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讓你撤退,你卻順手全殲了鬼子?
讓你撤退,你卻順手全殲了鬼子? 連載中

讓你撤退,你卻順手全殲了鬼子?

來源:google 作者:吉吉國王一世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吉吉國王一世 蕭鐵鋒

扛過槍,下過鄉打鬼子,滅敵酋神槍世無雙,殺敵如切菜老子是打鬼子的蕭鐵鋒!蕭鐵鋒錚錚鐵骨,殺敵報國!展開

《讓你撤退,你卻順手全殲了鬼子?》章節試讀:

「轟!」

一聲巨響傳來,地動山搖,蕭鐵鋒被震得飛上了半空,然後又重重砸到地上,嘴裏儘是塵土與草根。

這麼強的爆炸威力,最少是280MM口徑的重炮在轟擊!!!

280MM???

怎麼可能???

貌似驅艦炮的主炮也不過130MM!

這麼大口徑的重炮,只有極少數岸基重炮才可能達到。

鼻中充斥着硝煙,目光所及儘是殘肢碎肉與混合著鮮血的泥土!

這種氛圍蕭鐵鋒太熟悉了,身為國際頂級僱傭兵的蕭鐵鋒一直在與死亡打着交道。

本來,蕭鐵鋒率領僱傭兵在戰壕中作戰,一枚精確制導的巡航導彈在他身旁爆炸,等再次醒來,就來到了這裡。

吐掉了嘴裏的泥土與草根,蕭鐵鋒看了看身上的德式軍服,直到此時,他還沒有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習慣性的向口袋伸去,想找出根煙來抽,平復一下心情,結果蕭鐵鋒意外的從口袋裡發現一封信和一個軍官證。

軍官證上寫着,陸軍八十八師262旅524團少尉排長蕭鐵鋒,以及一個大紅的印章。

蕭鐵鋒又打開了信,只見這卻是一封推薦信,原來,這個同樣叫蕭鐵鋒的原**軍軍官,竟然是黃埔第九期學員,弗吉尼亞軍校剛剛學成歸來,被分配到八十八師當了個少尉排長。

而這封推薦信,正是黃埔的教育長張將軍親筆所書,上面寫着蕭鐵鋒成績優秀,當可重用……

下一刻,一股記憶湧入腦海,融合了這段記憶之後,蕭鐵鋒終於可以肯定,自己真的穿越了,而且還穿越到了一個同樣叫蕭鐵鋒的軍官身上。

而此時,正值1937年淞滬會戰,鬼子與**軍在滬城大打出手,而蕭鐵鋒所在的八十八師在羅店血戰中損失慘重,全師傷亡過半,蕭鐵鋒所在連的連長陣亡,三個排長陣亡兩個,蕭鐵鋒率全連餘下的二十餘人,奉命配合十八軍九十八師姚子青營駐守寶山。

