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冷王專寵卦妃
冷王專寵卦妃 連載中

冷王專寵卦妃

來源:外網 作者:洛清淵傅塵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洛清淵傅塵

正在爆火更新中的古言小說《權寵卦妃攝政王的心上嬌》,本文受眾頗廣,主角是洛清淵、傅塵寰,是實力派作者「宛輕吟」精心所創作的。小說內容詳情講述了:重生後直接變換了身份,由大祭司變成了一個貌丑無顏的攝政王妃?洛清淵的心都要碎成渣渣了!想她前世多麼的風光無限,今生卻要遭受這樣的無辜對待,不過既然能夠重活一世,對於洛清淵來說已經是莫大的仁慈了。展開

《冷王專寵卦妃》章節試讀:

第2章

嘩――

一盆冷水朝着臉狠狠潑下!

洛清淵艱難抬起眼皮,她不是死了嗎,怎麼還會感到疼痛?

一個嬤嬤打扮的婆子扔下水盆,氣憤的瞪着她

「別玩那些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把戲,王爺不吃那套!也不瞧瞧自己是個什麼貨色,也敢替嫁,你以為這攝政王府是那麼好進的!」

鄧嬤嬤滿面怒意,她原本準備回家伺候老母親,誰知道這不知廉恥的王妃玩起了尋死的把戲,害得她要來這兒伺候。

「好好的丞相府小姐不當,偏要做出這種醜事,不如死了算了!」

頭頂謾罵抱怨聲不斷,洛清淵看着這陌生的一切,不屬於她的記憶正洶湧而來。

昨天本是攝政王和洛月盈的大婚之日,可這洛清淵愛而不得就鋌而走險,新婚夜自己冒充新娘,還在房內點了迷。情香,想與攝政王生米煮成熟飯。

誰知道傅塵寰關鍵時刻清醒了,一怒之下叫了五六個下人進來。

洛清淵醒來之後屈辱難忍,絕望的撞牆自盡了。

原主愛到瘋狂,她隱隱還能感受到這具身體的不甘與心痛。

沒想到她堂堂黎國大祭司,還真是命不該絕,身死魂卻沒滅,竟重生到天闕國丞相之女身上來了。

正思索着,突然那兇惡的婆子一把將她推到地上,腦袋猛地往那床沿上一磕,一陣鑽心的疼襲來。

她倒吸了一口冷氣,伸手摸了一把,鮮血淋漓。

「你重的跟豬一樣,誰扶得動你!能不能識趣些,真以為嫁進這攝政王府就是主子了嗎!」鄧嬤嬤的謾罵聲愈發暴怒。

洛青淵痛苦的扶着腦袋,一陣悶痛眩暈不止。

原主真的抱着必死的決心撞得牆啊,太疼了。。。。。。

鄧嬤嬤見她不動彈,又抬手狠狠的掐了她手臂一把,「聽不見我說話是不是!」

洛清淵疼的痛苦皺眉,抬眼微怒呵斥「我不是主子,也輪不到你這個奴才動手動腳!」

「何況王爺沒休了我,名義上我還是王妃,你一個王府奴才,誰給你的膽子!」

「何況王爺沒休了我,名義上我還是王妃,你一個王府奴才,誰給你的膽子!」

鄧嬤嬤被她這凌厲的眼神瞪的渾身一震,心頭竟生出一絲畏懼。

然而轉念一想,她做出這麼出格的事情,換成普通人家的女兒被活埋都不稀奇!

現在留着她性命,無非因為她是丞相府大小姐,還敢把自己當王妃?

「呸!」

鄧嬤嬤擼起衣袖,「老奴好心伺候你,你還敢跟我嚷嚷!我今天還真要教一教你攝政王府里的規矩!」

鄧嬤嬤說著便抓住洛清淵的肩膀,作勢要扇她巴掌。

可巴掌還未落下,洛清淵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眼神凌厲道「你這老奴才,眼帶血絲,奸門黑煞,是喪亡之相。你家中應有病重之人,不去照看竟還有閑心在這兒教我規矩,不出三日黑煞聚集眉心,就等着辦喪事吧!」

鄧嬤嬤一聽,臉色陡然一變,這洛清淵怎麼知道她家中有人病重?

