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離婚後,傅總他膝蓋跪穿了
離婚後,傅總他膝蓋跪穿了 連載中

離婚後,傅總他膝蓋跪穿了

來源:google 作者:小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傅辰 簡安 霸道總裁

三年婚姻,八年暗戀,簡安愛的卑微她患了胃癌,化療穿刺的痛楚卻不抵聽聞白月光懷孕的那一瞬「簡安,你不過是鳩佔鵲巢的狗!我懷孕了,你也該滾回你的孤兒院!」簡安死心了,帶着重病累累的身體和腹中孩子消失在茫茫人海褪下人妻身份,她是簡家嬌寵公主,從全職主婦到商界女精英,聲明響徹桐城再見白月光,她神情倨傲:「凌薇,你說誰是狗?」她生產時意外大出血,傅辰在產房外跪了一天一夜,紅了眼眶:「安安回來吧,我什麼都不要,只要你……」展開

《離婚後,傅總他膝蓋跪穿了》章節試讀:

傅辰的心一沉,臉色瞬間變得難看。

「你說什麼?」

簡安淺提着一口氣,竭力控制情緒,讓自己看起來不會太狼狽。

吸進的空氣卻似刀子般將她的心剜的鮮血淋漓。

三年婚姻,她辭去工作甘之如飴做家庭主婦,承受傅家除奶奶之外所有人的針對貶低,將自己的自尊和驕傲踩進爛泥,一心一意愛着傅辰,傾心付出,卻不抵凌薇一朝回國。

不爭了,不奢求了。

胃癌晚期,何苦再追求那虛無漂派卻苦求不得的愛呢?

簡安閉了閉眼,再睜開,沉痛眸底多了幾分堅決「我說,我們離婚吧!」

「你要離婚?」傅辰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幽黑的墨瞳深處稍縱即逝一抹驚詫。

簡安掙開他的手,後退一步,拉開彼此距離。

她距他不過一步之遙,此刻卻仿若咫尺天涯。

傅辰劍眉狠狠皺起。

「是我鳩佔鵲巢久了,以為假的也能成真。」

「可惜,假的終究只是假的。」

可笑她沉浸在自己編織的夢幻泡影中,不肯清醒。

「什麼鳩佔鵲巢?什麼真的假的?!簡安你到底在說什麼?」傅辰不解的看着她。

簡安似是極不舒服,一雙杏眸難掩頹色,彷彿正有什麼東西在消失遠去。

他看着她抬手拭去眼角淚痕,笑的嘲弄又無所謂「沒什麼,都不重要了。」

傅辰眸底光亮晦暗,混沌疑惑間莫名思緒猝然闖入。

他聲線嘶啞「是……因為他?」

還記得婚後簡安一次醉酒,無意間說過她有暗戀過五年的男人。

她將他奉為神祗,道縱是千千晚星卻不敵那人灼灼月光。

彼時簡安愛慕盎然,眸底淬着的湛湛星光耀眼璀璨,是傅辰從未見過的。

而他們當時不過認識一年。

傅辰不由得再進一步,高大陰影將簡安籠罩「他是誰?!」

他?

簡安怔忡少許,這才理解過傅辰的意思,眼底閃縱即逝一絲疲憊。

他以為她婚內出軌?!

她凝着那張冷峻寡言的臉,自嘲勾唇。

「你覺得是就是吧!」簡安疲憊道,她已懶得解釋了,「傅辰,我累了。」

「下午……民政局見吧。」

說罷,她轉身離開。

傅辰落在身側的指尖微勾,似是想要抓住什麼,終了卻又垂回身側。

真抱歉,霸佔了你三年。

……

民政局。

驕陽似火,無聲炙烤着桐城。

簡安撐着太陽傘,第三次抬腕看時間,秀眉微擰。

傅辰已經遲到了足足一小時。

身為傅氏總裁,他素來守時。

簡安的第一反應,是傅辰出事了!

