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夢天行歌
夢天行歌 連載中

夢天行歌

來源:google 作者:北空 分類:玄幻

標籤: 林飛 玄幻 熒離

【穿越】【系統】【養成流】落魄紫砂的林飛,在走了一遍錯誤的陰間投胎流程後被扔到虛空之中,沒想到撿到了系統穿越到了異界之中,該怎麼辦呢?先混個蓋世武帝再說吧展開

《夢天行歌》章節試讀:

按照老爺子的話來說,公孫秦只是來暫住幾日,但是這小傢伙一天到晚精神過頭了,偷偷觀摩了幾次林飛練拳後居然就誤打誤撞學會了幾個百家拳的招式。

「這小子!」

林飛盯着渾身金色真氣亂竄的公孫秦有點頭疼,這小鬼頭人小鬼大,剛來就和夢璃搞好了關係,還送給自己一塊明月黃靈玉佩,至於這個玉佩……

「滴!明月黃靈玉佩,一階法寶,佩戴後可以凝神聚氣,修鍊心法事半功倍。」

好像是公孫秦已經知道林飛在修鍊心法,故意送這個玉佩討好,林飛嘆了口氣,把手腕上的一塊已經不能走的雜牌機械錶送給他了。

「這個是看時間的,擰一下就會轉的。」

「嗯,我知道,這是西方世界的物件,蠻稀奇的。」

雙方對於各自的禮物都很滿意,但是林飛捕捉到公孫秦話語中的奇怪之處。

「西方世界?」

「對啊,天行界遼闊無比,分東南西北四大界,東界被我們神靈後裔所掌管,西界是天神後裔的地盤,北界生活着妖族,南界是四界中最小的,也是最神秘的,到現在也沒有多少南界的信息流傳出來。」公孫秦一本正經地說道,「西界那邊的人皮膚很白的,長相和我們東界人不同,很好分辨的。」

「好的,懂了。」林飛暗自鬆了口氣,大致上已經了解這個世界了,但是蛋疼的感覺卻越發強烈了。

「嗯,其實這明月黃靈玉佩是個很普通的一階法寶,改天回了主城給你找個玄級的玩玩。」公孫秦表情有點惋惜。

「法寶還分等級的嗎。」林飛撓頭。

「對,分1到十二階,一階最弱,十二階最強,我父親有一個好友是鍛造師,這些東西都是他隨手造出來的小玩意兒。」

林飛有點尷尬,原來他送出去的這些法寶,在他看來只是一些玩具嗎?不過看這小胖子人還不錯,沒有高高在上的架子,蠻好相處的。

……

武館的日子過得很是輕鬆悠閑,每天就是修鍊,修鍊,修鍊,公孫秦好動,幾次外出就把周圍的情況打聽了個清楚,文天武館位於青雲山山腳下,周圍有三個村落,分別是狗尾巴村,前營村,黃奇村,村子規模不大,在風林山脈里就像是三個小小的溫床,養育了數百口人家。

黃奇村的村長黃奇據說是個奇人,明明60多歲了卻一直保持着20歲的外貌,而且經常去離風林山脈最近的城天祁都城趕集,偶爾能帶回來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兒,可能也是一名修士。

「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林飛懷疑對方可能是不知哪兒來的特務,但是沒有證據。

「諾。」公孫秦從口袋裡取出一個拳頭大小方方正正的東西,遞給了林飛,林飛接過來一看,是一個描繪着淡金色紋路的黑色魯班鎖。

「魯班鎖?」林飛一驚,「這方世界還有魯班鎖?」

「你怎麼知道這叫魯班鎖?」公孫秦好奇地看了林飛一眼,「這是東域四聖之一的機關聖人魯班打造的,很難打開的,必須要用正確的方……」

「咔!」

林飛把最後兩個部件拆開,露出了裏面一張被疊好的方方正正的白紙。

「這已經不是鎖了,是個能儲物的機關盒啊!」林飛說著,展開了手中的紙。

「滴!宿主發現雲仙機關術三(殘篇),已收錄,開始推演。」

眼前的白紙上居然寫滿了漢字,工工整整,看起來格外熟悉,只不過都是文言文,甚至夾雜了不少古字,以林飛的知識水平看起來真的是有點困難。

「這是雲仙機關術的殘篇,給你。」林飛面無表情地遞過去。

「你不要嗎?」公孫秦有點詫異,這雲仙機關術可是魯班的成名絕技,林飛居然只是看了一眼就面無表情地遞過來了?

