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首要任務是抱緊大腿
快穿:首要任務是抱緊大腿 連載中

快穿:首要任務是抱緊大腿

來源:google 作者:微無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宋景淮 鹿千漾

一年見八百次的穿越方式???剛穿越就在大佬的床上了???鹿千漾覺得,自己好像已經贏在起跑線上了看見帥哥就必須直球表白,而且竟然成功了!大佬難道對我一見鍾情?既然如此,那我一定抱緊大腿,努力搞錢搞事業搞男人!青樓?開起來!打仗?我第一!奪嫡?這我就不參與了,不過我一定會在背後默默支持你的!宋景淮:……要奪嫡的人也不是本王……王妃大可不必如此激動…不如咱們還是先商討一下關於小世子的誕生計劃比較合適(打橫抱走)(反抗失敗)鹿千漾:來吧,不要因為我是嬌花而憐惜我!宋景淮:感覺自己好像被坑了,沒辦法,只能寵着了展開

《快穿:首要任務是抱緊大腿》章節試讀:

鹿千漾睡得不太安穩,第二天眼下就浮上了一片烏青。

上高中的時候她幾乎每天晚上都會熬到凌晨一點多,就為了能考上一個好大學,遠遠地離開家。

沒想到會出這樣的事情。不過縱使她以前那樣熬夜,眼下也不曾像現在這樣烏青一片。

興許是因為皮膚白皙,才顯得烏青更為明顯一些。

「睡得不好嗎?」

宋景淮見了她,第一句就發問道。

「怎麼可能會睡得好呢,我實在是睡不着,我想到要見到那些人,我就胃裡直犯噁心。」

鹿千漾不是那種會逞強的性子,更何況宋景淮既然開口問了,那就是有了答案才問的,她又何必遮遮掩掩。

「馬車顛簸,咱們可以慢慢走。」宋景淮扶着她上了馬車,又跟在馬車旁慢慢走着。

「你不騎馬嗎?」

鹿千漾本來想問宋景淮要不要上車一起坐的,但又覺得不太妥當,即便不是在這個時代,她也沒辦法接受和一個男人處在一個密閉的空間。

「師父說我可以多走走,有利於我身體恢復。」

「哦,咱們要走多久才到?」

「慢慢走的話,一天吧。快馬加鞭的話,半天也就到了。」

「那我跟你們一起騎馬吧!」

「你會騎馬?」

宋景淮有些驚訝,這個小女子的身上似乎總有他想不到的驚喜。

「怎麼,有哪條律文規定女子不能騎馬嗎?」

「這倒沒有,只不過咱們東西比較多,我身子也還不太適合騎馬,所以咱們慢慢走吧,乘馬車也能到的。」

「那也行。」

鹿千漾說完這話,一時竟不知道該跟宋景淮說些什麼,只能沉默下來。

宋景淮沒聽見鹿千漾的動靜,於是又開口道

「你回了侯府,我便不能時時見着你了。」

十三騎在馬背上,心裏有些異樣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宋景淮這句話竟然有些嬌嗔的意味在裡頭。

他家王爺不會,要表白了吧?就在這裡表白?

鹿千漾聽見這話,呼吸一滯,心裏百轉千回,短短的幾分鐘里已經將宋景淮這句話揣摩了好幾十遍。

「王爺若是想時時見我,早些抬着聘禮進侯府就是了。」

「好。」

宋景淮應下,心裏早就翻江倒海,快步上前跨上馬背,一遍又一遍在心裏回味着鹿千漾那句話。

她早晚會知道自己的身份的,只是宋景淮沒想到竟然會這麼快,鹿千漾果真不似普通女子。聰慧,似乎又不只有聰慧。

鹿千漾聽見宋景淮應下自己的話,心裏有些莫名的激動,又有些不安。

她從來不會在感情上遮遮掩掩,也不喜歡曖昧,所以選擇打直球,也順便查探一下宋景淮的心意,因為她總覺得這兩個月以來,宋景淮對她有些不同。

如果她還是當初那個剛拿到錄取通知書,戴着六百度近視眼鏡,臉上還偶爾冒着幾顆青春痘的女孩,她是萬萬不會生出這種想法的。可是現在不一樣,她變成了一個大美人,她有這麼想的底氣。

鹿千漾始終覺得,被愛的前提是漂亮。也始終認為,如果心裏對一個人生出了歡喜,就一定要讓他知道。

他果真是王爺,靖王,當今聖上的親弟弟。

想起自己剛才說的話,鹿千漾只想打個洞鑽進去把自己藏起來。耳根子已經紅了個透,她一個從來沒談過戀愛的女生,第一次向一個男人開口,即便是有宋景淮的引導,那也是她主動讓宋景淮來娶自己的。

幸好馬車裡只有她一個人,也就沒有人看得見她此刻彩霞遍布的臉蛋。

既然不確定,為什麼現在就要說些像是表白的話?

