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冷麵王爺的神醫妃
冷麵王爺的神醫妃 連載中

冷麵王爺的神醫妃

來源:google 作者:花開富貴 分類:穿越

標籤: 雲朝暮 楚寒越 穿越

一場穿越,將雲朝暮帶到了古代,作為頂級醫師,如今成了差點被燒死的毀容棄妃,修復容展開

《冷麵王爺的神醫妃》章節試讀:

「氣死我了!」
雲清妙胸膛上下起伏,臉色猙獰的很,她好不容易在父母面前立的乖乖女的人設,差點就被雲朝暮毀了!
「小姐,先穩住性子,只要王爺的心在你這邊,咱們來日方長,還怕她一個不受寵的賤人么。」
溫姑姑給她端杯茶,老眼中閃過一絲陰狠,「小姐有王爺的寵愛,不管什麼時候,王爺都會站在小姐這邊的。」
貝齒輕咬紅唇,雲清妙眸光閃動。
她雲朝暮要是自己作死了,可就不怪自己了。
「王爺回來了嗎?」
她問。
「今早回來的。」
溫姑姑應道。
「姑姑,你去給我準備一碗薑湯,就說我心疼姐姐,親自給她煮的,順便把這件事告訴王爺。」
雲清妙抬起高傲的頭顱,胸有成竹。
攝政王妃的位置,早晚是我的!
院子里,雲朝暮正吃飯。
忽然,一道溫柔的女音打破了安靜。
「姐姐,在丞相府里的事你可別放在心上,妹妹定會查清是誰害了我們。」
雲朝暮優雅的端起綠茶,「還得是妹妹,這一來,我綠茶味都淡了許多呢。」
雲清妙一愣,她聽不太懂這句話。
「姐姐是在誇我比綠茶還清香嗎,這怎麼好意思呢。」
雲清妙害羞,故意露出那張沒有缺陷的臉對着雲朝暮。
「撲哧。」
雲朝暮笑出聲,眉目含笑道,「你覺得是就是吧。」
雲清妙瞧她樂成這個樣子,一定在用自己聽不懂的詞來嘲笑自己,忍住怒火道,「對了姐姐,妹妹沒有及時去營救姐姐,導致姐姐受驚,特意給你煮了薑湯,你快趁熱喝了吧。」
語罷,接過溫姑姑手裡的湯遞給她。
雲朝暮早就看透了一切。
雲清妙暗中一笑,算算時機王爺也快來了,到時候看見自己受傷一定會教訓教訓這個醜八怪!
就在熱湯要傾斜雲清妙那邊時,雲朝暮一把穩住熱湯。
剛才她餘光早就看見門口有一道黑影,不出意外的話定是王爺吧。
她正好愁着怎麼和他快快和離呢,這上好的機會就送上門來了,她豈能不收着?
下一秒,雲朝暮快速奪過熱湯潑在雲清妙臉上!
「啊!」
這動作猝不及防,雲清妙痛苦的倒在地上打滾,塗抹好胭脂的臉被燙的泛紅,好像一個猴屁股。
雲朝暮噗嗤一笑,語氣要多諷刺就有多諷刺,「真是不好意思啊妹妹,都怪我手滑了,您沒事吧。」
嘴上說著不好意思,但語氣一絲歉意都沒有。
「雲朝暮!」
忽然一道低沉男音傳來。
雲朝暮望去。
男人一身黑衣,眸中如淬了冰般冰冷,散發著深淵一般的危險。
他怒火沖沖,心疼的扶起地上柔弱如玉的女子,抬起那張人神共憤的俊臉瞪着她。
「王爺,你別生氣,姐姐她不是故意的。」
雲清妙幾乎咬碎了銀牙才說出這句話。
面上火燎燎的痛讓她幾乎端不住那副小白花的姿態,忍了又忍方壓下怒火,繼續小聲啜泣道,「都怪我笨手笨腳,總是惹姐姐不高興......」 「可姐姐也笨手笨腳的,傷了妹妹姐姐心裏也疼的很......實在不配為攝政王妃。」
雲朝暮學着她矯揉造作的樣子夾着嗓子說話。
雲清妙錯愕,總感覺她像是換了個人一般,或者腦子進水了。
看着她故作難過眼睛裏卻閃着光亮的樣子,楚寒越眉頭一皺,總覺得有股子熟悉感。
他下意識聯想到昨晚蒙臉救他的女子,但轉念一想,雲朝暮就是個什麼也不會的廢物,怎麼可能會醫術?
想着,楚寒越朝她諷刺一笑,「你也知道你不配?
想讓本王休了你?」
