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離婚後我被前夫狂扒馬甲
離婚後我被前夫狂扒馬甲 連載中

離婚後我被前夫狂扒馬甲

來源:外網 作者:溫伊暮景琛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溫伊暮景琛 玄幻魔法

溫伊愛了暮景琛十年,可從始至終暮景琛沒有給過她一個好臉色,心死如灰後便提出了離婚,並且警告暮景琛:別想着吃回頭草。  暮景琛:誰吃回頭草誰是狗!  整個京都的女人都等着看她的笑話,覺得這個沒文憑沒背景沒能力的鄉野女人離了暮景琛只有死路一條。  然而離婚後的溫伊卻一次次的打了他們的臉。  聞名中西醫界的神醫鬼魅?  某奢侈品牌的創始人?  高端機械智能領域設計師?  七神秘大佬的親妹妹?  某牛掰小姥的親姐姐?  名門才俊、當紅影帝、鑽石王老五紛紛前來表白,便宜前夫急忙把一朵朵的桃花掐掉,深情表白:溫伊自始至終都是我的女人。  七個大舅子加一個小舅子瞬間拍桌:滾,我妹(姐)說了,誰吃回頭草誰是狗!  暮景琛:汪汪汪...... 眾人:臭不要臉的......展開

《離婚後我被前夫狂扒馬甲》章節試讀:

