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凌久澤蘇熙小說
凌久澤蘇熙小說 連載中

凌久澤蘇熙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婚後心動不自知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婚後心動不自知 都市言情

蘇熙和凌久澤結婚三年,從未謀面,極少人知。晚上,蘇熙是總裁夫人,躺在凌久澤的別墅里,擼着凌久澤的狗,躺着他親手設計訂製的沙發。而到了白天,她是他請的家教,拿着他的工資,要看他的臉色,被他奴役。然而他可以給她臉色,其他人卻不行,有人辱她,他為她撐腰,有人欺她,他連消帶打,直接將對方團滅。漸漸所有人都發現凌久澤對蘇熙不一樣,像是長輩對晚輩的關愛,似乎又不同,因為那麼甜,那麼的寵,他本是已經上岸的惡霸,為了她又再次殺伐果斷,狠辣無情!也有人發現了蘇熙的不同,比如本來家境普通的她竟然戴了價值幾千萬的奢侈珠寶,有人檸檬,「她金主爸爸有錢唄!」蘇熙不屑回眸,「不好意思,這是老娘自己創的品牌!」 蘇熙凌久澤展開

《凌久澤蘇熙小說》章節試讀:

獲取第1次

第1章

周三晚上七點,蘇熙準時出現在天悅府酒店門外。

手機響了一下,蘇熙打開微信,是蘇正榮【熙熙,謝謝你肯幫爸爸,我這裡有點堵車,你先進去。】

蘇熙腳步放慢,想着等下見到凌久澤,該怎麼打招呼。

結婚三年,他們從來沒見過面,不用想也知道凌久澤並不同意、甚至很抗拒這門婚事。

不怪凌久澤,當初是蘇家公司遇到了危機,厚着臉皮上門要求凌家履行當初聯姻的約定,凌家長子已經結婚,婚事就落在了次子凌久澤頭上,他不情願也是情理之中。

偏偏今天,她爸爸為了生意,還要帶着她再次上門求他。

蘇熙自嘲的彎起唇角,等下她要怎麼介紹自己,「凌先生你好,我是你老婆!」

他會拿正眼看她嗎?

凌家自然也不會任人宰割,給了三個億的彩禮幫着蘇家度過難關,卻也提出了條件,就是三年後這門婚事自動解除。

三年前,她還不到c國法定的結婚年齡,兩人去維加斯辦的證,確切的說兩人都沒去,是雙方派人拿着彼此的證件過去就辦完了。m.

兩人一結婚凌久澤就去了美國,一直到現在、距解除婚姻還有三個月的時候他回來了,抗拒的態度已經再明顯不過。

整個天悅府都是中式裝修,古典大氣,像是一個莊園,蘇熙按照蘇正榮給她的房間號去了荷風館三樓。

三樓都是套房,木地板上鋪着地毯,燈火昏黃,格外安靜。

走到套房外,蘇熙不着痕迹的深吸了口氣,抬手敲門。

據說凌久澤去美國前,是江城有名的惡霸,統領江城黑白兩道,做事狠辣決絕。

不過前幾天她在電視上的財經頻道上見過凌久澤,和印象中不太一樣,一身名貴商務西服,姿態雖然矜傲,但是舉手投足之間淡雅、沉穩。

希望今天他也能像電視里那樣有氣度有涵養,別讓她太難堪。

沒有人應聲。

蘇熙眉尾輕挑,推開門往裏面走了兩步,發現只有玄關亮着一盞昏黃的燈,裏面一團黑。

沒人?

門是虛掩的,她一碰,金葉紅木門自動開了一條縫,蘇熙有些意外。

難道凌久澤在等她?

出於禮貌,蘇熙還是又敲了幾下。

「是凌先生嗎?你怎麼了?」蘇熙推開卧房的門,低低問了一句。

突然一條手臂伸出來直接將她拽進浴室,男人一手抵着牆壁,一手掐着她的脖子,聲音壓抑着痛苦,仍舊冷戾暴怒,「敢給我下藥,你想死?」

客廳里還有窗外透過來的浮光,浴室里卻是伸手不見五指。

套房很大,中間是客廳,兩側分別是休閑室和卧房。

她已經走到客廳,直覺不妙,方要反身回去,突然聽到卧室的方向有水聲,一道痛苦低沉的聲音同時傳來,「進來!」

蘇熙的警惕性告訴她此時應該毫不猶豫的掉頭離開,可是在黑暗中靜立了三秒,她還是向著卧房的方向走去。

黑暗中,兩人無聲對視,男人的呼吸一下比一下重,似已經忍到了極致,捏着她喉嚨的手突然一勾她脖頸,低頭用力的吻下來。

唇瓣冰涼,霸道!