鬼子先頭部隊三天中已連續向寶山城發動了五次進攻,雖被姚子青營擊退,但姚子青營損失慘重,全營可戰鬥人員僅餘二百餘人。

搞清楚了現在的處境後,蕭鐵鋒長出一口氣,一臉苦澀之意。

歷史上,姚子青營在寶山之戰中幾乎全員陣亡。

這也意味着,自己已處於極度危險之中。

蕭鐵鋒看着周圍的一切,自己正身處寶山城外圍的戰壕之中,許多士兵正依託着工事向遠處射擊。

就在自己左側不遠處,一挺被炸成半截的馬克沁重機槍上掛着一條殘破的手臂,另另一側,一挺捷克ZB26輕機槍正不斷對前方進行着三連點射。

只是,這些士兵身上穿的竟然都是民國時期德械師所穿的德式草綠色卡其布軍裝,頭上戴着M35鋼盔。

他又將頭伸出戰壕向前方看去,只見前方二百米左右停放着一輛豆坦克,坦克與旁邊的四挺九二式重機槍不斷向戰壕噴吐着火舌,將己方軍隊完全壓制。

與此同時,許多身穿鬼子軍裝的士兵在不斷精確射擊,可以看得出,這些鬼子的射術很精準,打得己方士兵不敢露頭。

蕭鐵鋒是見慣了戰火與死亡的,憑着經驗,他立即判斷出,守軍火力薄弱,陣地即將被突破。

「轟!」

一聲爆炸傳出,蕭鐵鋒看到,剛才還在點射的那挺捷克式ZB26輕機槍已經啞了火,卻是被鬼子的擲彈筒給打掉了。

不遠處,一些**軍士兵也殺紅了眼睛。

「連長,鬼子衝上來了!」

「小鬼子,來吧!」

蕭鐵鋒看到一個大鬍子一躍而起,抱着一挺捷克式輕機槍對着衝上來的鬼子就是一通掃射。

「嗒嗒嗒……」

「轟!」

一枚鬼子擲彈筒發出的榴彈在大鬍子身旁爆炸,大鬍子頓時被炸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團。

