。哪知道這人影看見林瀚讓開那夾角的空間,站在林瀚之前位置不在移動。

這就看的林瀚有些惱火,雖然人沒看清,但背影看來是個女人。那背影清晰可見白色的里襯,淺綠的紗衣,上部分的頭髮鬆鬆垮垮地挽成一個斜髻,背部多餘的青絲瀉下來,儘是靈動和嬌美。

是個背影殺手。林瀚心裏默念一句,他剛打算去拉這女人,好好批評教育一番,發現前面又竄過來一個人影,他只好繼續讓出過道,以為這人打算下車。誰知這人把林瀚簡直氣的火冒三丈,他居然跟那女人一般,站在自己前面,又一次把位置搶了。

「喂,要不就滾到後面去,要不滾回你開始的位置。沒看我是以為你下車讓開位置的,你倒是好,一屁股站我前面了。」

林瀚冷冷拉開這人,仔細看看,居然是個173左右的西裝男,面對林瀚183的身高,還有凶神惡煞的眼神,那西裝男也沒在說什麼,默默走到後邊去了。本來,林瀚還打算叫那女人,可微微近了一步,聞到一絲清馨的芳香,並未夾帶那種惹人厭的刺鼻香水,還是算了。

人家是個女孩子,也懶得計較那麼多了。一路上,林瀚還在自顧自想着第三個願望怎麼許的時候,總算是到站了。

林瀚靠着一股子蠻力,撥開了那些人逃了下去。抬眼望去,信尚大廈!這也算是永梁港的CBD了,如果能面試上那家策劃公司,自己興許真是步入人生巔峰了。

「喂,帥哥!」

一個溫婉柔和的聲音在林瀚身後響起,林瀚本能的回過頭去,因為他自認為是滿分的帥哥。淺色的紗衣,白色的里襯,正是那車上搶了自己位置的女子,不過這會那女子是正面向他的。總算看清了那長相。

那雙勾魂般水汪汪的丹鳳眼,配合那張可愛到極致的鵝蛋臉,林瀚都不禁驚呼,這種童顏誰能抵擋?繼續往下,更是令林瀚呼吸急促,洶湧的波濤在盈盈一握的腰肢襯托下更是驚心動魄,簡直就是位童顏…

不過,作為即將起飛的林瀚還是迅速的收斂心神,不在望向那邪惡一眼,問道

「你是叫我嗎?」

「對啊,不叫你。我叫誰呢?」

那女孩面色有些緋紅,

「有事嗎?雖然我平常不太喜歡加陌生女孩的微信,但你若開口也不是不可以的。」

林瀚還是很自戀地單手摸向自己那雞窩的頭髮,女孩的臉頓時更紅了,

「不用了,我就是順便感謝下你。剛剛公交車上那男人是有些毛手毛腳,多虧你趕走了他。謝謝你。」

話剛說完,林瀚徹底泄氣,有些煩悶懟道

「既然如此,你還不如實際點,送我點錢謝謝我來的實在。」

「噗嗤!」

「好啊,那我以後請你吃飯。今天我快遲到了,就先走了。」

女孩說完,小跑帶風般往對面跑去,林瀚看向對面,有些懵圈,

「第一人民醫院!」

居然正是自己昨天昏迷的醫院!可突然他又想起什麼,沖那過馬路的女孩喊道

「你都沒留個聯繫方式,我後面怎麼找你?」

女孩巧笑嫣然,答道

「我叫趙可欣,你可以到時候來護士部找我!」

「!!!趙可欣?」

《開局氣走系統,結果我無敵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