鹿千漾心裏明白第一,看見中意的帥哥一定要上好嗎,不然錯過了哭都來不及;第二,她確實對宋景淮有些好感在;第三,也是更多的成分,她必須為自己找一個靠山,以求安穩度日。

「十三,派人先回王府傳話,把聘禮備好,咱們明日就去侯府下聘。」

宋景淮翻身上馬,騎着到了十三身旁,和他並肩而立。十三雖然是暗衛,但是總是在陽光下活動,所以宋景淮和其餘暗衛早已默認十三是個「明衛」了。

「王爺,」十三欲言又止,他很想問明白宋景淮是一時腦熱還是籌謀已久,但他最終什麼也沒說。

「是。」

「皇兄賞的所有東西都添進去,我宋景淮娶親的排場要是全京城前所未有的轟動。」

「這些爺就不用擔心了,府上自然會有人去安排的。只是奴有話想說,爺覺得後頭馬車裡的王妃,真的值得嗎?」

「我做事自然有我的道理,你只管聽我的安排去做就行了。」

「是。」

「宋景淮。」鹿千漾在馬車裡喚了一聲。

十三有些愕然,未來王妃,直呼王爺的名字?

「什麼事?」

宋景淮使着輕功從馬背上跳到馬車前端,朝着帘子里問道。

「這個給你。」

隨着話音遞出來的是一個木盒子,有股淡淡的幽香。宋景淮一下子有些分不清是鹿千漾的味道,還是木盒的味道了。

「這是什麼?」

「你打開看看就知道了。」

宋景淮稍一用力,精緻的鎖扣便被打開,躺在湛藍湖緞上的是一根通體雪白的玉簪,打眼一看就知道是個好東西。

「這是?」

「嫁妝。」

宋景淮有些愕然了,這個答案是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的。

「我母親是鎮遠將軍府的嫡女,但是已經去世了四年了,所以是沒有人為我攢嫁妝的,她當初帶來的嫁妝我也不知道還在不在。這根簪子是我能拿得出來的最好的東西了,往後日子還長着,我慢慢補給你。」

「你哪裡來的錢買這個?」

「我一直戴着的一隻手鐲,用那個換的。」

鹿千漾頓了頓,又接著說

「我不知道我心裏是什麼想法,我只覺得這兩個月的相處下來,我似乎有些喜歡你。」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也喜歡我,但我還是開口了,如果你不願意,我會想辦法,絕不強求。」

宋景淮久久沒開口,鹿千漾的心裏越發沒底了,儘管宋景淮先前答應了要娶她,但是,誰知道他會不會變卦呢。興許是被自己嚇到了吧,連話也說不出來。

鹿千漾感覺自己等了好久,久到她都開始懊悔為什麼要一時衝動說出這種話做出這種事來。

「你乖乖在侯府等我來娶你就好。」

鹿千漾覺得這是自己認識宋景淮以來聽過他說的最溫柔的話了。

「你喜歡我嗎?」

「傾慕已久。」

「你騙人,我們才認識不過兩月。」

「是啊,因而傾慕足足兩月。」

「你會覺得我很奇怪嗎?」

「嗯?哪裡奇怪?」

「就是,怎麼會有女子主動為自己求親的。」

「別人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你願意開口,我不勝歡欣。」

「我不喜歡你們這裡的規矩,說話要咬文嚼字,文縐縐的,還有那麼多規矩要守,稱呼也好,行禮也罷,我全都不喜歡。」

「王府往後就是你的王府,你想怎麼安排就怎麼安排,不愛規矩不愛束縛,怎麼樣都行。」

「這可是你說的,不許不認賬。」

「好~」

宋景淮答應的時候這個好字拖了長長的尾音,溫柔得能滴出水來,鹿千漾第一次覺得自己陷入戀愛陷阱里了。還是那種一見鍾情的戀愛,好像從她睜開眼看到宋景淮的第一眼,她就有種栽跟頭了的感覺。

十三騎着馬走在前面,向他吹過來的風偶爾會帶來一兩句那兩人的聊天內容。

他回頭看,第一次看見那個活閻王眉眼帶笑,溫柔得不像話。

儘管他還是嫉妒鹿千漾是個武學天才,但是看在王爺同她待在一起這麼開心的份兒上,也勉強接受她成為自己的主母和王妃吧。

只不過十一十二和十四十五一定會被嚇一跳,畢竟他們也是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場面的。

《快穿:首要任務是抱緊大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