「嗡嗡……」

「嗒嗒嗒……」

蕭鐵鋒看到,鬼子豆坦克一馬當先沖在最前方,坦克上的機槍不斷開火,將守軍的火力完全壓制,鬼子步兵則藉著豆坦克的掩護一點點向前推進,步坦協同作戰配合的極為熟練。

「鬍子!!!」

「娘的,小鬼子,老子和你拼了!」

蕭鐵鋒一扭頭,就見一個漢子把頭上的鋼盔一甩,拎起一捆手榴彈衝出戰壕,沖向敵陣,想要炸毀豆坦克。

「嗒嗒嗒!」

一聲槍聲過後,漢子被豆坦克的車載機槍子彈打成了篩子,身子砰的一聲倒下。

「哥!!!」

一個只有十五、六歲的少年兵一抹眼角的淚水就要衝出去炸毀豆坦克為他哥報仇。

身旁四十多歲的老兵一把按住了少年兵的肩膀。

「瓜娃子,好好活着,明年的今天,給俺和你哥燒紙!」

「不,俺要為俺哥報仇!」少年兵連連搖頭。

「閉嘴!」

老兵怒吼一聲,一把將少年兵推到了一旁,然後扭頭看了一下戰友。

「兄弟們,俺先走一步了!」

老兵一躍而出,就地一滾,躲過了子彈的射擊,閃轉之間已來到了坦克的履帶前。

「小鬼子,去死!」

老兵瘋狂大吼,拉動了手榴彈引線,一股白煙冒出。

「轟!」

下一刻,豆坦克發出一聲巨響,化成一團燃燒的火球……

看到這一幕,蕭鐵鋒心頭一震,這些士兵都是好樣的,是真正的勇士,就在這時,蕭鐵鋒耳畔又響起了一連串機槍的吼叫聲,他連忙向前方看去。

只見這場戰鬥並沒有伴隨着豆坦克的爆炸而結束,鬼子依舊在四挺重機槍的掩護下不斷向前進攻。

「撒絲給給!」

二百米外的鬼子陣地上,一個鬼子少尉單膝跪在重機槍旁,不斷揮動手中軍刀指揮重機槍掩護鬼子步兵向前衝鋒。

守軍陣地,眼見鬼子沖了上來,已有士兵叫了起來。

「連長,頂不住了!」

「撤吧……」

那連長叫道「撤個屁啊,鬼子上來了,誰都走不了了……」

鬼子已越來越近,守軍火力又被完全壓制,所有守軍都是一臉的絕望。

「哈哈哈……」

「死啦死啦地!!!」

對面的鬼子陣地上,指揮作戰的鬼子軍官揮舞着軍刀狂妄的大笑,臉上的表情顯得異常猙獰。

「砰!」

下一刻,鬼子軍官的笑聲嘎然而止,紅的鮮血與白的腦漿從他的額頭溢了出來,身子如攤爛泥般倒在地上。

蕭鐵鋒眼中寒芒一閃,一咬牙,再次將子彈上膛。

「小鬼子,老子讓你狂!」

蕭鐵鋒再次扣動了扳機。

「砰……」

下一刻,所有人都愣在了那裡。

連長大叫「誰開的槍!」

蕭鐵鋒卻並不理他,手中拿着一支撿來的毛瑟98步槍,再次扣動扳機。

「砰!」

這第二槍,直接打爆了正在射擊的鬼子機槍射手頭上的鋼盔,這鬼子機槍射手應聲倒地,火力為之一滯。

「豁!」

「是蕭少尉打的!」

「二百米外,一槍斃命,這槍法,真是神了!」

「蕭少尉英雄了得!」

蕭鐵鋒沒有時間去聽這些將士的讚美,他屏住呼吸,尋找下一個目標。

小鬼子如此猖狂,惡行罄竹難書。

如此既然穿越了,就不能讓小鬼子如此狂妄,自己就要以血止血,以殺止殺!

蕭鐵鋒下定決心,定要幫這些守軍守住陣地!

「砰砰砰……」

又是三槍過後,蕭鐵鋒將另外三個正在射擊的鬼子重機槍射手全部幹掉。

鬼子原本連串的機槍聲頓時停了下來。

「八嘎牙路!」

蕭鐵鋒見到,另一個指揮作戰的鬼子軍官大吼,不斷揮動手中軍刀,指揮士兵去使用重機槍對前方陣地進行火力壓制。

「砰!」

最後一槍,蕭鐵鋒再次將接替指揮的鬼子軍官幹掉。

蕭鐵鋒的嘴角露出一抹輕蔑的笑意,身子一彎,迅速轉移了位置。

這時,他的眼睛一亮,他發現,失去指揮和重火力支援的鬼子步兵一時之間進退維谷,呆在原地茫然不知所措。

蕭鐵鋒拿着槍大吼「大爺的,都他娘的愣着幹啥,打鬼子啊!」

「哎!」

「打鬼子啊!」

眾人這才緩過神來,機槍、步槍對着遠處的鬼子一通招呼。

鬼子失去了重火力支援,完全被壓制,瞬間被打倒一片,剩下的倉惶逃離了戰場……

大戰過後,許多士兵拿着毛瑟步槍和漢陽造步槍在戰場上巡視,見到沒死的鬼子,上去就是一刺刀結束他們的生命。

見到己方戰士的屍體,就默默抬到一旁,找來白布蓋上。

蕭鐵鋒坐在一具鬼子的屍體上吸着煙。

目光看了一眼正前方的半截拿槍的手臂,蕭鐵鋒心中有些凄然。

這些戰死的都是好漢子,為了國家,他們拋頭顱,灑熱血,流盡了最後一滴血,最後卻屍骨無存。

值嗎?

使勁吸了兩口煙,蕭鐵鋒的眼神由迷茫而變得堅定。

值得!

能保衛這個國家,使這個數千年以來屹立不倒的民族不受外敵奴役,不做亡國奴,哪怕粉身碎骨又有何妨?

蕭鐵鋒將煙頭扔在地上,狠狠踩了一腳,緩緩站了起來,目光掃射了一眼偌大的戰場。

數千年來,這個民族還從來沒有向任何外敵屈服!

漢時的陳湯就發出了犯我強漢者雖遠必誅的鏗鏘豪邁之音!

祖國在軍力、經濟、工業、武器裝備和訓練都相差極大的情況下對鬼子的侵略奮起反抗,有這樣英勇的兒女,有了這樣寧死不屈,與敵血戰到底的勇氣,這個國家絕不會亡!

既然上蒼讓自己穿越到了這個亂世,那麼,自己就有責任和義務為了這個苦難的國家,為了這個多災的民族貢獻力量,驅除外敵,還我河山!責無旁貸!

《讓你撤退,你卻順手全殲了鬼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