蘇熙瞬間瞪大了眼,抬腿用力的向著男人身體頂去。

蘇熙忍着沒有反擊,喉嚨被鉗制,嗓音嘶啞、鎮靜,「不是我!」

「那你是誰?」

男人似淋了許久的冷水,渾身冰涼,噴出來的呼吸卻炙熱,冷熱交替,蘇熙有些發愣。

……

蘇熙已經忘了兩人是如何從浴室到卧房的床上,她還在抗拒和順從之間徘徊的時候,男人已經不容拒絕的拉着她一起墜入深淵。

她不是沒想過兩人結婚後要面對這樣的場景,但不是這樣的情況下。

男人的力氣和速度都不在她之下,長腿壓制着她的膝蓋,粗啞道,「幫我,你想要什麼,事後我都會補償你!」

蘇熙暗自吸氣,無論如何她都沒想到會遇到這樣的情況,凌久澤竟然被人下了葯?

黑暗中,男人的氣息籠罩着她所有的感官,她還在衡量幫他還是讓他去找別人的女人,男人鋪天蓋地的吻已經落下來。

「別進來!」男人聲音低沉,帶着饜足之後的慵懶。

外面頓時沒了聲音。

片刻後,凌久澤起身,穿上浴袍,看也未看床上的女人,抬步走了出去。

深淵裏水火兩重天,她像是經歷了比這三年還要久的時間。

……

停下來的時候,恰好有人進來,腳步靠近卧房,「凌總?」

酒局上凌久澤突然離開,還不讓人跟着,隔了兩個多小時沒動靜,他不放心上來看看,他剛才聽到了什麼,好像是兩個人的呼吸聲?

凌久澤捏了捏眉心,「沒事兒!」

助理從臆想中回神,「蘇正榮訂了聽雪閣1009的房間,約您九點點見面,時間快到了。」

蘇熙把被子拉到脖頸,看到外面開了燈,一縷光線順着虛掩的門縫照進來。

凌久澤走到客廳,靠在沙發里,稜角分明的俊臉上喜怒不露,只眸底透着一絲事後的懶怠。

助理上前道,「凌總您沒事吧?」

凌久澤語調譏誚,「那有什麼區別?」

助理說,「蘇正榮已經打過幾次電話要見您,大概有事求凌總。」

凌久澤想到屋裡的女人,有些說不出的煩躁,「之前賣過一次女兒,現在又想賣一次?他有多大臉,以為我會一直慣着他?還是以為他女兒金貴,總能賣個好價錢?不見!」

凌久澤隨口問道,「哪個蘇正榮?」

他話音落,似乎又想起來了,淡漠問道,「三年的時間還沒到?」

助理回道,「還差幾個月。」

她沒有回頭,徑直走向陽台,推開窗子,縱身一躍。

少女幾個旋身而落,頃刻間,人已經在幾米外的青石路上,纖細的身影很快隱沒在昏黃燈影中。

凌久澤和助理又在外面談了些別的,最後凌久澤吩咐,「去查一下,今天酒局上誰的手不幹凈?」

最後兩個字說的無情又冰冷!

卧房內,蘇熙將外面的對話聽的一清二楚,本些許紅暈的臉寸寸白下去,如果這個時候凌久澤發現他床上躺的就是蘇正榮的女兒,這個「賣」字也許會說的更諷刺!

她忍着渾身的不適下床,找到自己的衣服穿上,隨手又把衣兜里的東西掏出來壓在桌子上。

他轉身去浴室,浴室里也空蕩蕩的。

他狹長的眸子里閃過一抹詫異,剛才跟他在床上翻滾的是鬼不成?

沒有人回答,凌久澤皺了一下眉,打開燈,昏黃的光亮下,床上一片凌亂,卻沒了剛才的女孩!

助理一愣,想起剛才聽到的聲音,很快反應過來,面容冷肅,「是!」

凌久澤起身回卧房,昏暗中掃了一眼大床,淡聲道,「起來,拿着錢離開,以後不要出現在我面前!」

然而,他分明看到了床上那一抹紅痕。

凌久澤眉頭一皺,轉頭看向床對面的柜子,他緩步走近,拿起花瓶下的東西,臉色瞬間黑了下來。

《凌久澤蘇熙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