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夢中傳授三千道法,全成真了?
夢中傳授三千道法,全成真了? 連載中

夢中傳授三千道法,全成真了?

來源:google 作者:風秋莫 分類:玄幻

標籤: 古梵 柳巡月 玄幻

從中學時候起,古梵每天晚上做夢都會去同一個世界八年時間,三千個夜晚他在夢中當過道主,做過天帝他化身儒聖開啟儒道,也化身幽冥創造輪迴他在十里桃林和神女並肩作戰,也在深淵攜魔女踏遍山河還有那些凶名赫赫的禁忌之主,古梵曾與他們把酒言歡可惜一切只是夢境,當不得真!……在第三千個夢境里,古梵決定瀟洒一次,與玄門聖女暢談人生理想結果他穿越了什麼?夢裡的世界是真的?展開

《夢中傳授三千道法,全成真了?》章節試讀:

柳巡月天賦極高,古梵教了半個晚上,她能初步掌握鎮龍手。

當發現她已經到了學習的極限,便到此為止。

「你繼續練習。」

離開柳巡月的夢境後,已經是凌晨兩點鐘。

「我是不是應該給誰再托些夢?」

「宗主牧滄?」

「不行,牧滄這種人物太精明,不好忽悠,很難說服他幫我,需要等更多時機。」

想了想,古梵把目標選定為楊鎮。

入侵別人夢境不一定是託夢,也可以給他製造新的夢境。

……

楊鎮今天睡得很晚,因為心裏不舒坦。

他對柳巡月覬覦很久了,一是貪圖美貌,二是柳巡月的身份。

如果他娶了柳巡月,下一任宗主幾乎非他莫屬。

可現在出現意外,柳巡月居然被其他人摘了桃子。

他氣得晚上睡不着,修鍊也無法集中精力,凌晨後才慢慢進入夢鄉。

夢裡,他進入青樓。

裏面奼紫嫣紅,美女無數,全部對他阿諛奉承。

「公子來了,巡月姑娘等你多時了。」

楊鎮喜道「今天是巡月出閣之日,我也等很久了。」

老鴇喜笑顏開「公子請上樓,姑娘們,一起侍奉公子。」

青樓上空,古梵嘖嘖稱奇。

「這傢伙在夢裡玩得這麼開?過分的是,他居然把柳巡月幻想成青樓花魁。看我怎麼搞你!」

楊鎮迷迷糊糊中進入房中,裏面芳香四溢,美女如雲。

他肯定不知道這是夢,只憑藉本能去迎合。

「公子,巡月小姐在珠簾後,請自己前去。」

在此起彼伏的嬌笑聲中,楊鎮掀開珠簾。

床沿邊的柳巡月穿着大紅,頭上有蓋頭。

周遭忽然變化,成了婚禮現場。

這是楊鎮的夢境,內容隨他心意而變,很正常。

「娘子,為夫來了。」

急不可耐的楊鎮大步向前,掀開女人的蓋頭。

而在掀開後,楊鎮霎時間臉色發白,胃裡直犯噁心。

「相公,您怎麼了?」

此時的女人根本不是柳巡月,而是陌生人。

如果是人還好,關鍵是女人長着豬頭,極為驚悚。

楊鎮嚇得亡魂皆冒,趕緊離開,可是到了外面發現,滿屋子女人全是豬頭,恐怖至極。

「該死,何方妖孽!」

咻!

