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殺敵有功的將領的女兒
殺敵有功的將領的女兒 連載中

殺敵有功的將領的女兒

來源:google 作者:蔣惠格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向嘉雯 向平鈺 現代言情

是愛重阿靈,大可上門向阿父稟明緣由,阿父並非頑固不化,兒也並非痴心情愛之人,何愁不能成就好事可他夜探香閨,意圖玷辱阿妹在先攪擾兒及笄,辱孟氏名聲在後此等人展開

《殺敵有功的將領的女兒》章節試讀:

是愛重阿靈,大可上門向阿父稟明緣由,阿父並非頑固不化,兒也並非痴心情愛之人,何愁不能成就好事。
可他夜探香閨,意圖玷辱阿妹在先。
攪擾兒及笄,辱孟氏名聲在後。
此等人,扯着輕狂不羈的大旗,行的卻是無情無義的勾當。
面上光風霽月,內里糟污不堪,此等小人,兒不齒之。」
父親這才看向我,看了許久,悠悠笑道「你不像父親,也不像你母親,像你祖母。」
我低聲道「若能類大母三分,便是兒的福氣。」
祖母將阿父一手拉扯大,等着阿父回家,為她掙來了誥命夫人。
阿父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兒,卻不是個好兒子,內院里妻妾糟亂,偏我阿母沒手段,性子軟綿綿的,祖母被煩擾的身體越發地差,沒過幾年好日子便去了。
想到這裡,我又有些自嘲,阿父縱然不孝,可是子不言父過,如今我的行為,不也是不孝嗎?
父親問我「你可知向氏三郎何故來訪,既無拜帖,又不曾知會父母,急匆匆要同你退婚?」
這也是我不解的地方,向氏近年來雖有落魄,祖宗基業卻還在,何故向柯會做出如此失禮之事?
「請阿父賜教。」
父親將從袖中取出一封帛書,我見那帛書鑲嵌金玉,質地明黃,卻不知自己該不該跪。
這是聖人的旨意,本該放在家中請出香案日日供奉,為何會被阿父如此揣在身上?
父親道「只我父女,不必跪了。」
雪已經停了,我藉著雪地的光一字一字看得很是費力,只是看完了,卻覺得心涼。
那聖旨上,御筆硃批,命我孟氏女,和親柔然。
父親聲音淡漠,並不因聖旨的話動怒「柔然遞了國書入朝,令大胤俯首稱臣,年年上供,另點了名要孟氏女和親。」
我的牙齒咬得幾乎出血。
父親是武將,以戰爭起家,卻柔然七百里,復大胤十五城。
可班師回朝,換來的是聖人猜忌,如今更是要他的女兒和親。
柔然打的什麼心思,文武百官沒人知曉?
可他們還是妥協了。
為了那點功高震主的提防心思,寧可將殺敵有功的將領的女兒送給敵人**,換來勉強的苟延殘喘,也不願意將軍權委託我父,去博得朝野的太平。
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
難道這滿...

《殺敵有功的將領的女兒》章節目錄: