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虐文女主不好當
快穿:虐文女主不好當 連載中

快穿:虐文女主不好當

來源:google 作者:東籬不喝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東籬不喝酒 桃若 現代言情

【快穿BE無CP虐文男人皆過客,對於桃若來說一切都是為了任務,第一個世界是用來過渡的,不喜歡可以直接跳過,女主在每個世界都會死】桃若是仙界最美貌的桃花仙,人人都想和她結成仙侶奈何桃若心裏只有修鍊成神這個想法她小手一揮,直接跑到三千世界渡劫歷難去了,開始接受各種各樣的任務把她當替身,桃若:那她就送他個替身的替身!讓她來贖罪,那她就大義滅親做到底……反正最後都是一死,如鴻毛還是如泰山,都是桃若說了算展開

《快穿:虐文女主不好當》章節試讀:

桃若覺得,像陸煜這種人,還是和蘇月晴這種人撕起來最得勁,於是她就和233默默在一旁吃瓜。

半晌,陸煜看着蘇月晴厲聲道「如果不是因為你,我怎麼會和婉婉疏遠?」

聽到這話,桃若都忍不住笑了,佩服佩服啊。

蘇月晴臉色扭曲「因為我?」

突然她反頭緊緊盯着桃若,目光陰冷得像一條蟄伏的毒蛇,拿起了桌上的一把刀,朝着桃若走了過來。

「吃個瓜而已,關我什麼事?!」桃若驚了,這純屬無妄之災啊。

蘇月晴一步步走近她,直接拿刀貼在她臉上划了一刀,血順着臉流下了脖頸,染紅了桃若的白襯衫。

「宿主,我可以給你屏蔽痛感。」

「不用。」

桃若額頭汗水不斷,卻隱忍着一言不發,沒有看到她預想中的表情,蘇月晴不大高興地加大了力道。

桃若忍不住哼了一聲,雙手顫抖,但她依舊沒叫出來。

陸煜雙目欲裂,整個人開始撞擊拉着他的人,整個人就要朝樓下跑。

蘇月晴一邊劃一邊道「是因為宋婉這個賤人吧,說起來要不是因為這個賤人,你怎麼會找上我。」

陸煜一愣「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啊,陸煜哥哥。」

她為什麼要告訴陸煜,小時候的事情,告訴了讓陸煜和宋婉和好嗎?

呵,她巴不得讓陸煜和宋婉生不如死。

「233,南緒到哪裡了?」

「南緒還有五分鐘就到,警方可能比南緒慢一點,不過都快了。」

「他怎麼來的的那麼快?」

比她預想的快多了,那她得加快節奏了。

「宿主,我忘記和你說了,我給男二發消息地時候,他好像已經在路上了。」

行吧,233就是故意的,它希望南緒能快點過來救宿主,讓宿主少受點苦。

桃若聽着心裏就有個准信兒,她掙開蘇月晴的手抬頭看向陸煜,說出一直以來原主最想說的話「陸煜,小時候救了你,我一直覺得這是自己這輩子最幸運的事情。」

原主確實是那麼想的,小小年紀的她就救下了自己的心上人,她想着長大以後她一定會是最幸福的人了。

「長大後遇見你,你不記得我了,我沒難過。你說把我當替身,我不難過,我以為在照顧你的那些日子裏,你會明白。」

「可我錯了,錯的離譜,你任由蘇月晴欺負我,害得我流產,無法再生育的時候,我就懂了,你這樣自私自利的人,你不會愛誰,你也沒有權利愛誰。」

世界上有很多人的愛一文不值,但也有很多人的愛一開始就是錯的。

原主沒什麼錯,錯就錯在眼光不好,愛上了一個自私自利的人。

你說這個人是渣男,該受到萬人討伐,這沒什麼錯,可為什麼你不能在討伐的同時再擦亮自己的眼睛一點呢。

光這一點錯誤,就需要原主整個人生來陪,桃若不敢苟同。

陸煜站在樓上,不可置信地望向宋婉,他輕聲開口「是你嗎?」

蘇月晴眼神微眯,仔細觀察着宋婉,想看看她在耍什麼花招?