楊鎮祭出靈劍,划出道道劍氣。

可女人們彷彿不存在,對劍氣直接免疫。

「公子有點調皮哦,姐妹們一起上,給公子一個難忘的夜晚。」

「救命啊!」

古梵離開夢境,笑得前俯後仰。

「既然可以隨便改變夢境,那就幫寇芳也改一下,說不定可以影響她明天的決鬥。」

古梵隨後進入寇芳的夢境,這女人果然不安好心,居然在對他那啥那啥。

古梵不慣着她,直接改變四周環境,將原先詩情畫意的房間變成修羅地獄。

「吼吼吼!」

遠處傳來怒吼聲,是一隻只惡魔飛奔而來。

寇芳嚇得不輕,想施法逃離,卻無法動彈。

「救命啊!」

……

離開夢境,古梵再度回到現實。

「說起來,是不是有點便宜寇芳?她萬一上癮了怎麼辦?」

「管他呢,我也該睡了。」

迷迷糊糊中,古梵睡得香甜,並沒有做夢。

……

次日一大早,某院落里傳來震撼人心的悲呼,那是楊鎮住的地方。

他醒來後呆若木雞,好久才緩過神。

「幸好是夢境,太恐怖了。」

屋外師弟衝進來,驚問發生了什麼。

「沒什麼,出去。」

師弟道「今早上有兩位師姐的決鬥,您去看嗎?」

「我肯定要去。」

但是一想到柳巡月的臉,楊鎮直犯噁心。

他慌了,莫不是留下了後遺症?

另一邊,寇芳醒來後很安靜,久久爬不起來。

她沒有任何悲憤,反而意猶未盡。

古梵不知道的是,自己居然給寇芳打開了另一扇窗。

「嘶!只是身體有點虛,恐怕會影響決鬥。」

「沒事,吃點丹藥調息一下,問題不大。」

月蕪樓,興奮的柳巡月趕緊洗漱,連早餐都顧不得吃,就拉着茯苓前往演武場。

「師姐,你確定自己能贏?」

「你看着就行。」

前往演武樓的路上,柳巡月遇到古梵,當即喜笑顏開迎過去。

「古師弟,昨晚睡得可好?」

「多謝師姐關心,今天的決鬥有把握嗎?」

「當然有把握。」

看柳巡月滿面紅光,鎮龍手應該是完全掌握了。

古梵放下心來。

不久後抵達演武場,這裡已經來了很多人。

挑戰聖女是宗門大事,不管內門還是外門都極為關注。

哪怕是長老們也多問了幾句,只是沒有來到現場。

寇芳還沒來,柳巡月低聲問古梵「剛才茯苓在身邊不方便問,老祖昨晚有沒有給你託夢?」

古梵道「老祖催我尋找更多他的遺物。可他老人家也不想想,我只是區區外門弟子,哪能找到大帝遺物。」

「師弟別著急,慢慢找,我會幫你。」

閑聊幾句後,寇芳眾星拱月,穿着大紅戰袍彷彿征戰天下的女王。

古梵有些詫異,寇芳的精神狀態極佳,沒有半點損耗。

看來,這女人昨晚上沒有遭受到心理摧殘,反而樂在其中。

「這就操蛋了,判斷失誤。」

楊鎮緊隨其後也來了,他臉色蠟黃,眼神盡量躲避在場的女人,虛眯着雙眼神遊天外。

看來,男人和女人在某些方面是有區別的。

現場熱鬧起來,在陣陣歡呼中,兩個女人走上演武台。

沒有任何規則,以擊敗對手為目的,但不能殺人,也不能廢其修為。

茯苓站在古梵身邊,低聲道「我剛剛聽說,楊師兄昨晚上好像做噩夢了,嚇得不輕。」

古梵嗤笑「虧他是元神修為,能被區區噩夢嚇到?」

「對啊,所以說很奇怪。估計是昨天被打擊到了。還是師弟厲害,敢虎口奪食。」

古梵懶得回話,專心致志看決鬥。

兩女沒有立刻發起對攻,而是互相對視,氣場逐漸散開。

寇芳的氣場顯得柔和一些,柳巡月很強硬,就算是演武台之外的觀眾,也能感受到刺骨的殺氣。

如果修為太低,不得不後退,免得被殺氣擾亂心神。

「柳師姐,你先。」

「哪有欺負晚輩的,還是你先。」

既如此,寇芳不客氣,霎時間人如幻影,朝着柳巡月疾馳而去。

鏘!

拔劍聲清脆悅耳。

《夢中傳授三千道法,全成真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