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離婚後前夫天天求複合
離婚後前夫天天求複合 連載中

離婚後前夫天天求複合

來源:google 作者:江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喬熠城 夏青 霸道總裁

世人皆道喬總對妻子極盡奢寵,不僅給她建立翻譯部,還要什麼給什麼她惹事,他擺平她打人,他慣的她六親不認,他是她堅強的後盾可離婚那天,夏青才知道,這一切,不過是在給他的心尖好鋪路而已夏青收拾了行李,徹底離開喬熠城的世界喬熠城一直以為他愛的是心裏的白月光,直到前妻離開後他才發現,他愛她,愛的至深展開

《離婚後前夫天天求複合》章節試讀:

白映溪的自我介紹大概三分鐘,跟前面幾個相比流暢自然,看來準備還算充分。

夏青對這個名字有印象,但她記得,這個人的簡歷被她pass了。

接着面試官又用韓語和法語問了一些商業性的問題,白映溪回答得不說出彩,但也挑不出錯來。

一輪面試後,夏青主動承認自己的錯誤,「抱歉,這個白映溪的簡歷是被我搞錯了,她是我想pass的。」

她自己也沒想到她能犯這麼低級的錯誤,但她的選擇沒有變,白映溪離她的標準還很遠。

但HR的面試官和她持相反意見,「我覺得這個白映溪表現還不錯,法語說得也很漂亮。夏部長,會不會是你的要求太高了?」

說話這人是個男人,三十多歲,頂着啤酒肚,他說完,其他面試官紛紛附和。

夏青還是堅持自己的想法「首先她並沒有從事翻譯工作的經歷,她原先是一名語言老師,這跟喬氏需要的商業翻譯關係不大。當然,如果大家有不同意見,那就少數服從多數。」

那人點點頭,「這還不是最終面試,就算兩輪面試通過也只是實習。先看看她第二次表現怎麼樣吧。」

眾人沒有意見。

幾天後,喬氏又進行了第二輪面試,經過夏青和人力資源部的面試官決定,最終從三百個人里選出了四十二個人。

這四十二人也並不是直接應聘的,需要接受三個月的試用期,名額有限,但競爭很激烈,其中包括夏青最不看好的白映溪,但少數服從多數,她沒有過多干預。

這幾天公司的人每天都能看到喬熠城和夏青一起上班下班,甚至有不少人開始嗑cp。有人說他們就像電影里的史密斯夫婦,勢均力敵默契十足。

但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他們兩個人,在人前,一直都保持着恰好的距離,說不上親昵,也說不上疏離。

當然,關起門來,就不一樣了。

下午,夏青把翻譯好的文件拿給喬熠城。

他的辦公室在頂層,出了電梯,走廊的盡頭就是總裁辦公室。

安靜的走廊上鋪了一層羊毛地毯,夏青踩着高跟鞋,腳步聲被很好地隱藏起來。這一層一圈都是落地窗,通透廣闊,但灰色調的裝潢別具一格。

夏青推開第一扇門,坐在門口的二助三助見到她紛紛起身,「夏部長。」

「一助呢?」她隨口問了句。

二助答「額……她有事出去了。」

夏青哦了一聲,舉起手裡的一沓文件夾,莞爾道「這些是翻譯好的合同,喬總在嗎?」

喬熠城的三助態度溫和卻不容商量「辛苦您了,夏部長。這些交給我就可以了。喬總現在在忙。」

夏青上來就是為了見喬熠城一面的,於是說「沒事,我自己拿給他吧。」

她說著就要進去朝裏面緊閉的第二扇門走去,但二助三助擋在她面前,「夏部長,不好意思,喬總真的在忙。」

他們對夏青的態度從來沒有這麼堅決過,三個人齊齊站在她面前,似乎是在隱藏什麼不能讓她知道的事情。

直覺告訴夏青,事出反常必有妖。

她微眯起眼睛,「如果我非要進呢?」

二助為難地說「夏部長,喬總真的在忙。」

在忙嗎?看來喬熠城的助理也不怎麼樣,就算說謊也只有這一句話,夏青怎麼會信?

她一把撥開橫在她面前的手,語氣也變得冰冷「我脾氣不好,別給自己找不痛快。」

來到門前,夏青的心跳得很快,她輕輕按下把手,門只開了一道縫,大概兩百平的辦公室一眼就能看個全。

辦公室的視線不算明亮,窗帘拉起了半扇。灰色牆面上映着斑駁的影子,喬熠城站在辦公桌前,完全沒注意到門被打開。

夏青並沒發現有什麼不妥,正打算推開門的時候,一雙女人的細手搭在了喬熠城的脖頸上,喬熠城的身體完美擋住了女人。

從姿勢判斷,女人坐在辦公桌上,兩個人正在忘情地接吻。

夏青當即心口一滯,平常聰明的大腦在此刻變得一片空白。

她平時驕傲得像孔雀,可此時,她什麼也沒做,輕輕為喬熠城關上了門。

她面無表情地對喬熠城的助理說「別說我來過。」

說完,她默默離開,腰也挺得很直,頭也是昂着的,可每一步,都彷彿腳上被灌了鉛。

二助三助面面相覷,最終還是決定打斷裏面的二人。

「喬總,剛才夏部長來了。」

喬熠城聞言先對身旁的女人說「你先下去吧。」

女人揪着胸前的衣服跳下桌子,紅着臉離開了。

二助忐忑地說「喬總,我們攔不住夏部長……」

與其說攔不住,還不如說他們根本不敢攔。

稍微了解夏青的人都知道,她那段把人打進醫院的傳奇,別看她平時挺招人喜歡,私下也挺親切。但接觸她的人,都是因為忌憚她。放眼京城,也沒人敢惹她。

但偏偏這麼一個驕傲的人,看見剛才那一幕,什麼也沒說,離開了。

喬熠城的眸光沉了幾分,「她看見了?」

三助說「應該是看見了……但她什麼也沒說,臨走前還讓我們說她沒來過。」

喬熠城背靠沙發,聞言淡淡道「還挺懂事。」

要是換個人,可能早就衝進來跟他鬧了,喬熠城欣賞的就是夏青這股聰明勁兒。

「她既然這麼說了,你們就當我什麼也不知道。」

其實他根本不用在乎夏青看沒看見,婚姻本來就是假的,這點不用喬熠城提醒,夏青自己就認識深刻。

互相利用,各取所需,利用完了,一拍兩散,他跟夏青一直都是這樣過來的。

晚上的時候,喬熠城從樓上下來找夏青,沒看見人,一問才知道她早就離開公司了。

他給夏青打了個電話,對面響了幾聲才接通。

「在哪兒?」

夏青躺在家裡睡了一下午,聲音聽起來有些沙啞,「在家睡覺,有事嗎?」

她的情緒聽起來和平常無異,喬熠城也不多問「沒事,等我回去吧。」

掛斷電話,他又在手機上點了兩下,電話撥給了另一個人。

對方秒接,喬熠城說「今晚陪你吃飯。」

《離婚後前夫天天求複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