看着她那黝黑深邃的眼眸,鄧嬤嬤忽然背脊發涼,覺着這洛清淵有些邪門。

但很快又定了定心,這女人陰險狡詐,定是故意胡謅嚇唬她,何況她出不了府不就是這女人害的!

鄧嬤嬤臉色一黑,「呸!你才喪亡之相呢!」

當即一巴掌劈頭蓋臉的扇了下來。

洛清淵一把抓住她落下的手腕,忍着暈眩猛地站起身來,反手便是一巴掌扇了過去。

「啪!」

用盡全力的一巴掌直接扇的鄧嬤嬤眼冒金星,狠狠撞到桌角後,一屁股摔到了地上。

劇痛讓鄧嬤嬤整個面容扭曲,髮絲凌亂,顫。抖着手指怒道,「你你你!你敢打我!」

這女人的力氣竟然這麼大!

「一次就算了,還蹬鼻子上臉?真當我好欺負是嗎!」洛清淵盛怒,「便是我真被王爺休棄,那我也還是丞相府大小姐,你一個奴才也敢碰我?我便是現在打死你,也是你咎由自取!」

她直接抓起了凳子,這一動作嚇得鄧嬤嬤連滾帶爬的出了房間。

真是見了鬼了,這洛清淵不是個廢物嗎?

唯唯諾諾膽小如鼠,也就幹了替嫁這一件大事,還當晚就被揭穿了,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可見蠢人一個,怎麼突然敢動手打人了!

唯唯諾諾膽小如鼠,也就幹了替嫁這一件大事,還當晚就被揭穿了,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可見蠢人一個,怎麼突然敢動手打人了!

洛清淵眼中一片冷意,欺軟怕硬的傢伙!

洛清淵拿着凳子追出房門時,突然一個嬌弱的身影映入眼帘,鄧嬤嬤連忙躲到了她的身後,「二小姐,救我!」

「姐姐,怎麼發這麼大的火?」

洛清淵還未細看來人,眼前便一陣暈眩。

「姐姐!」洛月盈一臉驚慌,連忙開口「還不快把姐姐扶進去!」

這位可是王爺該娶的正牌王妃,那是王爺心尖上的人,鄧嬤嬤不敢得罪,連忙應下「是是是。」

洛清淵坐回到床上,腦袋還昏沉着,渾身濕了大半,微風從房門外吹入,她猛地打了個噴嚏。

原主活活撞死,身體受損,若不好生調養,怕是要落下病根。

「姐姐,快把葯喝了。」洛月盈滿臉緊張的端起葯碗給她喂葯。

葯喂到了嘴邊,洛清淵腦袋還暈眩着,下意識的喝了一口,然而一口下去,便覺出一絲不對。

這葯不對!

一雙明亮的黑眸泛過一道寒意,她抬頭看了一眼。

這位便是洛清淵的庶妹洛月盈,昨日真正該嫁給攝政王的人。

洛月盈竟紅了眼眶,淚水盈盈,語氣心疼的說「姐姐,你下次可千萬不敢做這種事情了,這可是欺君之罪啊!我求了王爺好久,好在王爺心軟答應了我,讓你留下,做攝政王府的王妃。」

洛清淵腦海中靈光閃過,猛地勾起一絲回憶,原主之所以會冒險替嫁,不就是這位好妹妹唆使的?

沒有她這位正牌新娘的允許,她哪敢替嫁?

可憐洛清淵到死都還覺得她這位妹妹是真心對她好,婚事都能犧牲讓給她。

就在這時,外頭傳來明顯的腳步聲。

《冷王專寵卦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