溫伊一抬眸就看到蘇清悅跟自己的閨蜜洛晴兒一唱一和。

洛晴兒毫不客氣的諷刺着她,句句都帶着嗆人的火藥味,蘇清悅表面上在幫着她開脫,實際上是把她往死里踩。

一個綠茶,一個白蓮,配合的天衣無縫,當真是噁心到她了。

溫伊放下手中的雜誌,淡淡道「以後打了狂犬疫苗再出門,省的到處狗吠。」

洛晴兒以前仗着自己是蘇清悅邀請的貴客,沒少欺負了溫伊,也見慣了她逆來順受的模樣,如今見她反擊,整個人愣了愣。

她與蘇清悅附耳道「我怎麼覺得這個蠢女人變得不一樣了?」

蘇清悅看了溫伊一眼,心裏頓時翻湧着妒忌。

以前的溫伊不愛打扮,穿的衣服無論是樣式還是色彩都中規中矩,襯得人也老氣橫秋的。

此刻的她一襲水綠色長裙,襯得腰肢纖細,肌膚白-皙,烏黑的髮絲挽起,多了絲溫婉動人。

單是往那裡一坐就是一幅絕美的畫,引人注目。

她握緊手指,低聲道「那又怎樣?她馬上就要失去暮太太這個身份了,景琛甚至連一分錢都沒有留給她。」

言外之意,溫伊只有被拋棄的命運,而且身無分文,她在溫家又不受待見,自然只有被人踐踏的份了。

捧高踩低,落井下石向來是投機者喜歡的遊戲。

洛晴兒想要通過蘇清悅搭上暮家這條大船,她自然曉得自己該怎麼做,更何況蕭實初是她看中的男人,對付情敵當然不能心慈手軟。

「溫伊,你到底還要不要臉了,明明跟暮景琛還沒有離婚,就跟蕭實初揪扯不清,你找接盤俠的速度可真夠快的。」

溫伊冷笑道「洛小姐如果眼神不好,我可以幫你推薦醫生,另外,你既然知道我跟暮景琛還沒有離婚,那就好好勸勸你閨蜜,省的將來就算是嫁入了暮家也名不正言不順。」

蘇清悅的臉色微白,她確實想風風光光的嫁入暮家,而不是被扣上小三的帽子。

溫伊與暮景琛是隱婚,在外人看來,暮景琛依舊是鑽石王老五,而公司里的人則以為蘇清悅是暮景琛的正牌女友。

只要溫伊與暮景琛順利離婚,暮景琛就會恢復單身身份,到時她再將兩人的關係公布與眾,一切便變得順理成章,光明正大。

洛晴兒反駁道「當年如果不是你捧着那顆腎橫刀奪愛,清悅早就跟暮總雙宿雙棲了,你才是身份卑賤的小-三!」

溫伊笑着看向蘇清悅「蘇小姐,是這樣嗎?」

當年腎-源配型成功的人,除了她還有蘇清悅。

暮景琛在做手術前,她曾經拿着一張銀行卡去找過蘇清悅。

她說,她想給蘇清悅一次選擇的機會,要麼捐腎的人是她,要麼拿着這張銀行卡消失,前提是她這輩子再也不能見到暮景琛。

蘇清悅選擇了後者。

直到現在她才知道,蘇清悅早就食言了,這三年來一直像只蒼蠅一般圍在暮景琛的身邊。

蘇清悅被她笑的心裏發慌,伸手拽了拽洛晴兒「晴兒,都過去了,算了。」

洛晴兒憤憤不平道「清悅,你就是太善良了,才會被賤人橫刀奪愛。」

她鐵了心要給溫伊一個教訓,讓她知道有些男人碰不得。

「對付賤人就不能手下留情!」

洛晴兒抬手朝着溫伊的臉打過去。

溫伊猝不及防,挨了一個耳光,火辣辣的疼痛感令她倒抽了一口冷氣,眼眸中翻湧着猩紅。

既然有人找死,她也不介意成全對方。

洛晴兒無視她身上的殺意,張牙舞爪的朝着她撲過去,企圖用尖銳的指甲將她那張皙白精緻的臉劃爛。

溫伊猛然攥住洛晴兒的手腕,藉著力道狠狠的扇了過去。

啪啪啪!

洛晴兒瞬間挨了幾個結結實實的耳光,雙臉瞬間紅腫,嘴角也滲着血絲。

溫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這只不過是禮尚往來,如果洛小姐還想切磋,我不介意奉陪到底!」

洛晴兒被她打懵了,半晌才反應過來。

向來乖巧木訥的女人竟然打了她,甚至打得又狠又疼。

「賤人,你不過是暮景琛玩膩了的貨,還妄想着爬上蕭實初的床,簡直做夢!」

洛晴兒端起桌子上滾燙的咖啡就朝着溫伊潑過去。

她倒要看看,沒了這張狐媚子臉,她還靠什麼手段來勾引男人。

溫伊想要起身已經來不及,她抬腳朝着茶几踹過去。

大理石茶几瞬間滑出去幾米,重重的撞在了洛晴兒的膝蓋,致使她整個人向後仰去,手中的熱咖啡悉數倒在了自己的臉上。

「啊!」

洛晴兒忍不住慘叫起來,掙扎着朝着溫伊撲過去「賤人,我要殺了你!」

此時蕭實初趕了過來,立刻擋在了溫伊的面前。

洛晴兒見他這樣維護溫伊,捂着紅腫脫皮的臉委屈的嘶吼道「蕭實初,你被賤人這張清純的臉騙了,她身為有夫之婦還勾引你,簡直恬不知恥!」

在她看來,溫伊之所以能夠引得蕭實初的青睞,必然隱藏了自己已婚的身份。

蕭實初差不多猜到了洛晴兒針對溫伊的緣由,他低聲跟溫伊說了聲抱歉,隨即握住洛晴兒的手腕疾步朝門外走去「你跟我過來!」

會客室里的動靜很快傳到了辦公室。

鹿翱皺了皺眉「到底怎麼回事?」

助理趕去的時候恰好看到一男一女正在走廊拉拉扯扯,男人是這次的競標者蕭實初,女人則是FT的御用模特。

他隨即將這次事件定性為蕭實初的風流債。

鹿翱打趣道「蕭實初果然是個風流人物,無論走到哪裡都能在女人之間颳起一陣血雨腥風。」

暮景琛眯了眯眼眸「這次競標的人有蕭實初?」

「是啊,就是蕭家那位漂泊在外面的私生子,不過這小子有幾把刷子,說不準以後有望成為蕭家的繼承者。」

暮景琛翻看了那份競標書,冷冷道「把愛慕pass掉。」

「你是FT的股東,按理說確實有否決權,不過……」鹿翱語氣一轉,饒有興緻的盯着他「琛哥,你有點不對勁啊,難道這個姓蕭的搶了你老婆?」

《離婚後我被前夫狂扒馬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