「王爺與妹妹郎情妾意,都怪我不好這麼多年來插在你們中間,對你們造成很多困擾,妾身沒有臉面繼續叨擾。」
雲朝暮尖着嗓子,柔柔弱弱跪下行禮,暗中掐一把大腿,擠出兩行淚。
心裏沾沾自喜。
她就等這句話呢,「就請王爺賜我休書一封,我這便捲鋪蓋走人。」
說完,就假裝失落進屋收拾行李。
楚寒越望着她哭哭啼啼像是受到了極大委屈,要不是方才看見她一閃而過的笑意他差點信了。
她若是有這覺悟,當年為何下藥與他發生關係?
又為何在皇上面前脅迫自己與她成婚?
她這麼多年即使被關在偏院,也會想法設法接近他,今日竟想讓他休妻?
一定是試圖引起他注意的低級手段罷了。
「可本王不允。」
什麼?
剛到嘴邊的鴨子飛了,雲朝暮努力穩住情緒,「那你不怕我欺負她么?」
楚寒越上下掃視她一眼,勾起嘴角嘲諷一笑。
好像在說,就你也配?
「今天我能拿熱湯燙她,明天就敢用鞭子抽她,只要你一天不和離,我就欺負她一天。」
雲朝暮見裝綠茶不管用,乾脆攤牌不裝了,直接裝惡毒。
「收起你這下作的手段,本王早就看透了。
你若是敢動她,本王饒不了你。」
說完,他抱起雲清妙大步離開,臨走前他吩咐侍衛在此看門,三天不許給雲朝暮吃飯。
雲清妙柔弱的靠着男人有力而暖和的胸膛,嬌滴滴道,「王爺,姐姐方才的話你不要往心裏去,那都是氣話,您知道的,她一直愛慕你,不然也不會想到用清白逼王爺成婚......」 彷彿察覺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雲清妙懊惱的抿抿嘴,岔開話題,「今日之事只是例外,姐姐便是再自卑臉上有胎記,嫉妒我貌美,也不會狠心到毀我容貌的。」
說著,她倉促的咳嗽,臉色一白。
楚寒越回憶起被下藥的那晚,噁心的恨不得殺了那個賤人。
「清妙,本王知道你心善,但也要為自己着想。
本王留她暫且還有用,等最近朝中勢力穩定下來後,本王定將她逐出王府。
你怎咳嗽,今天沒吃藥?」
楚寒越臉上浮現出一絲自責和心痛,如今他在朝廷根基不穩。
若絕不能再讓朝廷那幫老賊捏住他錯處。
自己為了躲避朝廷賊人跟蹤,意外來到野外破廟,卻被毒氣熏倒險些葬身火海,若不是她...... 「光顧着給姐姐煲湯了。
王爺,自從去年我捨命從馬蹄下救下王爺,從未後悔,只要有王爺陪着,沒名沒分,我也願意。」
雲清妙道,「王爺?」
「你別怕,本王的王妃,只能是你。」
楚寒回過神來,心裏越愧疚的很。
...... 雲朝暮氣的跺腳,她就不信了,這婚必須離!
既然楚寒越不進她門,那她就去正殿找他,奈何看門的侍衛不讓她出去,只能翻牆離開。
離因她將原主鑲在臉上的面紗摘下來了,下人們也不認得她,基本上沒有阻攔 喲,得來全不費工夫。
坐在亭子前那高大的身影不是楚寒越是誰?
雲朝暮憋笑。
男人都不喜歡自己的女人和別的男人親近吧。
要是反其道而行之,楚寒越一定會氣的當場和離。
她大搖大擺往亭中靠過去。
楚寒越見她就來氣,可還沒開口,就被雲朝暮搶先了。
她連一道眼神都沒分給他,反而含情脈脈的望着他身邊的侍衛。
「小哥哥,你長的真好看,處對象了嗎?」
雲朝暮雖然表面對楚寒越不在意,但餘光還是防備着他呢,要是情況不對,趕緊跑路。
黑墨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他求救望着楚寒越,「王爺......」 楚寒越就這麼看着雲朝暮,四目相對,空氣中瀰漫著火藥味。

《冷麵王爺的神醫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