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農門醫妃:相公,別太寵
農門醫妃:相公,別太寵 連載中

農門醫妃:相公,別太寵

來源:google 作者:孟清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孟清 武俠修真 王癩子

一朝醒來,孟清發現自己被後母以十個銅板的價錢賤賣了!不僅如此,對方還是一個癩子!呵!看她一腳不廢了癩子!這時,一個書生出現,救了她為了報恩,她將現代畢生絕學全都用上,帶着書生一家走上發家致富的道路!什麼?後母和親爹看她有錢了,強行帶她回家?還搶走了她弟弟?呵,看她不左手一個痒痒粉,右手一個痘痘粉,折磨的他們求饒!當悍婦的名聲傳開,孟清有些埋怨的看向身旁的蘇崇衫「你為什麼不攔着我點?」蘇崇衫微微...展開

《農門醫妃:相公,別太寵》章節試讀:

  欺侮?

  孟清掙開蘇崇衫的手,頗有些哭笑不得。

  「令堂的用詞……很有個性。」

  如果說之前還會生氣的話,在知道錢氏精神方面受過刺激之後,孟清也只剩下了無奈。

  蘇崇衫的笑容僵住,面上也顯出些尷尬,剛準備說些什麼,身邊突然一道殘影閃過。

  剛才還躲在姐姐身後畏畏縮縮的孟松小臉漲紅,驀地沖了出去。

  「阿松!」

  孟清大驚,急忙要阻止,但已經晚了。

  孟松本就因為沒看好姐姐的山貨而自責,此時聽到錢氏的吼聲,驀地回憶起之前被孫小花欺負的日子,頓時血沖頭頂,想也不想就衝進了東屋。

  「壞人!不準罵我姐姐!」

  「我姐最好了,才沒有欺負過你!是你和姐夫要欺負我姐!」

  小男孩特有的清朗童聲傳來,接着就是錢氏驚訝的叫聲,伴隨着桌椅翻倒的響動。

  孟清大急,也顧不得其他什麼,推開蘇崇衫就沖了進去。

  錢氏雖然已經老了,精神方面也有些不正常,可孟松才只有七歲,還是個營養不良的孩子!

  如果錢氏被惹怒之下做出些什麼……

  孟清心裏一緊,不敢再想下去。

  東屋的門是大開的,裏面已經沒了聲音。

  「阿松!」

  孟清衝進去,腦子裡飛快地轉着,如果阿松和錢氏發生了衝突被傷到,事後不管蘇崇衫怎麼道歉,她一定會帶着阿松直接離開。

  可當看清楚屋子裡的情形之後,見多識廣如孟清,也不由得愣在了原地。

  只見孟松獃獃地站在床邊,光着膀子,露出全身上下青紫的痕迹,小臉上滿是茫然。

  而錢氏臉色蒼白,正在房中翻箱倒櫃急得團團轉,嘴裏還直念叨「葯,葯呢!葯放到哪裡去了!」

  「娘?」孟清脫口而出,完全沒意識到自己改變了稱呼,「您在做什麼?」

  「你還好意思問!」錢氏看到孟清,簡直氣不打一處來,走過來揚起巴掌就要打,「你是怎麼照看孩子的,竟然讓他受了這麼重的傷!還回來幹什麼?還不快帶他去看大夫!」

  孟清本能地抓住錢氏的手,剛要生氣,待聽清楚錢氏在喊些什麼,不由目瞪口呆。

  她,竟是在關心孟松?

  錢氏一巴掌被攔住,火氣更盛,想發火卻又顧慮到孟松的「傷勢」,急得嘴唇上都沒了血色。

  「你還愣着幹什麼,讓你去請大夫沒聽到嗎!果然是沒教養的山村野婦,對我無禮也就罷了,還要狠心看着你弟弟喪命嗎!」

  喪命?