「哦,我動手能力不好,對這種功法不感興趣。」林飛撇撇嘴,這功法系統已經記錄了,留在手裡簡直就是燙手山芋。

「滴!雲仙機關術殘篇,無階法寶,集齊所有殘篇即可合成9階功法雲仙機關術。」

眼中的白紙發出淡淡的金光,完全不似剛剛寶物蒙塵的落魄樣,在陽光的照射下會上面的文字會發出耀眼的金光,十分顯眼,公孫秦好像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右手一抹,白紙便憑空消失了。

「空間戒指?」看着公孫秦右手食指上的玉戒指,林飛真的酸到爆了,畢竟一個隨身攜帶的儲物空間真是香的沒邊。

「沒錯,儲物戒指。」公孫秦晃了晃戒指,「以後送你一個。」

「那就先謝謝你了。」林飛鬼使神差地厚着臉皮答應了,心裏已經把眼前的小胖子當成了地主家的傻兒子,卻沒有發現公孫秦眼底突然掠過了一縷金光。

然而林飛不知道的事,公孫秦其實已經把林飛當做可以巴結的對象,因為他的眼睛不是凡眼,而是被天材地寶孕養出來的神官眼,可以看穿一個人的命格,比如說那十二個武館學徒背後都是一片空白,而夢璃的背後卻是一隻巨大的七尾白狐,眉目間更是有點神性,但是他第一次見林飛時,卻差點被嚇得跪下,他看到林飛的背後有一塊煞氣盈天的黑色石碑,石碑被九條粗壯的鎖鏈封住,而石碑後是一個兩米高的黑色虛影,這虛影雙目血紅,生有四臂,每條手臂上都拿着一把武器,虛影的身後更是掛着一黑一紅兩輪冥月,身上散發的煞氣比黑色巨碑更盛,公孫秦活這麼大第一次見這麼古怪詭異的命格,只好先試圖巴結對方,以後就算不是朋友,起碼也不用做敵人,可以說是未雨綢繆了。

下午修鍊時,公孫秦突然停下正在演練的百家拳,冷不丁地問道:「林大哥,你知道你是什麼命格嗎?」

「九…..」林飛差點脫口而出九陰,「唉?你問這個幹嘛?」

公孫秦抽了抽鼻子,說道:「林大哥你的命格一直在散發煞氣唉,我感覺現在有點不舒服……」

隨後,公孫秦話還沒說完就倒在地上昏死過去。

??????

這一手屬實是把林飛玩懵了,剛剛根據系統的指引在識海里溝通了一下命格,一瞬間只感覺眼前出現了一塊通天的巨大石碑,然後就被踢出了識海,被想到在短短的時間裏散發出大量的煞氣直接把離他最近的公孫秦整倒了,林飛一邊扶起公孫秦一邊向系統求助。

「系統,這孩子還活着吧吧。」

「滴!煞氣入體只是昏迷,不會有什麼大礙的。」

「那你能不能讓他醒來?我怎麼感覺他要死了?」

「……滴!宿主可以將一縷陽氣傳入他體內,就可以醒了。」

此時一群孩子已經把林飛圍起來了,嘰嘰喳喳地吵着說公孫秦可能是中暑了,林飛翻了個白眼,對腦海中的系統苦口婆心地說道:「我還沒內力呢。」

「滴!宿主血脈特殊,將一滴血塗抹在其太陽穴處即可。」

「不早說!」林飛咬破食指,看着指尖上溢出的黑色的,冒着一股黑色氣息的血液有點無語凝噎,「咬手指頭可真疼啊,電視劇里的那些人咬手指頭無表情,果然都是演出來的。。」

隨後他便把血液抹在了公孫秦腦袋兩邊的太陽穴上,隨後和眾人一起把公孫秦抬回了房間。

此時,數十里之外的風林山脈中心,一白眉老者隨手拍死正要撲向他的一隻巨大的白毛巨虎,突然像是差距到了什麼,目光看向了武館的方向。

「好精純,好濃郁的煞氣,是有什麼大妖出世了?不對,沒有妖氣,難道是大鬼出世了?是旱魃嗎?」

估算了一下自己的實力和旱魃的實力,老者自信地點點頭:「呵,雖然打是打不過你,但是老夫要逃跑你絕對是逮不住的,再會!過幾日再來收拾你。」

說完,老者搖身變成一隻白鶴衝上天空,隨即便不見了蹤影。

旱魃是百年老僵變異而來,渾身皮肉刀槍不入,實力更是強橫,僅僅是肉身便有武帝實力,再加上其號令群屍和控制陰火的手段,一般的武帝根本不是其對手。

而此時的文天武館則是一片雞飛狗跳的景象,只見昏迷的公孫秦被一方玉碟托浮在空中到處亂飛亂竄,這玉碟通體青色,上面刻畫著山川鳥獸,飛行時發出嗡嗡的聲音,夢璃搖搖頭說道:「這應該是他的護體法寶,如果沒看錯,裏面寄宿着一隻器靈,這器靈想帶着他飛出去,很可惜,武館周圍有一方四元陣,以這個法寶的等階,是出不去的。」

「……」林飛無奈:「喂!系統!能不能讓他停下來?」

因為文老爺子帶着文武出去了,現在諾大的武館只有林飛,夢璃和年幼的孩子們,因此林飛對於文老爺子的放養式教育真的有點不滿。

正當眾人發愁的時候,文老爺子獨自一個人回來了,面上的表情有點不善,看着空中亂飛的公孫秦,一指點了出去。

「龍吟道!定!」

只見文老爺子手指射出一道刺眼的金光,這束光打在玉碟上後,玉碟一陣顫抖過後便輕輕落在地上沒了動靜。

「哼。」老爺子一甩手,轉身回了房間。

《夢天行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