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沐唯鳳衍
沐唯鳳衍 連載中

沐唯鳳衍

來源:外網 作者:嫡女歸來邪王要專寵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嫡女歸來邪王要專寵 都市言情

傳言當今太子的小皇叔神秘莫測,陰狠狂妄,眥睚必報,還喜男色!但凡女人近他身一丈就會死無全屍!沐唯重生歸來,頂着太子妃的頭銜不僅近了小皇叔的身,還時刻忙着催婚。奈何皇叔是個慢性子!「王爺,沐小姐差人來問您她跟太子的婚約幾時能解除。」「不急。」「王爺,沐小姐差人來問您幾時上門去提親。」「再緩緩。」「王爺,沐小姐差人送來了一副安胎藥,一副墮胎藥,讓您幫她選選。」「……」「王爺,沐小姐差人來說,她想...展開

《沐唯鳳衍》章節試讀:

今日替他解毒那人兒,是侯府大小姐身邊的人?還是侯府大小姐本尊?

—————-

久未聽到自家王爺的聲音,外面的人再一次稟道「王爺,定國侯府……」

「帶進來。」

「是。」

那人應聲而去,轉眼的功夫就將花芷領到了鳳衍面前。

此時鳳衍已出了木桶,隨意披了件袍子神情慵懶的歪歪靠在外間軟塌上。

花芷沒敢看他,入內就跪地雙手將玉佩呈上,「我家小姐讓奴婢將此玉佩送來衍王府。」

那人兒竟是侯府大小姐本尊……

那可是太子的人!

鳳衍深眸轉冷,示意領花芷進來的人將玉佩取過來後,幽幽詢問「除了這玉佩,她可還讓你帶了什麼話來?」

「沒有,小姐只讓奴婢將玉佩送來。」

「……」

鳳衍眸中冷意一凝,良久才讓人送花芷出府。

隨後一人鬼魅般出現,跪到鳳衍跟前,拱手稟道「屬下方才去查了王爺今日出宮後遇襲的路線,不出意外……那些襲擊王爺的賊人是故意將王爺引至定國侯府的。」

鳳衍聽罷意味不明的『嗯』了一聲。

因那語調,那人又繼續稟道「知曉王爺今日會入宮,又知曉王爺幾時會出宮的人屈指可數,屬下以為……今日安排人行刺王爺的幕後之人就在那幾人之中。」

「繼續查。」

「是。」

那人應罷正要退下,卻見自家王爺也站起了身,忙上身伺候自家主子更衣。

隨後,他聽見自家主子說「先隨本王去侯府。」

「是。」

……

定國侯府內,沐唯房中。

玉蘭耐着性子等了一刻多鐘,已是等得心急如焚了。

在她快要等不住的時候,沐唯雲淡風輕的開了口,「哎呀!我竟將花芸說成了花顏,花楹不會真端去找花顏溫葯了吧?」

玉蘭聽言看去,見她不似故意,似是真的說錯了,便接了話,「奴婢聽聞大小姐聽竹軒里的丫鬟各有所長,不知花顏妹妹擅長的是什麼?」

過往大小姐時常會送點心去給老夫人,故她知道那花芸擅長的是廚藝。

「花顏啊……」沐唯狀似認真的想了想,「她就是個書獃子,整日關在房裡啃書,並無所長。」

「若真無所長,大小姐怎會留她在聽竹軒。」

「怎麼?難不成我們府里的丫鬟下人全部都有一技之長?」

「這倒不是……」

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玉蘭慌忙收了聲。

正好就在這時,花楹端來了熱氣騰騰的葯,味道乍聞起來與先前的無二,沐唯卻是一下子就聞出了區別來。

只因初入地牢的那些日子,日日都有人端來先前那葯強灌她喝。

喝得多了。

她自然也就記下了那味道。

但玉蘭卻是聞不出差別來的,她在沐唯一滴不剩的喝完碗里的葯後,欣然回去復命了。

在她走後,着裝凌亂邋遢的花顏端着葯踏入了沐唯房中,先跪至床邊去給沐唯把了脈,才將那碗葯呈到沐唯面前,「未免玉蘭生疑,奴婢方才給小姐配的也是安胎藥,為除後患,小姐快將這碗避子湯喝了吧。」

「不要。」

「……」

聽到那斬釘截鐵的兩個字,花顏與花楹同時一愣。

小姐竟然說不要

《沐唯鳳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