  孟松的確被揍得不輕,可也都只是皮外傷,她早就檢查過。

  就算家裡沒有藥膏,過兩天自然也就好了,根本沒有嚴重到要專門請大夫的程度。

  更別提生命危險。

  可錢氏緊張的樣子不似作偽,見她無動於衷,甚至急得要去喊蘇崇衫。

  「姐……」孟松小心翼翼地挪過來,剛要抓住孟清的衣擺,就又被錢氏一把抓了回去,摟在懷裡。

  「可憐的娃兒,別怕啊。」錢氏要打孟清時用了全力,如今摟着阿松卻小心翼翼的十分輕柔,「有阿婆在呢,阿婆帶你去看大夫,治完傷就不疼了,好不好?」

  孟松被錢氏摟在懷裡,一張小臉憋得通紅,又不敢掙扎,只能露出眼睛眼巴巴地瞅着他姐,活像個慘遭蹂躪的小奶狗,哪裡還有剛才張牙舞爪的模樣。

  孟清眉頭微皺,心中有了些猜測。

  正準備說些什麼,身後沉穩的嗓音突然響起「娘,不用看大夫,我找到藥膏了。」

  蘇崇衫不知何時出現在門口,手裡捧着個破破爛爛的陶罐。

  他先是給了孟清一個安撫的眼神,又錯開身子,溫聲對錢氏說「娘,你把阿松弄疼了,讓孩兒去給他上藥吧。」

  「對,對,要上藥。」錢氏趕緊鬆開手,把孟松往蘇崇衫的方向推去,「崇衫,你趕緊給娃兒上藥,遲了就來不及了!」

  「母親放心,孩兒這就給阿松上藥。」蘇崇衫連聲答應,把陶罐遞給孟清,扶着錢氏朝里走,「這裡有孩兒在呢,您快去休息,別累着了。」

  見錢氏邊被推着走還邊在嘀咕,孟清眼底浮出些笑意,就要把受驚的孟松摟過來好好安慰。

  錢氏被推着在床上坐下,似乎冷靜了些,聲音又尖利起來「崇衫,你要好好管管那個心狠手辣的女人。要教她些規矩,知道怎麼伺候為娘,知道嗎!」

  「既然已經過了門,就要有個做我蘇家媳婦兒的樣子!還有她弟弟,她做姐姐的是教不好了,你要看着!」

  孟清無語半晌,最後只能深深地嘆了口氣,帶着孟松離開了。

  原以為蘇崇衫拿來的只是個空罐子,沒想到裏面還真有些被搗碎的草藥。

  仔細分辨了下,正是農家用來治跌打損傷的土方。抹在身上清清涼涼,傷處很快就不疼了。

  被按在房裡抹了葯,孟松也漸漸緩過神來,疑惑地問「姐,錢嬸怎麼了啊?」

  他原來覺得錢嬸喜歡找他姐的麻煩,肯定是個壞人,不幫姐姐的姐夫也是個壞人。

  可錢嬸對他卻很好,家裡明明沒錢,還要給他找大夫治傷!

  孟松小小的腦袋思考不了這麼複雜的問題,眼睛很快轉成了蚊香。

  「阿松乖,錢嬸是生病了。」孟清揉揉孟松的小臉,柔聲道,「生病的人脾氣不好,阿松以後要多關心錢嬸,知道嗎?」

  「原來是生病了啊,生病好不舒服的,錢嬸好可憐!」孟松頓時理解了,「那姐夫為什麼不找大夫?姐夫是不是壞人?」

  「姐夫不是壞人,你錢嬸的病啊,找大夫沒用……」

  好容易把孟松哄睡下,孟清臉都快笑僵了,對錢氏的反感倒是消退下不少。

  不管作為婆婆怎麼樣,至少對阿松還是好的。

  對孟清來說,這就足夠了。

  至於其他,現在還不是考慮那麼多的時候。

  推開房門走出去,正巧對上蘇崇衫飽含歉意的雙眼「抱歉,我娘她……」

  「沒事,我說過不會計較。」孟清伸出食指豎在嘴邊,「小聲點,阿松已經睡了。時辰不早,你也餓了吧?剛巧今天山貨賣了些錢,我在縣裡買了些米糧,等着,飯馬上就好。」

《農門醫妃:相公,別太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