她心底升起一絲不安,掏出手機打給傅辰。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請稍候在撥……嘟嘟嘟……】

接連三通,都無人接聽。

簡安眉宇擰的更緊了。

心下的不安愈發擴大,她不假思索的攔下計程車趕往傅氏集團。

她跑的上氣不接下氣,推開門卻發現傅辰正端坐在沙發上,墨瞳冷凝,清雋的眉眼間凝着一股子淡漠疏離。

手上拿着一串菩提手串,認真擦拭。

這個手串,是他和簡安新婚,旅行時簡安在一間很有名氣的廟裡跪了足足一天,誠心誠意求來的。

聽到動靜,他緩緩抬眸「你來了。」

相較於傅辰的淡定冷靜,簡安怒火中燒。

她以為他出事,擔心的片刻不敢耽擱跑過來,結果他只是無所事事端坐空調房中,等着她來找。

他把她當成什麼?

不接電話,沒有解釋。

就好像她只是一個高興時才有興緻敷衍兩句的玩物。

如今玩物提出了離開,他便連多餘的精力都懶得分給她。

「傅辰,你什麼意思?!」簡安眸光泛冷,在太陽下暴晒三個小時的怨氣,在此刻洶湧爆發。

反正她只有三個月的時間了,她不想再裝了。

「我在你眼裡到底算什麼?一條狗嗎?!」

「隨便逗一逗,就會聽話的跑到你面前,任由你搓圓捏扁毫無怨言?」

「是不是我為你當牛做馬了三年,你就忘了,我簡安也是有脾氣的?」

她看着他,清亮的眸子中滿是沉痛的看着這個自己愛了三年的男人。

她曾經也是驕傲立於雲端的公主,肆意洒脫率性而為。

是因為愛他,才甘心收斂鋒芒歸於平淡。也是因為愛他,不忍他難做,才盡數將傅家人加諸她的委屈盡數咽下。

可她不惜踐踏尊嚴也要不顧一切去愛的男人,卻把她當猴耍,在一旁施施然看她的笑話。

「你多想了。」

傅辰攥緊手中的菩提手串。

他深深看了簡安一眼,看着她眸色中的痛心疾首,眼瞼垂下遮住眸底的自嘲。

他本意是想讓簡安想清楚再做決定。

但簡安大抵是愛那男人入骨。

否則也不會在三周年紀念日當天,提出離婚。

胸腔里有憤懣與不甘裹挾發酵,傅辰拿出一份文件,聲線冷了下去「離婚不是兒戲,既然你非要離婚,先把協議書籤了吧!」

離婚協議書!

當這五個大字落入簡安眼中時,她不免覺得好笑。

原來,他早就把一切都準備好了。

她抓起他面前的筆,直接翻到最後一頁,就要落筆簽字。

骨節分明的手伸過來,攥住她的手腕。

「你都不看一眼嗎?」

傅辰黑眸幽暗,深不見底,語氣冰冷間,透出幾許怒氣。

「沒必要。」

簡安甩開他的手,飛快簽上自己的名字。

「就算你讓我凈身出戶,也沒關係。」

「反正我做了三年家庭主婦,沒有為這個家創造任何營收。也沒有個孩子,需要你支付贍養費。」

說到孩子時,她語氣嘲諷。

「可你手上,有傅氏5%的股份……」就算每年折算分紅,也是一筆巨款。

傅辰下意識的解釋,不想讓她輕看自己!

可是簡安在聽到5%股份的時候,沒有給傅辰說完的機會。

「原來如此!」她望着傅辰,眸底滿是自嘲,「你放心,我不會帶走不屬於我的一分一毫。」

「傅氏的股份,我會無條件轉讓給你!」

「就當……是我謝謝你放過我的謝禮!」

「簡、安!」

傅辰面色沉凝,黑眸之中怒火翻騰,原來他在她心目中,一直是這樣的人!

簡安偏頭,像是懶得多看他一眼「簽字吧!」

傅辰心頭怒火蒸騰,賭氣般開口「好!」

「不過你手上的股份,就當我花錢買。」

「就算是離婚,傅氏集團的總裁,也不會讓前傅太太身無分文。」

「傅家,丟不起這個人!」

話一說完,傅辰皺着眉沒說話,一雙眼睛沉沉看向簡安。

簡安笑了,她覺得自己還是小看了傅辰的冷血程度。

「隨便吧!」

簡安的聲音很輕,看着傅辰的目光不再有一絲眷戀。

「現在,可以去民政局了嗎?」

《離婚後,傅總他膝蓋跪穿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