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莽夫下山
莽夫下山 連載中

莽夫下山

來源:google 作者:排骨缺肉 分類:玄幻

標籤: 排骨缺肉 沈天浩 玄幻

山溝里走出的莽夫,進入大城市一片的迷茫,為此鬧出不少的笑話,還好有師兄師姐們的幫襯,不然真的就成為了過街老鼠「師姐,他們輕薄你,看我收拾他們」「師兄,他們不懷好意,看我的手段」師兄師姐整天耷拉着腦袋,電話更是不停的打給山裡的師父「師傅,求你帶天浩回去吧,我快受不了了」展開

《莽夫下山》章節試讀:

「天浩啊,你現在功力大成,該去城裡找你的師兄師姐了,師父就送你到這裡。」

坐在電摩上沈天浩剛從山上下來,身後都背着那把形影不離的砍刀。

回想起師父送別自己當日的場景,那風馳電掣的速度,一點都不像老年的姿態。

「師父,我一定跟着師兄師姐一起打下一片江山。」

司機老哥聽着後面的小伙自言自語的嘀咕,開口問道。

「小哥,你這是第一次出山吧,怎麼不去坐班車啊,為什麼找我這種野摩托跑長途。」

沈天浩側過臉,傲氣的回道「他們不懂我,要沒收我背後的砍刀,這可是跟了我好十幾年的老夥伴,我才不會交給他們。」

司機老哥滿頭大汗,當初接這單生意,看對方年紀不大也就沒多問什麼。

現在得知背後是一把大砍刀,嚇的都夾緊了坐墊,生怕這小哥發飆給自己兩刀。

樊城地鐵站門口,司機停下車,指了指前面的通道。

「小哥,樊城到了,前面是地鐵站,你從這裡可以去你想去的地方。」

沈天浩給了師傅錢,頭也不回的走了進去。

司機看着沈天浩走進去,雙手合十祈禱。

「**同志,我可是把狂徒送到了這裡,能不能逮着就看你們的了。」

說罷,直接驅車離開。

寬敞明亮的地鐵站里,沈天浩有模有樣的學着其他人排隊買票,不時還看看師父給他的地址。

「師姐就在這座城市,先去找她墊墊肚子。」

過安檢的時候,機器不停的報警。

值班的巡警更是立馬趕到,一眼就看到大群人橫七豎八倒在地上哀嚎。

「**同志,這傢伙帶有危險物品,我們要沒收,結果被這傢伙給打趴了。」

老巡警李銘豆大的汗珠布滿了臉頰。

「這麼多人都攔不住這個小子,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

身邊的協警更是帶着抓捕夾等工具趕了過來。

「李頭兒,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李銘指了指站在人群中間,孤傲看着四周的沈天浩。

「就那小子,帶着危險物品想過安檢被攔下,出手打趴了這麼多人。」

「啥?」

協警也是一陣迷茫,正常人對付三四個人還有可能。

但這裡可是有幾十人,其中不乏他們隊伍當中的好手。

就這樣的陣容被打的七零八落,簡直慘不忍睹。

「這不是我們能對付的吧,還是請求支援吧。」

李銘作為老警官,對待這種事情有着自己的判斷。

看到前面的小子沒有傷人,也知道對方有着一定的準則。

於是帶人走了過去,但手卻摸到了背後的一根膠棍上。

「我說了,我不想惹事,只要讓我要去我想去的地方就行,你們腦子怎麼就那麼軸呢?」

沈天浩苦口婆心的說了半天,這些人就是不放他過去,甚至要沒收他的作案工具。

是可忍孰不可忍。

對於沈天浩來說,這把砍刀就是他的命根子,丟命都不能丟刀。

李銘聽到沈天浩這麼說,頓時鬆了口氣。

「看來這小子不是個瘋子,我去好好說說。」

眼看李銘要上前,身旁的協警也是拉了拉對方。

「李頭兒小心,那傢伙不好惹。」

「我知道,我有分寸。」

走到沈天浩不遠處,就見對方緩緩轉身,似乎是發現了自己。

「大叔,你也是和他們一夥的?想要攔我?」

李銘收起了平時的玩笑,冷峻着臉打量眼前的這個少年。

少年年歲不大,身材勻稱,但卻顯得孔武有力。

一身灰布長袍也不知是何年,一雙布鞋不染塵土四平八穩,背後那被布條包裹的長器可能就是危險物品。

看了幾眼,李銘心裏有了個底。

「小哥來自何處?去往何處?」

說話間還用上了傳統的抱拳禮。

沈天浩見李銘很懂禮,自然要回禮。

「小子從山上而來,去尋師姐。」

「師姐?」

李銘擠着眉頭,看不出沈天浩的底細,轉換了一個思路問道。

「小哥的師姐姓甚名誰,看我認識不?」

說到這裡,沈天浩昂起得意的下巴,伸手指了指地鐵站里的海報。

「那個女人就是我師姐,我要去尋她。」

李銘順着沈天浩的指引看去。

牆上五彩的海報上,印着的正是最近正紅的謝雨嫣。

這幾年,謝雨嫣由於有很好的功夫底子,外加俏麗的容貌,確實俘獲了不少少男少女的心。

為此,經紀公司更是大力的宣傳。

李銘眼珠子轉了一圈,回頭就對沈天浩說道。

「小哥,我看你也是練家子,我當初也學過幾日,相逢不如偶遇,今日在下想討教兩招。」

有過招的,沈天浩瞬間就來了興緻,抱着老拳回道。

「老哥繼續有興緻,那我們不如找個地方好好比試一番。」

李銘沒有帶着小子離開這裡的打算,誰知道出去以後,這小子有什麼本事。

於是提了提聲音叫道「就在這裡吧,我讓人騰出地方就好。」

沈天浩不疑有他,看了這寬敞的地鐵站,覺得無所謂,解下背後長刀立於地上。

「老哥是比拳腳還是兵刃?」

「兵刃,當然是兵刃,我就會這一手。」

李明掏出膠輥,撤去上面的膠套,緩緩的說道。

「我這棍,長三尺,混合精鐵和硬膠所制,上打過昏官,下打過流氓,今日就和小哥比試一番。」

沈天浩沒聽說過這般的武器,覺得李銘有點吹噓。

但為了給足對方面子,還是解開了自己的大砍刀。

「我這刀,長三尺六,熟鐵打造,砍過虎熊,亦殺過蛇蟒,所過之處皆一刀兩斷。」

開場白這麼復古,看的周圍的人都以為這裡在拍大戲。

只有剛才的小協警抹了一把腦門上的冷汗,低聲自語。

「希望李頭兒的這一計成功,不然他這把老骨頭可受不住這小子的拳頭。」

名報完,李銘緩步向前走去。

這番動作讓沈天浩警惕起來。

「你這是要作甚?」

李銘笑嘻嘻的回道「我們這裡有規矩,比試之前要行交兵禮,就是雙方的兵器互相認識一下,所以我過來。」

人在異鄉為異客,入鄉隨俗這種東西沈天浩還是懂。

橫直長刀準備和李銘來個交兵禮。

李銘等的就是這個時候。

就在兩把武器磕碰在一起的時候。

李銘按動了棍子上的按鈕。

一陣**的感覺,順着長刀傳到了沈天浩身體裏面。

剎那間手腳就不聽使喚。

在倒下的那一刻,沈天浩用盡最後的力氣吼道。

「你不講武德,使詐。」

《莽夫下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