233出聲「南緒和警方都到了。」

聽到這句話,原本跪着的桃若直接強撐着身子上前一把抱住蘇月晴,連帶着蘇月晴手裡的也一把捅進了桃若身體,她靠着蘇月晴的腦袋,無聲地對着衝過來的陸煜說了幾個字。

陸煜眼神驚慌失措,在快要靠近桃若幾步的時候直接踉蹌倒在了地上。

桃若脫力從蘇月晴身上滑下,無力地躺在了地上,而蘇月晴握着刀的手和衣服上都沾滿了血跡,整個人茫然地看着桃若。

南緒和警方衝進來看見的場面,蘇月晴衣服手裡全是血,幾步之外是倒在地上的陸煜,而桃若倒在地上,臉上有一道鮮紅的肉不斷往外翻滾,刀子插在她腹部,殷紅的鮮血從她周身蔓延開來,她的白襯衣早已經被染的格外紅艷。

看着南緒朝她奔來瞬間赤紅起來的眼睛,桃若覺得有些失策,尤其是現在他小心翼翼地把她抱起來的樣子,桃若就覺得自己好像做桃做的不太地道。

於是,在救護車上,南緒求她別睡過去的時候,桃若用儘力氣從口袋裡拿出一顆糖,是原主最喜歡的那種糖,只不過這顆糖,糖紙都被血浸透了。

她用微乎其微的聲音道「好好的。」

救護車上,一個大男人眼睛紅紅的,小心翼翼接過糖握着她的手。

桃若沒見過男人這副模樣,心裏有些不得勁。

但進了手術室後後不久,她還是催促233;「抽離世界吧。」

於是搶救室外的紅燈一下子就滅了,南緒一直攥得發白的手開始抖了起來。

搶救室的門被推開,主刀醫生走到了南緒面前搖了搖頭,吐出了兩個他最不想聽的兩個字「節哀。」

南緒身影有些踉蹌,一顆心像是僅僅被人捏住了一般,眼前的世界開始天翻地轉,他不禁晃了晃頭,朝着搶救室走了過去。

搶救室里無比,躺在病床上的人臉色格外慘白,臉上被劃開的那道上口血肉模糊,格外醜陋地橫亘在她的臉上,可以由此想像到生前受到的非人虐待。

他的手輕輕撫上宋婉的臉龐,一滴清淚落在宋婉的眼尾,好像睡着的人做了噩夢無聲哭泣着。

他又想起了那天宋婉給他送糖時說的話。

「為什麼幫我?」

「不想讓你陷入危險。」

不知道該怎麼應對,桃若只好打哈哈應付過去。

「你有什麼計劃?」

「也沒什麼大的事,到時候需要你幫忙的地方一定通知你。」

南緒眼底划過一抹異色,心一下子像是被壓了起來,他一把拽住桃若「我說真的,別讓自己陷入危險。」

桃若一愣,滿不在乎地開口「害,怎麼會。我先走了,下次有機會請你吃飯。」

南緒心裏很不安,這種不安與日俱增,於是他一直派人悄無聲息盯着桃若,也在桃若失蹤後第一時間趕了過去。

可為什麼……還是晚了。

他走在最前面,他看見了……

是桃若自己撞在刀上的。

可正是因為他看見了,他才更難過。

她給了巷子里的那個少年一個救贖。

可是少年卻沒能救下她。

他的心像是被刀子一刀一刀割了一樣,疼得他忍不住去握住宋婉的手,半晌後感覺胸中一陣血氣上涌,他嘴角血絲微現,整個人靠着桌子倒了下去。

婉婉……

《快穿:虐文女主不好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